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20

菊普crossover

轉自pepepetererer's blog


原來人長大了出來做事之後也只不過是過去的延續,人多勢眾浩浩蕩蕩走進館子裡,拼湊數張飯桌高談闊論尖聲狂笑無視其他食客的存在,很典型而熟悉的中學生惹人側目行徑;是晉身成為白領相對懷念著校園生活的一種無意識反射?食個撚廚都要這麼濟濟一堂?這麼念舊改天一起換上白衫白褲白襪白飯魚衝去麥當勞開班會好吧?


早幾年我曾想過沒能上這兒的大學沒過過上莊舍的生活很有點遺憾。直到那天中午路過中環舊街市行人通道一角一堆新鮮人穿上了同一款汗衫在大叫口號,比中學時水陸運會啦啦隊叫得更用力。幹嘛。饉餘的一點遺憾徹底轉化為慶幸。要懷緬過去我會在時間線退回幼稚園時。個個排隊隊,食完餅乾飲水水聽到嘟嘟聲,停低你至精?這個城市一起幼稚園化,春田花花化。


在巴士上看見港大那些鼎鼎大名的校友,在回想他們的大學生活,個個都口口聲聲話非常懷念,尤其是迎新營。老實說,大學沒有迎新營也會繼續存在,請不要再為迎新營加鹽加醋,今天的迎新營只是一大班無聊人在玩一大堆無聊的遊戲,然後,繼續大家都十分無聊的人生。


迎新營是傳統?那為甚麼我們一定要跟傳統?不迎新就不等於我是大學生?我不與你們這班堂友搞埋一堆就代表我這三年一定沒有好日子過?係咪唔會幫我拿筆記唔會借功課?我又唔住hall,咁係咪一樣會被人話係孤兒仔?唔上莊係咪好大損失?咁上左莊識左班無聊人係咪仲大損失?


人一旦有權力,便會不昔一切把自己不欲加諸別人身上。我不只一次聽到別人說:「到我year 3仲唔玩翻新仔轉頭?」所謂何事?沒有,只是為玩而玩。我就打死不信那些搞迎新營的借口:歸屬感、增加同學彼此的認識。歸屬感從來都難以營造,你玩幾個遊戲叫叫口號就可以了?我建議派錢仲化算。增加同學彼此認識?我地每年中小學新開學都要識過所有同學,日子一樣這樣過來了,到了這把年紀要大陣象地認識新同學?認識他們有咩so先?無錯,潛台詞都係有無so,即是說你埋不到堆就不會有人理你,間接話你知大學已經是一個人情冷暖的鬥獸場,你不埋堆便只有單打獨鬥三年。不過,有無人可以話我知,係咪一個人就不能畢業先?


入大學那年我沒有參加全校的迎新營,卻走了去自己系里的迎新營,傳理喎,點都要識下那些潮人啦。詳細過程都忘記了,只記得有個環節由一位潮人播些沒有人聽過的另類音樂,跟住就播些廣東歌,然後話你睇兩首歌係咪好似呢,其實天下文章一大抄,不要以為那些廣東歌好勁呀!嘩大佬,真係開眼界囉,咁我駛唔駛黎手問你聽開咩另類西歐金曲呀?你都係想我咁問啦!


入正題啦!學兄學姐們玩無可玩,竟然在第二天(沒錯,我竟然捱到第二日!)向新人說現在大學要削資,咁可能我們系中有些新同學沒書讀啦,然後看我們有些甚麼反應。我那時雖然都是盲毛一條,但有無咁兒戲呀!我舉手投降,最後在迎新營的第二天假裝病倒離開。後來打聽回來,我們這班新鮮人真的集結起來,在營地舉行追討大會!這樣就可以教曉我們危機管理?我地係傳理系呀,這個無聊的遊戲和傳理有何關係?有,唯一的關係就是讓那些在聲討大會中特別熱血的同學被學兄學姐們點了相,「呢條友都係唔好踢佢入會囉,費是搞禍我地檔野。」


