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7

Misfit

阿嬌:著褲
邱淑貞:著咗阿徐套衫
謝賢:著單車褲去泳池(未必係游水嘅)
官恩娜:淡妝
錢嘉樂:undercover
李克勤:whatever
阿嬌:adidas
Kary:短裙+紅唇
獎門人:獎門人
陳百祥:打呔+白恤衫+西裝

終極撥亂反正
夏蕙BB:Who cares?

2013-11-04

不出聲



中學時總不免會一些不太合群的同學,他們相貎一般,有些甚至是醜,然後就順理成章被說成是怪人。然後也總會有一些同學覺得自己比別人不論在行為相貎品味等均高人一等,也就會拿這些不太合群的同學來取笑。一般人總是懶得思想,更何況是一個中學生?於是在大眾的議論中,其實那些所謂怪同學都只是行一般的路,吃一般的飯,穿大家也穿的校服,但就會被人標籤為怪。

是的,我當然是屬於自視過高的一群。那時有一位女同學,樣貎其實不差,只是線條較硬朗,重點是她那個髮型,有點像中間分界的爆炸裝。她平常不大和人說話,而那件校服就總是灰灰沉沉,好像永遠不熨和沾了洗不掉的污漬似的。好了,一切的條件也準備就緒,她就成了我們口中的怪人。沒有人會主動和她說話,而她也好像不太理會別人的眼光,繼續她的生活,任由別人在背後笑她怪,笑她自閉,笑她樣衰。

終於,有一次忘記了是甚麼日子,同學們可以穿便服回校。那位女同學一出場,大家根本不懂說話,因為她那一身裝扮對於一位中學雞來說是根本是來自火星的。她略施簿粧,身上穿一件白色圓領雪紡闊袖上衣,下身一條靚洗水(當然是後來才知這叫靚和洗水啦)濶腳Levis,再襯一雙約三吋高的水松鬆糕鞋。那是1990年,大家還捧SCENEBOLD袋是最潮的年代。她這一身超越時空的打扮,著實重重地打擊了我。最重要的,她的髮型沒變,印象中還好像塗了點髮泥,望上去就是鬆蓬加啞色的,你可以想像這髮型和那一身打扮所起的化學作用:你說她是90年的徐濠瑩也不為過。

那一天其他同學都沒有聚在一起談論她,但我知道這一個畫面已經深深打進了各人的心坎,每個人心裏也搬了龍門但不敢向人說,因為這只顯示了自己的無知與膚淺。後來陸續才知道原來她家底不錯,只是平時不太愛說話,後來她也有幾位不知是否知心的朋友,偶然會見她相約一起吃午飯。當然畢業之後也就沒聯絡了。

想起這個片段,只因之前在網上看了一句說話:不出聲的人,並非不懂,只是不想和你一般見識。當中我覺得最難最難學習的,就是要無視別人怎看自己。

2013-10-30

何韻詩 Recollections



或者我只能歸因於何韻詩的聲音於我是無吸引力的緣故,所以她向梅艷芳致敬的專輯聽得我呵欠連連。不知何時開始,「致敬」可以是一張通行無阻的牌照,實質是水準平庸毫無創意的遮醜布。我們當然明白她的苦心,她的用功、她對大碟付出的心血,不用置疑她以至香港人對梅艷芳的懷念,但歌迷心中有數,懷念跟翻唱成績最終可以不在同一天秤上的。

何韻詩大刀濶斧地把所有歌曲平庸化,變成一張你可以說偏近發燒天碟的翻唱大碟。是不是又會有人說是「何韻詩風格」?可以,但對不起,何韻詩不是梅艷芳。撇除了大家對她同志身份的異色、她對社會不公平的關注、她對弱勢的發聲等這些元素,重新回到歌手的基本,她的聲音大抵沒有給予聽眾想像空間。很多歌曲其實本身不錯的,落在她身上就總是「很何韻詩」--當然這是你喜歡她的恭維就是你很難去分辨得到這首和那首的分別,而更重要的是她的聲音並沒有牽動你的聯想,去構成一幅心目中的圖畫。這個缺點正正和容祖兒一樣。

