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06

我應否多給一次機會予關淑怡呢



昨天晚上在茶餐廳聽到「相逢何必曾相識」,深有所感。聽了這些年的歌,自以為建立了一己的審美觀,對於何謂庸脂俗粉都有一定領會。終於呢,對於流行曲,尤其是廣東流行曲,其實作為一位普通的樂迷,都只是想聽到一首簡簡單單,主題不太偏離,也不乖張的流行曲罷了。不要以為現在的樂迷在多年商台的洗腦教育下會變得愛上另類,我們的要求其實不高的。「相逢何必曾相識」旋律至少知道自己想點,歌詞沒有撚到天花龍鳳,不需鑑證科人員引經據典又或大學教授導讀,這在今天不會是很過份的要求吧?

偏偏呢,偏偏呢,我曾經都是喜歡鑽牛角尖的一份子,你出碟沒新意沒新曲風歌詞太淺無好似周柏豪咁玩後搖無JOEY有阿Y頂住無EASON咁玩CONCEP,總之無新嘢,我就會話你退步唔好再出來獻世。好了,其實我聽「相逢何必曾相識」係真心覺得呢首有料到的,我的要求就●係●咁●了。轉了一個大圈,迫自己聽另類狂踩廣州歌退步之後,我只係要求一首穩穩陣陣聽得舒服的廣東歌。於是我就想起了關淑怡。

我想無人夠膽話關是呃飯食的。實力是有的,近年更積極為作品發掘新意,又交叉李香琴,又講佛偈,唱腔比以前更飄更虛。問題是,你問她近年有那首歌好聽?這也就是很多人的問題:想有新意,但適得其反,還捨本逐末,放棄自己最珍貴的本領。到現在人們還記得難得有情人,資深一點可以說是當世界無玫瑰、現在愛我、或離開請關燈。那時候根本沒理會這首歌是否夠創意夠另類,埋掉歌詞之後你仍然會為一首工整、感情滿溢的作品而感動。之前的問題:你問她近年有那首歌好聽?十個有九個會答「咪畢打自己人」果首囉!大概我們只會因為李香琴而記得三千年前,要顯示樂迷的無情就要看現在沒人記得的「關於我」--我始終覺得,販賣這種沒有指向的自我宣示及防衛意識,於今天是沒有市場的。

然後就來了陀飛輪。在一片讚好之聲下,我只能說我們被慣性和權威所迷惑。慣性是因為關是實●力●派,所以她就算撚聲撚到甩音你都會說是天籟演繹。權威就是阿Y嘛,全港微博首播,還不是一時之選?阿Y都推囉!在陀飛輪我只看見一個玩音玩到毫無方向的關,這可能不太關她的事,因為首歌本身旋律老套,歌詞概念亦有問題:大家唔該先去買名牌養番狗,才好去飲心靈雞湯。關只是利用她一貫的方法去演繹,或者大家覺得她的自身經歷也加了不少感情分吧,所以大家都覺得這是一首「治癒系」歌曲?比起多年前的翻唱大碟,她明顯是過了火位。

2012-08-03

飯袋


食飯袋其實好勁,只要把它放在手上,任何有型的裝扮會迅即跌watt至順嫂水平。我這裏指的是傳統的食飯袋,就是乜都無,較小型的所謂奶粉袋。

現在去食午飯真的比以前考究。又要銀包鎖匙紙巾職員證,女士更要化粧品。拿個手袋又好似太formal,終於讓食飯袋名正言順登場。偏偏食飯袋唔爭氣,幾年下來都是同一個樣,又或者是我們不爭氣,幾年下拿食飯袋都是拿同一個款。大家都好似覺得食飯袋都應該是這個樣的,若果拿其他款,又或會生出「不如孭番個手袋算啦」的想法,令這種食飯袋可以安穩地生存下去。而其實,就算個袋係真皮加名牌又點,放在行政lookcausal look都一樣,唔型。

