2006-09-26

許志安

曾經有過一段日子很迷許志安,大概是「徹夜纏綿」開始,打落去大碟《喜歡你是你》,《雨後陽光》,《從沒這麼愛戀過》,接著的《unique》就開始跌watt,直到正式轉會Paco正東旗下便正式告別了我的許志安年代,雖然由此開始他才是正式攀上一線男歌手的位置。近年他消聲匿跡,其實不無一點心涼,只怪他沒有了早期的偏鋒,卻一心製造一隻又一隻虛情假意的現代男士宣言歌曲,在現時大量「無能男」供應的市場之下,讓大家代入一下感情也就大收旺場之效。


大碟《Alive》的「徹夜纏綿」大膽改編久保田利伸,節奏怨曲的底蘊與funky節拍比現在的周董不只時間上更早也更精準,而且碟內亦有令一首久保田的「Crazy Rain」,加上電影感極強的「不倦的蝴蝶」和區新明炮製的「抱緊些」,那種精密細緻的時尚音樂感完全活靈活現。到了《喜歡你是你》則是商業與藝術兼備的示範作,有奄悶到暈的K歌如「其實你心里有沒有我」,卻也有改編得不落俗套,來自桑田佳祐的「喜歡你是你」,也有極其偏鋒的兩首作品「速速表態」及「容我欣賞你」,前者旋律完全不按牌理,情感走向隨興之所至,編曲則完全配合旋律作過山車式的七上八落,用黑人funky脈絡作框格,編曲玩得神采飛揚。「容我欣賞你」頗有爵士曲風,卻又用pop的形式展示,走勢看似慵懶,一路走到最後卻又令聽者成就出一種世故成熟的溫暖感動,我經常想是曲中的色士風起著重要的作用,圓渾雄厚的混音著實在廣東歌樂壇甚為少見。


《雨後陽光》作為精選集,主打歌「雨後陽光」仍舊走日式爽趣流行曲路線,流水行雲的小品格局令人精神一振。同碟有一首跟鄭秀文作過同樣的改編,來自中山美穗的「唯獨你是不可取替」則一轉原作的跳脫,變為類近管弦樂的處理,反而能發放出旋律的另一個空間,跟鄭秀文那種亦步亦趨的改編來得更技高一籌,亦沖淡了因其輕快的編曲而帶來的狹窄焗促。緊隨其後的又是改編桑田佳祐的《從沒這麼愛戀過》比「喜歡你是你」更有著東方人那種含蓄細膩的情感表達,大概改編歌能找到這些原唱已經是製作人的最大福氣了。「捆你在情網」完全是上一張大碟「容我欣賞你」的兩生花,同樣是黑人節奏怨曲作打底,傾注的感情卻不像是個人,而是有著世界一體的感知,色士風照舊發揮其威力,令整首歌有西洋歌的大氣而裝載著東方的博愛觀念。忘了說一句,這幾首歌的作者及編曲均是Wink Pettis,真的是一位黑人,早年他曾在幾個歌手的演唱會上吹色士風,他更為蘇永康監制過幾首名作(當然是我自己認為是名作),不過近年已不見其作品了。


到了《unique》則基本上是翻抄一次《從》碟的套路,雖仍有一兩首不落俗套的作品,卻反映許志安立心躋身一線地位而寧取穩陣平庸的路線,果然從華星轉會後到了正東立即找對了路,一變而成像陳小春那樣的「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的都市無能男路線,在雷頌德的打造之下出產接二連三的四流作品,同期的蘇永康亦不遑多讓,在《壹號皇庭》走紅之後,已放棄昔日走的輕爵士路線,轉投狗血淋頭的大路情歌,就連老拍檔黃尚偉也交不出諸如「燈火欄柵處」般的王道作品了。當然,蘇永康則是另一個故事了,他的墮落比許志安的更不值得同情。


許志安從來不是正統的唱家班,不過其聲線總是給人模糊、粗糙的感覺,比起很多歌手來說更能演繹不同類型的作品,甚至個人偏執地認為他不應唱那些主流情歌,而專攻那些奇形怪狀的前衛作品。當你知道他大唱「爛泥」和那兩首和葉德嫻合唱的婆媽作品之後,大概不會想像到許志安原來也曾經前衛過,亦前衛得起。也不知是否巧合,在華星時期的梁漢文也是佳作不絕,可能和許願曾經主政一段時間有關。

6 則留言:

小奧 說...

我很喜歡不倦的蝴蝶及以前將冰山劈開的和唱。聽過新唱片,很爛的唱法,

DANIEL 說...

可否講下蘇永康?

Aulina Chan 說...

早幾個月翻箱倒櫃找舊碟rip歌,其中一張正是喜歡你是你,只是聽了不到三遍,突然覺得其實都幾悶,所以狠狠地把精心rip好的都一次殺掉。到現在,最念掛的還是「翻騰」(字可能打錯),真是過了這麼久聽回仍是很正。

dosss 說...

To Daniel: 蘇永康的故事真的一匹布咁長....不過我都會寫,因為他的任何時段也是被人嚴重地抑係高估唔係就係低估。

DANIEL 說...

thanks

zito9 說...

期待你写蘇永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