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6

難題


他寫不出來,真的寫不出。不是不為,是不能。

「喂幫幫手呀,有個project想做,我剩係諗到你,幫手睇睇呀。」上兩個星期收到監制whatsapp,他聽到一張唱片很喜歡,想逆流而上全翻唱同一張唱片的歌,但要找人填詞。那時他剛從巴黎時裝周回來,心想最近也沒甚品牌活動,時間上許可也就說了可以。全碟翻唱,還會有人肯做?好,夠獨立特行,自己也幫過人全碟包辦歌詞,就看看吧。

唱片是Yuki2019年最新專輯Forme,仍然是Yuki自己監製。他聽了兩星期,一個字也寫不出。

Yuki唱的仍然是那些瀟洒的調兒,褪去了Judy and Mary的熱血搖滾風格,來到這張專輯更見沉穏內歛,歌曲都是輕柔前進,沒有大上大落的「輕熟」風。這些,都是他問朋友的意見而來的。

他想了很多題材,但沒有一個能套入任何一首歌。為甚麼Yuki可以如此肆無忌憚、面不紅耳不赤的高唱人間至善,人性本美?每一個旋律都是對人對土地對環境的最高禮讚,沒有陰謀、沒有偽善、沒有黑暗。為何她可以真心如許?

他想到別離、侵佔、慾望、欺,甚至佔有、謊言、失信,但想不到如此直白及坦率的大愛。他成名就是靠這些東西,不斷推陳出新,給予不同包裝,名字堂皇冠,進路愈刁讚,愈多人激賞及分析。面對這種毫無懼色的陽光宣言,他找不到合適的那一塊拼圖。曲調的緩和,亦不是他一貫善於發揮的平台,因為旋律簡單,不夠空間讓他發揮故事。

著名詞人,他終於遇到了難題。原以為文化無國界,最終就是水土不服。我們喜歡的東西,碰到文化底子完全不一樣的背景,全盤皆落索。

「還是品牌活動那些錢容易賺一些。」他著實虛怯了一會,但畢竟我們在這裏,沒有人會在意這些沒有甚麼價值的心理活動。他關了電腦,然後端了一杯紅酒,坐下來,看看桌上那些品牌小郵包,心想,今晚拆一拆來看也不錯。

2019-03-21

這一袋人的怕和愛


大概也不是今天才知道的事實。看著海港城那些操國語的大叔也拿著一個吉田包,那間專門店放眼望去也是強國人,吉田包早就過了他的輝時期。 

我當然不是清高地早早和它分別。九十年代二千年初,誰不曾為他狂熱過?早前重看《奏鳴曲》,當天才建築師的木村手背一個吉田,為吉田熱潮揭開序幕。和涉谷系差不多同時期跑出,吉田和一眾裏原宿潮牌攻佔港日兩地,我心生羨卻只以雜誌慰,因為剛出來工作的薪水仍視這些為奢侈品。 

奇怪的是後來我也只買過一、兩個吉田包,有一個sports系列的背包在tokyo hands珍而重之買來,也在最近賣了出去。那些配件單品更沒有光顧過。根本是心態轉變了,發覺同樣價錢可能花在別的品牌更好用,最重要是在香港那泛濫的災難,一人一吉田可不是神話,而是實在的香港風景。 

那個所謂裏原宿風潮,造就了整個世代對奢侈的定義:任何東西也可以是奢華。所以一件汗衣可以天價,而吉田說到底也就是一個帆布袋。那些真正的高端品牌我們可沒錢買,倒是這些不算最昂貴但亦不便宜的檔次恰好滿足虛榮,那倒可算是年青人的逆襲成功:製作了一個自給自足的奢華產業鍊。到後來高端都向低端靠,運動服機能服浮上水面,高端低端大混合,年青人覺得大人們都要向我們低頭了,以為贏了一仗,卻也失去了對所謂傳統和優雅的感知。以前沒錢,我們可能會慳家地要一嚐名牌滋味。現在不理有沒有錢,名牌那講究的質量和傳承於我又何干?LV也要出Dad shoes,這就是王道。

不少團購都說要趁吉田關門前下單,一貫香港追悼式消費,昔日那個吉田包令人信心滿滿的時光早就過去。吉田也許在暗笑,正在想下一個品牌怎樣重覆這個循環,只要有吉田這光環必然可以再一次席捲潮壇。在廣東道看踎在地上吃著魚蛋的同胞,一身巴黎世家LVcommon projects,一切的意義彷彿變成沒有意義,你那一身毒撚UTEE就是盛世中最後一抹盛放的鮮花。