你不落街食飯,但帶飯,又會催生帶飯袋,而奇異的是食飯和帶飯袋個款又相差無幾。總之,係會有人攞個小手袋,搭多個帶飯袋,而不會選擇拿一個大袋把兩者結合。一位淑女就好像拿著兩隻糭出街,總之兩樣東西要放在兩樣容器入面,好有原則。我方才發覺,原來很多人不喜歡一個大袋放晒所有嘢,而係好似同學仔咁,背包一個另必要將幾本書放晌手(偽文青呢期紅喎)

女士們不如帶手袋去食晏,省卻一身靚look被食飯袋破壞。帶飯袋可免則免了,拿個大環保袋總好看過你兩個小袋隨身。男士們?乜會拎袋咩?

2012-07-24

MBT


2012年穿著這雙鞋子的均是浪漫主義者: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2012年穿著這雙鞋子的均是環保主義者:三年前出現時沒有發現,現在穿可以說是reboot一個熱潮。即是給自己一個借口去著阿婆d衫。
2012年穿著這雙鞋子的均是名牌支持者:阿Y剛在微博說現在才穿,可以給他從「潮友」的名單中剔除了!我太愛這個反諷了!
2012年穿著這雙鞋子的均是價值投資者(1):我三年前已知道有這雙鞋子了,但直至現在才從馬拉松買來,因為我真的覺得二千元才是它應得的!
2012年穿著這雙鞋子的均是價值投資者(2):三年前買平到死,依家仲著簡直賺到笑啦!
2012年穿著這雙鞋子的均是價值投資者(3):二千買返來,先知三年前阿徐著過!屌,唔著到佢爛咪仲唔抵!
2012年穿著這雙鞋子的均是哲學家:甚麼叫潮?就是永遠只得那1%的人在三年前已穿過的。既然我們是那99%,那即是我們永遠都不會做浪頂的潮,那人人都不潮,都幾潮……

穿著這雙鞋子的均是健全人士。

2012-07-09

白背心


白背心,被多少人認為是男人必備單品。自小買雜誌,白背心都是和占士甸或馬龍白蘭度一對的,被譽為最經典的白背心演繹。那時心裏已經想,有無搞錯,白背心都上到大枱?把這兩個人的白背心照橫看直看,都只是一個阿爸,或後生d的阿爸。白背心真的可以是單一的fashion item?當中需要幾多明星的glamorous?你的印象中,白背心和香港的明星拉上關係在何時?大概只是難兄難弟吧,黑白片又得,陳可辛果部又得:白背心,是草根的,是夾雜汗味和髮蠟味的。

當然,仍有不少人被那些道聽途說所迷惑,在炎熱的夏天大條道理把白背心穿上招搖過市。我不是完全拒抗這件事,不過事發地點只可以選在健身室或海灘,因為這些地方較適合坦胸露臂。然而若果你不是真的fit到漏油,身型比例合符正宗,在這些地方也是可免則免。骨瘦如柴固然斷然回絕,健碩壯男也要慎防變成男極圈立體示範。當然,人人講權益,只要自我感覺良好,做甚麼也有自由,表達立場最重要,所以你當然可以白背心穿州過省,口頭上可以是舒適自然,文學上可以是各人美學價值不同,金錢上可以是一擲千金設計師手筆所以豪俾你睇。

若果我們不能迴避,那如何處理白背心。於我而言,它絕對只是家居服的一種,外出的話也只可以是打底衫。我們不是《愈快樂愈墮落》裏突然湧出來的十多個白背心牛仔褲搬運工人(搬屋公司幾時有呢d制服?),也不是梁朝偉在《重慶森林》裏和番梘說話的自戀,更不要把自己和占士甸相提並論。少爺占說瘦仔可以著背心好看,屬重口味級,貴客自理。我真不知道在那件tee或背心和身體的肉中間存在著天與地的空間,有那門子的美感可言。在這方面我是原教旨保守派,道理一字咁淺:不要獻世。

