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14

又沖壺普洱/另沖壺香片crossover

轉至pepepetererer's Blog


「在這酒店內,燈影照我的癡呆,還在自信從來這點愛未嘗變改;在這酒店內,花店邊的走廊,仍留著這濃濃盛開的清香。」


這首歌的詞實在是怪繞口的。可能當年正值強記背誦的小學時期,對八十年代的歌曲旋律和歌詞特別有印象,所以到了今天(沒借助google的情況下)還能一字不漏哼出來。那年代雖然未明歌詞意境,卻又簡單地照單全收,並隱若感到當中的凄美(也即當時說的很凄涼的歌)。今天明白一字一句的意思後感覺反而轉淡,盪氣不再迴腸了。不過,對這些當年的流行曲還有相當深刻的立體影像,卻要歸功於電台的廣播劇。那時候電台會為一首歌而編寫一個相關的廣播劇再由歌手飾演劇中主角,是先有歌才有劇的。(現在廣播劇形式則似乎傾向像電視劇寫好劇本才做主題曲;電台也愈來愈電視化,但那是另一個課題了)大概是84或85年,香港電台第2台製作了這個廣播劇,理所當然由陳慧嫻聲音演出,劇本是圍繞歌詞意境並帶點靈異的短故事。到底是歌曲本身令我記起這個劇,還是劇情令歌曲變得難忘,到今天可能不太重要了。我只知道,這種幽幽的旋律為當年瘦弱蒼白又帶點堅忍的慧嫻來說無疑是度身訂造(或者是歌曲塑造了歌手形象也說不定);而復出之後變得圓潤的慧嫻就算仍住在同一所酒店,也只能流連在cake shop了。



陳慧嫻最紅的時候,我在讀中一,與pepepetererer同一班,他期考英文是全班男生最高分數的,雖然我不明白班主任為何要作如此無聊的分類。坐在我前面的女同學叫身型龐大,樣子嚇人,卻是國語朗誦的代表,偶像就是陳慧嫻。坐在旁邊的女同學狂迷草蜢,特別迷蘇智威,還取笑過我鍾意聽Radias,覺得他們第二張大碟最後一首純音樂無非是「?尿聲」,中六時發奮考獲幾個A,年前見回她已結婚及是日語專家了。坐在最前方的一位五尺一女同學就愛劉美君,我對劉一無所知,只知她專輯封面上沒有扣褲鍊,現在她不知是不是仍和那位頭一次在街上碰到知我在那里工作後的第一句招呼是你間公司好唔掂的男友一起住在九龍半山呢?另外認識的兩位男同學是「老樂迷」,一位迷譚詠麟,是會同一盒帶買兩盒一盒聽一盒儲那種死硬派,我記得他說過覺得「卡拉永遠OK」是曲好詞不好,浪費了譚的演繹。另一位沒有特定迷那位偶像,卻是極愛穿佐丹奴和Sparkle,在同學中算是貪靚的了,你要知道那時佐記是名牌子,買件polo?用索袋包住彷彿是從月球帶回來的隕石般。


陳慧嫻對我來說,當然是回憶中的,只是那個告別演唱會的大帽和一首「跳舞街」。還有就是「千千闕歌」一定比「夕陽之歌」好,卻又未聽過近藤真彥的版本。那我當時正在做些甚麼?我記得我正在迷「橙路」,覺得它任何主題曲都比廣東歌好聽,還有迷「天空之城」的久石讓,我第一次買帶去舖頭錄那張原聲大碟就是這套戲。而且大概是那時開始聽達明,因為電視播「鐳射青春」,主題曲是達明唱的,還買了那張一直未有再版的四曲迷你大碟,封面型死喔。


同一班上,有位女同學原來早已飽覽劉美君陳慧嫻兼熟讀梅艷芳,還開始迷剛出道的金城武,只不過從來不被別人認真看待過,只得一人的迴轉木馬倒也玩得暢快,旁邊一閃而過的風景就由它們模糊起來。「為甚麼女孩子總要相約去洗手間?」這問題她問得最多,而想得最多的就是放學回家吃腸蛋麵和芝士火腿三文治訓晏覺,課外活動同學聯誼通通與我無關。「我知道人類是需要與人溝通,不過若果我也曾努力過而未竟全功,那獨自一人生活下去也不是一樣快樂嗎?」她說這句村上春樹的說話實在說中了心坎里。我又何嘗不是呢?所以今天她成為了我的太太。

2 則留言:

Aulina Chan 說...

原來你細過我!哈哈!咁我沖唔沖多壺龍井定水仙好呢??

PETER 說...

承蒙厚愛,沖起了不少陳年茶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