2019-01-07

依家啲歌都無聽過

想像一下:你這個nobody和一班食家飯聚,店家因著食家們的名氣,造了幾道名菜上桌。幾位食家不斷吹捧說這幾道菜色香味俱全,興之所至還排了一二三名。冷不防他們問你:怎樣看?你說:有一半我都未食過。食家即時起哄:乜你可以乜都唔知得嚟仲咁寸?
擺到明是老海鮮老屈?是的。他們明知你是nobody,但又認為你既然同桌食飯,「應該」要對飲食有一定認識。但飲食千變萬化,今晚的廣東菜也真的沒吃過,如實相告卻被評無知兼沒禮貎。「對住果啲傳統菜式又話老土,俾啲新嘢你食又話未食過。你唔識得自己搵多啲嘢食咩?未食過仲要咁寸!」其實我也只是搭枱食飯,你問我就答,也沒說這些菜不好吃呀。
世代之爭?現在要擊殺年青人,唔駛老海鮮出手,年青人就可以打年青人。
剛過去的叱903頒獎禮,其中一個環節由艾粒主持,他們對網民的留言大加諷,其中有網民說「依家啲歌都無聽過~~」,艾粒說:「幾時開始唔識嘅嘢要話俾人聽,仲要咁大聲。」現場一陣掌聲。隨後也有網民支持艾粒,說年青人成日話老海鮮阻住地球轉,但又不包容他們年紀大仍出來獻唱的努力,又謂未聽過的應上下求索多聽音樂,未聽過就大大聲說未聽過很霸度只是顯示你的無知云云。
商台一直吹捧原創廣東歌,其立場清晰不過。眾所週知,廣東歌市場愈見狹窄,原因眾多,廣播事務的失勢也位列其中。艾粒作為電台中人,推廣廣東歌義不容辭,但聽眾未聽過卻不是聽眾的錯,相反你有沒有反省作為廣播界潮人,是盡力推廣才問心無愧還是要用這種反諷語氣來推卸責任?聽眾可以沒聽過今年的廣東歌,但可以是精通韓國獨立品牌、熟練中國好聲音、熱東洋搖滾以及詳列歐洲新古典。未聽過新作,不代表我們不懂好音樂。放在這個寬度,廣東歌只是歷史長河的一個光年。而且我更相信那位網民那一句「依家啲歌都無聽過~~」不是無知,而是由上而下的鄙笑廣東歌毫無寸進!面對攻擊你不檢討,卻說人無知,這樣和泛民屌票沒有分別!
年青就是原罪,若果以這些人的標準來看,年青人永遠不能說半句,因為你們永遠看的聽的不夠我們多。真夠慘呀,愈年青就愈要追更多累積下來的作品,抬一下又給人罵你沒有資格,因為你看得未夠多。而且你覺得前輩東西老土,也要包容,因為他們很努力呀,你不喜歡並不能抺殺他們的成績。老掉牙的父權壓迫,原來不只有metoo,聽歌不夠多也是罪證。
「老嘢唔好阻住地球轉」這句說話當然又是立即激嬲共產黨,卻阻礙了業界既得利益者的視線。他們本應把業界的生態重新定位,以配合現金的消費音樂習慣,而不是把「盜版和串流害死業界」掛在口邊來做擋箭牌。唱片賣不到,聽眾都聽韓流,你們有沒有對策?怎樣確保音樂人得到合理回報以永續創作?事實上很多獨立音樂人早就走出comfort zone,在其他平台找到知音和資金,連古天樂都說要搞包攬非主流的頒獎禮。「老嘢唔好阻住地球轉」若果你聽得虛心,其實是劍指音樂產業的營運改革。
貴為相信是年青人還會找到點樂趣的頒獎禮,每年饒以大義的主持陣容那陣「係得我識音樂」味就姑且不談了,發展到今年用一組還算是年青人的代表來鞭年青人,是覺得以毒攻毒奏效,還是港女上身發晦氣以求達到目的?年青人上了位就立即擺款做老海鮮,自擁平台發聲自high的吸引力當真不能低估。
你以為我危言聳聽?商台洗腦一直有效,到今天還有不少人以為他們推動原創是刺激了樂壇。你有沒有聽到艾粒說完後那一陣掌聲?對我來說最心寒莫過於此。大老闆今年到友台去為金針獎伴奏,甩頭甩骨之餘還有人說是最大驚喜,那古天樂拿獎也真配合這種真假難分的波譎雲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