好了,你有沒有這個陰影:一位風度翩翩的企業家,脫下西裝,半鬆領帶,捲起衣袖,褲子利骨,一副備戰狀態,卻在恤衫的肩膀處透露出裏面白背心的朦朧身影,然後那個堅壯型男的印象立即被雨打風吹去?香港炎炎夏日,沒底衫索汗是不可能的,但各位恤衫人士或者太愛菊花牌的窄肩帶版本,以致有如斯現象。Uniqlo有及肩寬的背心,新素材貼身涼快,誠快事也。

另一個陰影:在那一件undercover tee下面,仍有白背心的身影,這個當然是以輪廓勾線的姿態出現。你自然明白香汗對貴tee的破壞力有幾大,所以若果你有錢買潮tee卻又著小背心在裏面旨在保護龍體,那麼你其實豪得並不十分疏爽。Teetee可以潮,tee疊小背心只是小家子。那些著bossini tee也要打底的可以推出午門。

2012-06-22

New Coolies

太太新上班,當然老奉要食welcome lunch。新公司以中男中女居多,一行十多人到了一間不算高檔的餐廳,老闆付賬。「d男人即刻現晒形,一唔駛俾錢,即刻叫多d,食相都貪婪d。」你看,不是只有多說話的人才會出事,面部表情加身體語言一樣會把你出賣。怎麼就不能cool一點?

今天說cool,好像很out,很八十年代,只會想到fido dido和「扮cool呀?」這些老掉牙的口頭襌。cool並不是香港人喜歡的態度,陳奕迅一唔笑就俾人話寸,單打兩句白痴記者就被打成寸星。阿媽教仔,不會說出來做事「記住keey your style cool」而是「識得人多好辦事」,言下之意都係叫你吹多d水無死。

又如何?若果是真理,根本不用理會時代是否錯置。俗語說「少說話多做事」,做不做事其實別人也懶理,最重要是少說話,再擴展至表情、思想、狀態、身體語言。面對不露聲色的男人,週遭的人基本上係無佢符的,因為你不知道他在想甚麼。在這個不用講求內涵的年代,cool是達致零錯誤的捷徑。我普遍相信只要是男人,少說話一定勝過口水多過茶,工作上別人覺得你務實又或滿肚密圈,社交上可撩動異性對你的好奇(女人鍾意男人多嘢講的話好極有限),又或杜絕三九唔識七奉「溝通」為天條的言詞騷擾。進可攻,退可守,不忘適當時候笑一笑,不至於無禮貌,人家也奈你唔何的。若果不想被認為思想空白、毫無內涵,相信我,披上cool的外衣可以讓你在任何場合輕鬆渡過(或至少不會犯錯)。

Cool的打扮一定要零錯誤,一切以basic items為主,不可以有多餘的枝節。Coolies不能忍受任何令他們突出或擬似show-off的features,因為這只會徒添讓人議論的麻煩,但亦不能因低調而被人覺得沒有思考過。最基本的套路是,你走入uniqlo或者G2000,你只會選黑白灰,偶而深藍。Coolies明白自己十年如一日的打扮會受到別人時光停頓的戲謔,但他們深明潮流只不過是興完又興out完又out,追求每季彩雀上身這種追逐心態和自我的修練完全矛盾。犬儒地看,他們選擇置身事外,在鎂燈光照不到的地方取笑別人表演,也不會披甲上陣,以保持一貫低調和不犯錯的天條。當然,那些不論打邊爐或行山也恤衫皮鞋上陣的只是走火入魔的hardcore,你犯不著如此和自己身體作對。

