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21

夜宴

我不懂電影產業的運作,不過我知道很多人都以為現在的中國需要有一些大製作,去推動整個電影產業邁向國際化及專業化(其實是荷李活化)。甚至葛優也對記者說,馮小剛終究要有一次如此級數的嘗試。諷刺的是,之前陳凱歌、張藝謀那些人氣沸騰的大製作兩天要衝出亞洲、三天要衝奧斯卡,第六代的賈樟柯無聲無息地拍起了關注三峽的《三峽好人》,又在威尼斯影展的死線前才接獲通知入圍參選,又在毫無預兆之下奪得影展的最高榮譽。雖然影展終究是外國人的角度,不過大概這又是全世界都有的共識,就是被關注人民生活的力量所感動,多於那些大俠在飛來飛去原來是為爭女。


是不是所有第五代的導演都有武俠情意結?連馮小剛這種深諳藝術與商業平衡的導演也不例外。《夜宴》其實並不難看,至少視覺上是沒有任何可以挑剔的,而且不是為炫耀而炫燿,章子怡做的皇后前後也只換了三套戲服,那個皇子習舞的地方亦令開頭一場刺殺皇子的動作戲因其靈巧布局而顯得賞心悅目。那些文藝腔的對白也沒甚麼大不了,狄卡比奧的《羅密歐與茱麗葉》都是潮服與莎劇對白打孖上,不見有人投訴聽不明白。


《夜宴》的題旨是欲望,卻不見劇本對此有更深化的演繹。路人皆知的是那些謀朝奪位都是欲望的驅使,用不著導演特別提點。戲內每個人做事的出發點都很模糊,大概因為導演把他們的背景只用旁白交代,致使他們做事的底因被抽空,幾個人一出場便做出連串以「欲望」為號召的戲碼,卻是外強中乾。最有點玩味的也只有葛優的皇上,原來從頭到尾都只是為爭女,目標相當清晰。


怎樣看也是一場討好外國人的玩意,那些酷刑與歌舞,刪減之後不見得有損劇情。雖然,比起《無極》和《十面埋伏》來說,《夜宴》並不難看,也擔得起國產大片的格局,但顧得場面來其他的也就顯得眼高手低。馮小剛說過拍這些上億投資的戲比起拍小製作更容易,大概這也是反諷,「大把錢駛,計掂盤數,總會有人睇的。」


入場前看到《寶貝計劃》的預告,趕客指數爆燈,也不明白香港片中的黑邦都是那麼落後,可以讓成龍單人匹馬手腳並用地擊敗,而不是早早開槍解決了事。最開心的是《放。逐》在威尼斯空手而回,傳媒之前的狂捧和香港政府的高調祝捷,在在都顯明這是一個造神運動而多於推廣電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