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6

難題


他寫不出來,真的寫不出。不是不為,是不能。

「喂幫幫手呀,有個project想做,我剩係諗到你,幫手睇睇呀。」上兩個星期收到監制whatsapp,他聽到一張唱片很喜歡,想逆流而上全翻唱同一張唱片的歌,但要找人填詞。那時他剛從巴黎時裝周回來,心想最近也沒甚品牌活動,時間上許可也就說了可以。全碟翻唱,還會有人肯做?好,夠獨立特行,自己也幫過人全碟包辦歌詞,就看看吧。

唱片是Yuki2019年最新專輯Forme,仍然是Yuki自己監製。他聽了兩星期,一個字也寫不出。

Yuki唱的仍然是那些瀟洒的調兒,褪去了Judy and Mary的熱血搖滾風格,來到這張專輯更見沉穏內歛,歌曲都是輕柔前進,沒有大上大落的「輕熟」風。這些,都是他問朋友的意見而來的。

他想了很多題材,但沒有一個能套入任何一首歌。為甚麼Yuki可以如此肆無忌憚、面不紅耳不赤的高唱人間至善,人性本美?每一個旋律都是對人對土地對環境的最高禮讚,沒有陰謀、沒有偽善、沒有黑暗。為何她可以真心如許?

他想到別離、侵佔、慾望、欺,甚至佔有、謊言、失信,但想不到如此直白及坦率的大愛。他成名就是靠這些東西,不斷推陳出新,給予不同包裝,名字堂皇冠,進路愈刁讚,愈多人激賞及分析。面對這種毫無懼色的陽光宣言,他找不到合適的那一塊拼圖。曲調的緩和,亦不是他一貫善於發揮的平台,因為旋律簡單,不夠空間讓他發揮故事。

著名詞人,他終於遇到了難題。原以為文化無國界,最終就是水土不服。我們喜歡的東西,碰到文化底子完全不一樣的背景,全盤皆落索。

「還是品牌活動那些錢容易賺一些。」他著實虛怯了一會,但畢竟我們在這裏,沒有人會在意這些沒有甚麼價值的心理活動。他關了電腦,然後端了一杯紅酒,坐下來,看看桌上那些品牌小郵包,心想,今晚拆一拆來看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