眾聲喧嘩,唯獨你噤若寒蟬靜觀其變,在今天這個時刻強調表態的社會,注定孤獨,雖然Coolies根本就是擁抱孤獨。他們不會在別人面前侃侃而談自己的所謂觀點,因為他們相信每個人也有自己的看法,說出來已經是給別人無形的壓力。他們不會在網上說一些和平日不同的說話,就算說,都會用最短的句子說完。粗口可以是Coolies表達不滿或諷刺的有效工具,因為夠短亦有生命力。Coolies的couples不會大晒恩愛,不會「互相扶持」「我愛你」掛在口邊,不會在facebook貼去那裏旅行吃了一隻雞今天要感恩明天會進步政府好撚賤入手了相機你應該這樣我就會那樣,status不需要frequently update,一個轉發其實已是立場的表達。他們不明白這個人生究竟有甚麼東西真的值得和別人去分享。他們不會覺得自己的想法和行為可以影響別人,更遑論改變。Coolies要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胸襟,因為港男港女最喜歡的歸納法,就是對於自己不明白的東西,統統標籤為「扮x晒嘢」。裝cool首先就要不怕人問候,放下別人對你的蔑視,因為你是不用理會別人怎樣想的。

Coolies可以是入世的,不過他們介入的方法不是那麼張揚罷了。他們當然有自己的見解,不過在這個事事要表態才被認為有實質參與的環境,這種冷靜很容易被理解為「冷血」或「犬儒」。其實Coolies一直都有反省自己應以犬儒為敵,每天也以此鞭策自己,看見那些「xxxx著實是令人反思的」的status,是巴不得一槍斃了別人的。只是世情難料,在對與錯之間的空間實在太大,與其要選擇鐘擺的極端,他們只會在灰色地帶遊走,盡覽沿途風光才能堅實一己的學養和視野。到了決定的一刻,他們亦會盡情享受解決的快感。他們偶然會狠下決定,例如與其說「我識得人買日本水果喎,駛唔駛預埋你?」,不如買咗番黎你唔食先算。

Coolies其實覺得自己不重要,生命是輕的,人海中我是誰?甚麼也不是。可能有成就,但從不炫耀(或者是連提都不會提),因為你是老幾?不過隨著年齡增長,男人大都會忘記這點。現在三十多歲已經可以說「我從前怎樣……」,每個男人都以為自己以前曾經拯救過地球,而又覺得這樣子說會有人肯聽,說了等於再confirm自己真的做過一樣。Coolies自己不長氣,也不希望別人長氣,尤其是炫耀,或者正確點說,用說話來肯定自己並不是一事無成。

劉青雲不演戲時頗有Coolies本色,但若能把「其實我唔多認為自己好識做戲,都係咁做,攞唔攞獎其實我無乜所謂」都能簡單地講成「無所謂」會更好。

Ryan Gosling在Drive完全是Coolies的二十一世紀代言,但我們看不到他比較sophisticated的一面。

本來黃耀明是Coolies一黨的,每次你都覺得他很用心去說話,言簡意駭,又或至少做到言必及義,但這些都只是發生在他熱心social media之前。

本來湯唯在「晚秋」中是有點Coolies味道的,劇本也想表現其思想複雜的一面,不過看完你只會覺得他cool得沒有方向和根源。可能真人會似一點。

賈樟柯電影中的主人翁都Cool,趙濤在「站台」中獨自起舞的一幕是Coolies為數不多的感情渲泄。 其實梁朝偉很有代言人資格,不過他另一半使他扣了分。

無線電視的吳璟儁,我覺得佢Coolies得黎有親和力,至少我信佢。

王菲自然是Coolies,不過有太多因素影響,例如佢本身有錢同埋太自覺要去cool。

畢竟,現在要做Coolies太難了。

2012-05-15

餐桌禮儀

「唔好飲啦,一陣要渣車呀你。」
「唔該幫我包起件雞胸肉呀。」
「咁遲先帶我食好野你就唔啱啦!」
「我唔識飲酒架,最緊要入口舒服,有乜所謂!」
「呢碟又邊夠我上次去東莞食果碟xxxx好味呀!」
「呢度幾好,d餸夠大碟!」
「跟得我的女人,梗係要飲得!」
「下次你嚟,講我個名,就得架啦!」
「你唔係唔飲咁唔俾面呀嘛。」
「呢d野,係上等人先有得食,我依家就請你食啦!」(by 蘇文峰)