迎新營之後,不理好醜都總會有一堆人聚在一起要上莊,這班潮人後來當然是全校園最矚目的一群,不過他們做過甚麼就無人知。他們會在上lecture時大大聲向隔住十個位的同行說:「今日黃耀明出啦!」又永遠把號外放在手中那疊書的最外面(可能無錢買wallpaper),老師隨口問同學一個星期睇幾多套戲呀,有人好認真咁講:「十套!」「Wow! You are amazing! How can you arrange your time?」我不難發現那位人兄面上一閃而過的自滿和對週遭人士的不屑。「十套?你係咪睇老翻呀,犯法架!」「十套?你係咪走堂呀,咁樣唔好喎!」俾我係阿sir我一定咁。


迎新營的最終目的,都只是想一眾新人都變成清一色的臉孔,擁抱平庸,以迎合由那班所謂的高年級同學所定下的意識形態。今時今日,迎新的招數層出不窮,但不變的是與閣下的學習生活、能否拓闊視野完全無關。我仍為我曾入迎新營為恥,幸好我還未淪落至此:穿著那些一式一樣的堂口風褸招搖過市。都上大學了,拒絕合群,也是學習的一種選擇吧!

6 則留言:

Happy Prince 說...

讀完你這篇東西,真爽!

讀大學時沒有參加迎新,就是怕玩無聊遊戲;也沒有住hall,就是怕每日要花時間陪人癲。本來有人叫上莊,但到最後一刻決定——唔上,我自求我道咪仲正!

Julie 說...

我是一個過路人。

出左社會做事之後,看見街上的新鮮人check point活動有點不屑的感覺。但是曾幾何時我都是一份子
我更加以畢業生的名義回去玩過
心態是:搞錯,這到底很無聊嘛

可是,我從來沒有懷疑過迎新活動的用處
即使內容有異,但都是如一的要新生建立凝聚力,團體的感覺才會來。姑勿論營過後這些目的能否達成,最底限度也是要同系/同校/同社的有「同」的感覺或意識吧

是否在閣下眼中又或是很多人的眼中都把大學當成「高等學府」,一個地方去賺取advanced level的學識?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又,上莊要做的事,要學習的,要鍛練的,是不是被閣下過份低估了?

「迎合由那班所謂的高年級同學所定下的意識形態」這又是否閣下的先入為主呢?

我每每都會將盡入眼簾的事物都去探討它的「出處」-事必有因。無聊與否,其實也是一個主觀的判斷角度和價值觀吧。

Aulina Chan 說...

哈哈!我更慶幸我連這種degree level的本科都沒唸過!! 所以o-camp從來不關我事,冇玩過真係執返身彩!

因為我家就在全港最高學府那區,每逢這段日子總撞口撞面遇上堂口服裝一致的十到尾靚仔靚妹通區玩,我兩件靚仔見親都問我,媽咪佢地做乜?

我答:「無無謂謂通街話俾人聽佢地入左大學囉,你大個仔記住唔好玩d咁野,唔係又俾第時d細路笑你咁大個人仲做d咁無聊?野呀...」

小肥再問:「咁你讀大學陣有冇做過?」

答:「媽咪間大學冇玩到咁無聊囉,同埋我都冇讀過佢地個level,你大d我再解俾你聽啦。」

Arts 說...

迎生營的確有著其好處-我覺得是真能認識到朋友, 起碼有人push你去問個個人叫咩名啦.
不過衰就衰在有好多無聊人set左d所謂遊戲, 90%無聊 vs 10%有意義, 這便是而家的迎新營了, 其實迎生營不需要營, 只需要1個鐘.起碼省回d錢

PETER 說...

憤世和嫉俗的沮喪工程,就如這城市的挖地工程愈掘愈有、沒完沒了。

匿名 說...

我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就?,?人非常同意你的看法。“今天的迎新營只是一大班無聊人在玩一大堆無聊的遊戲,然後,繼續大家都十分無聊的人生。”我?去??只有我一?如此排?迎新?,ha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