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29

麥sir

原來本地時裝品牌F.C.K要回收一款印有「I hate myself and I want to die」的汗衣,因被心理學家及教師指被心靈脆弱者看到會增加自殺傾向。先不論這些論者的邏輯思維有幾荒謬,然而事實上這個社會心靈脆弱者的數目真的比我們想像中的多,其中一個指標必然是麥潤壽的「星空奇遇鐵達尼」之廣受歡迎。


我每次聽到麥sir的節目,都會打冷震。我很難明白為何會有人可以如斯公開自己的情況,而那些情況並不是生死悠關的事情。我亦很難明白麥sir會認為自己會鬧人從而令人有所覺悟而沾沾自喜。所有被認為是做人基本修維的功夫,在麥sir的節目中都會被轉戶至「麥sir神功」,出自他的口的說話就好像天上梵音,令一眾俗世男女恍然大悟,知道無非是「跌番可以趴翻起身」「珍惜眼前人」「做功課要俾心機」甚至是「要孝順父母」的道理。


現在我明白了。原來這個社會真的有太多人「心靈脆弱」,實則上是不為自己負責,永遠祈求有人指出一條正路去行。在網上有太多網誌都是那些都市人的無聊病病徵,「點解我要戴住面具做人?」「愛一個人就是要全心的付出。」「放開一點,退後一步,就能從容面對一切困擾。」這些可以是一個哲學命題的點子,在都市人心中都只是一個發泄的手段,而不是目的,彷彿向自己問了一大堆問題後便可以提昇自己了。然而問題問了,腦袋卻沒有跟著轉,所以當有人和你說,「你阿媽是女人」,你就會多謝他指點了你,然後,可能最終你也不會發覺,你早就知道了,不過未曾努力過便以為失去了。所以一日有麥sir在,一日都不會是香港人獨立思考的革命日。你現在也應該明白為何F.C.K要回收那批衫,因為有麥sir,因為有那些假道學的教師,因為有那些唯專業是首的專業人士,還有大量供應的被稱為「心靈脆弱」的人士。

4 則留言:

格霖 說...

I hate myself and I want to die係樂隊Nirvana大碟《In Utero》的原名,但遭唱片公司反對,後來變了他們一首歌的歌名。

domting 說...

所以「狗咬狗」如此彌足珍貴,因它把生存以最基本形態拍了出來。要活,就要爭取,就要死拚,今年最勵志電影。

還有一個大問題,大家似乎都在褒揚一套「選擇弱者的路沒有問題,你睇我幾撚有型」的價值觀。看看所謂比較別緻的流行曲,年前「窮風流」的「仆街其實好潮」價值觀,到今日「累鬥累」的「蠢一世不算犯罪」,聽到打冷震。

我信大家其實都知道有問題(這兩首歌詞來自全港其中兩個最搏命打拼的人),只不過人人都要鴉片,加上大家都把「好心」(呢幾年戾氣重呀)留了在「放任」的位置上(當然最後bb食太多糖,兩歲已經無牙,一世抬唔起頭做人)而且沒有理由同個錢字作對而已。

當然自瀆歌有其價值(初報到不瞞你,我都有聽),但似乎一切已經進入一個失控的階段,請接受我們不會再有強勢精神領袖的日子。只會長江後浪推前浪,有一班只懂不斷粉飾太平的軟弱社工(連jarvis cocker都把生活還原至醜陋的根本而摘過流行的刺冠,morrissey都唱過the more you ignore me the closer i get,我們仍停留在清朝)。

忽然想起羅文。

Ailie@Blogger 說...

無架... 而家好多人都唔識呢四個字:

人情世故。

仲有:
common sense.

一諗就諗到阿乜乜哲學家講乜乜物物...

匿名 說...

香港人個個都識好多野,個個都背誦左幾本書入腦,金句溜溜上口,識得講就好威,唔使理解同實踐,自己既經驗就係權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