2012-05-11

Loafers

今年說loafers回歸,一直光顧的鞋店不論英國傳統高檔及日本復刻潮物都出了多款,雜誌狂煲自是例行公事。好此道者搬出大條道理,英國傳統紳士服、六十年代潮流歌手icon制服、學院look必備單品,不一而足。你不小心就會上當的了,就像人人都在做的摺褲腳。 Loafers當便服,我沒見過不摺褲服的版本,不過就算襯到絕,都始終不著邊際。Loafers還是讓爸爸級的外國白人穿正統西服時出現吧,或者長腿姐姐迷你裙學生襪下面再生。沒鞋帶本來在意識上也夠優閒的了,但穿襪嗎?山系呀?摺起褲腳扮潮童?我不想見到腳毛並舉。總之九唔搭八,無論你野獸樣斯文look外星樣型英帥靚正點都好,Loafers還是留給西服的。你說的對,那些surf-siders甚麼的,說在夏天襯短褲裝個水手look,大家還是不要出來獻世好了。港男個個瘦到無朋友,露兩條光管固然側目,但你夠堅壯又如何?俾你再靚,短褲加對帆船Loafers,都只係一個靚水手。 摺褲腳易學難精,一味摺加對boots大概只是山系的玩意。若果你樣子是正常無穿無爛無留鬚,總之人海中我是誰果隻,都係唔好搞呢家野。摺完,比例唔好會出事,無啦啦下身dress down同自己個樣唔夾又出事,摺咗著對花襪加wing-tips唔覺意以為係蒙古症。至於潮look人事即外星人野獸look加粗大黑框人士,摺褲腳只適用於街頭服look,是為記。

2012-03-30

Dress Down

現在人人都在dress down,又好像人人都不是。陳可辛西裝一度配converse是dress down,余文樂永遠恤衫卡奇褲又是dress down,就連通街都是長褲捲成七分配對皮boots也是dress down。

外觀上,人人都可以dress down,但精神上或心態上,就不是人人都可以。事實上沒人會想dress down,因為根本人人都想靚,時裝目的就是如此。只不過時裝界把dress down變成style,著衰d變成加入潮流的入場票,causal成為人人趨之若慕的一種生活style。這就從精神上摑了dress down一巴,你愈dress down就愈係高檔。

要做到真正的dress down談何容易?西裝外套配條卡奇?那只是傳統定義的smart causal。婚紗腳下踏toms?其實沒人會注意。要成為真正的dress down弟子,要本著豁出去的心態,拒絕一切名利的誘惑,和真正的fashion絕緣。心態最緊要:Never become a trend-setter。一陣好似無印咁搞搞吓變咗潮牌你就死。

其實dress down根本就是反動的。你無視一切規條,完全忠於自我,摒棄對美學的探究,外在世界的轉變對你的dress code絲毫沒有影響。是的,若你能忠於一套衣服並成為pattern,也可以是dress down的表現。真正的dress down是心態上的,是虛無主義的,是冷眼看世界的,是消極的,是靜態的,是反權威的。它不是手段,是目的,也是原因。乞丐的爛衫不是dress down,因為他們沒選擇。名牌的dress down不是本宗,因為他們是通向luxury的手段。Dress down不是要讓你變靚,而是一種向自己負責的修為,一種向人宣示的意識形態。

所以嚴格來說,社會根本沒有這種人,沒有人會這樣厭世,這樣斷自己米路的。我們只可勉強達致dress down殿堂的邊緣。Dress down是一個永遠不能到達的烏托邦,是一個終極的理想,不能達到的永遠是美麗的極落世界。所以我們只能夠有:

陳可辛的西裝配converse
余文樂
無盡的摺腳褲
Hoodie帽入面係豹紋
恤衫唔扣頭三粒鈕
星期五CEO變成茶餐廳伙記
楊千嬅的大笑
梁振英的落區
《志明與春嬌》
許廷鏗
新聞報導的方東昇
BAPE, izzue, chocolat, b+ab…..
翠華
莊冬昕

2012-03-20

懷一回讓自己高興的舊,已經足夠

離離合合,原來以為達明一派不會重組的了,怎知他們又再在四月舉行演唱會。最近傳媒都充斥著他們的專訪,重溯過去,有傳媒把達明一派喻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

達明一派重組無疑是叫人驚喜的。自八十年代開始,他們獨特的音樂風格不知俘虜了多少獨立音樂樂迷的心。在那個仍然是偶像當道的年代,他們的出現猶如一道清泉,原來這些「另類」音樂也會有大公司支持的。他們於九零年解散後各自發展,各有成績,後來亦兩次重組,亦有新專輯面世。近年有報道指兩人不和,以為這道鴻溝不能填補,怎知兩人又再次走在一起。其實,事事非非也不緊要,作為樂迷才是受惠者。

我只是有點奇怪,達明一派突然被捧到了香港人「集體回憶」的那個高度。我是忠實的達明支持者,但是以我有限的見識,達明一派從來不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只不過是一少撮音樂愛好者的心頭好。若果他們真的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那他們應該不只製作三場演唱會,應該會和LADY GAGA的香港演唱會一樣有人把門券炒賣,無線電視亦應該把他們首次復出的演出製作得更好(他們只唱了兩首歌的節錄版,劉以達的結他聲甚至少得可憐)。

開始聽達明時,我還在讀小學。那時香港的樂隊潮回歸,最紅的就是達明和另一隊叫Radias的樂隊。我和同學們都會爭論究竟那一隊較好。Radias形象較正路,歌曲亦偏近主流廣東歌,最引人注目的是其御用填詞人林夕。達明那時的歌路較另類(當然我要到後來才知道他們吸納了很多西方的流行音樂元素,並非真的另類),而黃耀明的長髮和陰柔的姿態亦使他們較難為主流樂迷所接受。其實那時我身邊的同學都比較喜歡Radias,更多的喜歡譚詠麟。那時我最沒主見,也愛跟潮流,縱然覺得達明的歌很新鮮,但行動上我是買了Radias的卡式帶。

當時正值譚詠麟和張國榮獨霸天下,我們這些見識有限又擁抱主流的人,又怎會花精神在達明一派上?八十年代末,香港一片歌舞昇平,主流音樂無不是花俏、華麗,製造浮世繁花以錦的盛極圖像。達明一派這時不斷以社會事件融入歌曲,探討核電、同性戀、變性人、中港政治、環保等議題,另一邊廂就在拆解青春的惶恐、追尋理想的失落、現實的殘酷和人性的複雜黑暗。我的天,我還在聽李克勤關淑怡的卿卿我我,我怎樣可以投入達明的世界?當然,我不知道的是,比我年紀大,而又比我見多識廣的人,在那時已經視達明為神明,直到現在。說達明是香港人集體回憶的,就是這批已經長大了的人,他們早就成了傳媒及社會的中堅,散播著他們的童年喜好,用文化來包裝,用回憶來調色,一切過去盡皆美好。

問一問主流社會吧,要講集體回憶,他們只會說四大天王、又或譚詠麟張國榮梅艷芳,達明一派?大概只能說他們的《石頭記》很特別呢。至於你說談六四的《天問》、談變性人的《忘記他是她》、談同性戀的《禁色》、談核電的《大亞灣之戀》、談假結婚的《你情我願》、談環保的《恐佈份子》,又有誰真正記得呢?還不是那一少撮人?我還有朋友說,都不明白你怎麼會聽達明一派,形象怪怪的。你問任何一位香港市民,過去二十年的風風雨雨,他們會聯想起達明那些社會意識那麼強的作品嗎?

我不是看輕達明一派在社會的影響力,我只是想說達明一派吸引的地方就是他們的隱晦和邊緣。他們的音樂和側寫的歌詞,其實注定和虛浮的香港生態格格不入,而我們一眾獨立音樂愛好者亦正正欣賞他們的獨立和孤芳自賞,不然又怎樣把自己與喜愛主流廣東歌的樂迷區分開來從而自我感覺良好?集體回憶是一個很霸氣的名詞,輕易把所有人盡歸旗下,卻沒有細表當中錯踪複雜的歷史原由和枝節。在我心目中,我情願達明永遠只是一撮人的集體回憶,因為他們並不是屬於群眾的。我也希望大家入場看他們重組,並不是把他們神化,或要吹捧到一個香港樂壇教父的高度;只是懷一個讓自己高興一回的舊,已經足夠。

原刊《獨立新聞在線》

2012-03-07

偽真實

最近聽到樂壇新人許廷鏗的作品,忽然令我想到一條很老套的問題:我們聽流行曲想得到甚麼?

有些人會說,流行曲只是靡靡之音,在工作之餘用來調劑無聊的人生。也有些人會視流行曲為藝術創作的一種,透過歌曲來建構與現實生不同的場域,讓自己在那裏釋放生活中的不滿,投射種種幻想和慾望。

我想這裏的讀者應該會靠攏後者的設定,那麼問題來了。流行曲所建立的世界觀是甚麼?就拿永恒的題材「愛情」來說說看。流行曲中的愛情是甚麼?是讓我們逃避現實去追尋理想的愛情?是讓我們更能認清現實中愛情的本質?還是讓我們拓闊眼界,發現愛情的另一面相?

對於這個問題,我總是頑固地相信,流行曲固然可以像桑拿浴一樣,進行時讓你身體舒暢,但事後就會發覺其實對健身絕無幫助,就好像有人說,失戀的人唱失戀的歌其實於事無補,只是毫無根據的感情渲泄。但是一首好的流行曲當然不止於此,它可以讓你抽離自身的局限,俯視世相,把所謂世俗的愛情觀逐一剖視,你可以接受或不接受,然後你便會得出不一樣的自我,世界亦不再一樣了。

聽到許廷鏗的歌曲,第一印象必然是K歌,即是那種慢板、先有兩段主歌引路,然後再到副歌宣示感情,重覆一次之後再有一段後副歌來個總引爆。這種模式能夠無往不利,必定是最能讓聽眾全身投入從而渲泄個人感情的模式。其實K歌沒問題,很多K歌都是製作精良感情豐富地讓人逃避現實的。

但是諸如許的作品,也許是近幾年華語樂壇流行曲的共通點,就是大家都著力於用這套模式,去建立一個「讓人以為這就是我們想要的『』(空格內可填上任何內容,例如最常用的『愛情』)」的世界觀。一首歌總要用鋼琴去作抒情引旨,總要用幼稚卻裝成世故的唱腔,總要偶而用高低音調反差極高去展示激情。我廢盡全力,讓你覺得這就是現實中理想的愛情,這就是你要追求的目標,這就是你消費完這首歌的得著和領悟。而樂迷也很容易被縱(教?)懷的,既然第一次聽覺得軟綿綿很舒服,失戀時這首歌伴我渡過,熱戀時這首歌讓我甜蜜,那些聲音製作人(對喔,不是作曲人)便很容易把這種模式大量生產,久而久之,我們對真正能夠觸動人心,又或真正無情穿透現實殘酷的聲音,已經完全免疫。用樂迷的話,就是覺得「這首歌好悶」、「這首歌假裝有品味,其實很無聊」、「這首歌高低起伏太少,沒有共鳴」。

這就解釋了為這類「偽真實」的情歌總是受人觀迎,因為大家都對自己沒有要求。深信這一套「偽真實」價值觀的,正如在面書上很容易就把一首流行曲當做經典神曲的人,他們當然可以繼續生活在浮沙之上,而事實上這個世代亦沒有真正令人值得憂心的問題。不過他們仍有機會擺脫這個假象,只要他們有機會接觸過真正的震撼人心的作品,過濾出千垂百鍊的世情點滴,他們便有機會張開翅膀。

最令人髮指的是那些明知道這是毒藥卻選擇遺忘的人。他們明知有機會脫離困境,破滅虛幻,卻因為懦弱和虛怯,不敢面對真實,而選擇執迷於其中,把假象套於現實之上,去考慮問題,甚至應付問題。你聽完許廷鏗的唱片,你有何得著?對你的另一半更加了解?之後會更愛對方還是改變自己?怎樣改變?他那把像你鄰舍男孩的嗓子引領到你去思考甚麼?還是因為他的聲音如斯普遍,才令你覺得自己的感情與群眾無異而生出安全感?既然人人都是失戀時痛苦,分手後難忘,戀愛時甜蜜,誤會時憎恨,那麼我又何必要再花氣力了解愛情?既然這個模式能讓我輕易代入失戀和戀愛的角色,那個真實的世界於我又何干?我為何要選擇面對現實的殘酷,和經過痛苦的參悟過程,現在這些音樂不是讓我舒舒服服地理解我想要的世界嗎?

真相其實非常冷酷,但我最害怕我們被浮華戀曲所蒙蔽,而失去了發現和直面現實的決心。我想起林憶蓮的《如何愛下去》。看似風平浪靜,其實暗湧處處。世情變幻,你我的問題只是雁過無痕。我倒抽一口涼氣,按下播放鍵,迎接冷酷而真實的告白。

原刊《獨立新聞在線》

2012-02-09

伝言


與其雜亂,不如簡單。在回歸基本的旋律中探視人情,有限中見無限。是我聽過最好聽的支援地震歌曲。

2012-01-19

都唔明仲咁認真做乜

我知,是傳媒造出來的,看見報紙每天大字標題,又見像爭視帝視后般邊個有獎邊個無獎,造到個市熱烘烘。但係,你估我仲係十八廿二,廿幾年前見到校長連攞三首就捕住電視唔肯走?抑或,佢地仲覺得依家d十八廿二好好呃,一味吹話自己個頒獎禮好掂?

其實大家都知咩一回事。連歌手自己出席都無哩心機。講入屋程度,依家睇首歌紅唔紅,上youtube同facebook啦。講歌曲深度,上網上blog睇碟評啦。年尾流流,大家有個交待。電視台保證有人出年繼續出show,電台保證繼續有錢搵,歌手保證明年繼續有廣告接。晌面書見d歌手攞獎又恭喜乜恭喜物,係,有獎攞證明你有人受,但唔代表你有料到,大家一早就知,最唔明果個係個歌手自己。好似香港小姐咁,title deflation,依家攞音樂獎真係唔係咩咁巴閉,只不過將自己打咗入catalogue,睇老闆睇睇你人氣夠唔夠,係咪搵你做代言人囉。

新城一早邊緣化,一味夠獎多,算吧啦。港台叫正統,今年個場細到死,陰乾,算吧啦。叱吒自己以為領導樂壇,年年幾粒鐘,司儀口水多過茶,話有播放率做客觀標準,又咪俾晒佢眼中覺得對樂壇有「貢獻」果d。講真,佢吹咗本地原創咁耐,個scene真係死足咁耐,條數都未同佢計。無線?吓?佢有音樂咩?成個show完全無談論價值。

林峯突圍自有其群眾基礎。我問過d大學生,佢地就聽陳奕迅容祖兒大,佢地的「下一代」(補習果d)就根本只聽chok王、台星同韓星。Why so serious? 咪由佢紅囉,你唔買佢唱片唔睇佢做戲仲一樣有大把選擇,依家大家都係唔抵得佢無乜料又搵咁多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