有很多聲音能夠震撼人心,並不需要有技巧,你看何超唱起歌來不是很有味道嗎?那首「女人心」她比梅艷芳更耐聽呢!梅的版本無疑是示範作,但我總覺得只因梅的唱法太合香港人口胃:首歌夠TOUGH,我就梗係要TOUGH啲配合番個情緒,女人心喎,梗係要剛中有柔但其實都係剛多啲啲容易感動人啦!何超?睬你都傻,一股腦兒去盡豆沙喉,怎知用盡之後卻恰恰柔情似水,這種矛盾才最動人。你可以用樂評人用語去形容何韻詩:中底音靚,把聲夠沉厚,於我而言卻在耳邊飄過不帶走一片雲彩。這種感受是很主觀的,我知道,就算黎明這種鼻敏感聲線,我也覺得比何更能帶來色彩。

我又有點奇怪網上有人對監制於歌中有歌這種編曲手法大表驚喜,卻完全無視其實是否用得其所又或令原曲錦上添花,facebook跳躍式思維果然影響我們深遠,總之「有用到」就夠爆,大家都只是喜歡玩配對遊戲。在「愛我便說愛吧」中插入一句「放開你的頭腦」,想真一點,其實你放一句「紅唇烈焰」亦無不可。

新歌「月移花影動」我覺得失手在WYMAN,因為主題先行,歌詞實在太露骨,意像像鬼故多於感恩,黎小田的曲縱穩陣亦救不了多少。這種感恩懷念MODE貫通全碟,或者就是何不敢改動半分的原因,大概她認為這種散渙感覺更容易營造一種懷念故人的氛圍。其實面對百變師父,何不徹底來一次改動,把壞女孩變得更壞,一舞傾情更醉人?現在的成績就好像封面一樣,很用力的向人宣示大洒銀彈人工油畫(對比不斷以致敬為宣傳重點),但效果卻強差人意,我還以為是羅湖商業城那些仿油畫。

2013-09-02

One Voice and Ten Fingers



我得承認我不是以一般觀眾看演唱會的要求來看倫永亮的演唱會。我沒有期望有靚衫有舞跳有爛GAG,而是期望倫作為林憶蓮、梅艷芳這些對音樂有絕對要求的藝人的長期音樂總監,在自己的演唱會中能作出有心思、甚至有深度的安排。然而他似乎決意在這次演唱會做一次純粹的entertainer,把他的音樂事業中最為表面的東西一一呈現,可能贏了票房,但實在輸了名聲。

入場時心已涼了一截。舉目而看,竟然以老人家居多,而且年紀實在不輕。二十年前,倫永亮還出個人專輯時,他們會買他的唱片嗎?還是他們只是覺得倫永亮會唱很多他為天王天后寫的歌,看另一次金曲演唱會?到那些中年人,二十年前可能也是倫的目標觀眾,但他們在表演期間還會大聲說話,用手機拍照還忙過看目,還要到走廊舉V自拍。我自恃為倫永亮的忠實粉絲,但我打死也做不出來,倫永亮的歌迷會是這個樣子的嗎?我的天,究竟倫永亮是不是主角?還是大家都以為「佢話無嘉賓啫,但係無嘉賓又點會睇佢呀?林憶蓮唔嚟,點都出個呂方呀。」又或者倫永亮才最心水清:有甚麼樣的觀眾就提供甚麼樣的娛樂。

當然我亦不是省油的燈,對一般本地演唱會早就把自己期望調整至合理(最低)水平。所以我知道他必定會唱「沙沙的雨」、「總有你鼓勵」這些爛歌,而且必定有最多掌聲,不過我可沒想過他連改編的「妳知道我在等你嗎?」也拿來獻世。你是倫永亮呀!五分一首「心仍是冷」都做底佢啦!當然我也預了他會唱寫給別人的歌,但「不要重播」配了個爛GAG作開頭、然後來幾首「我說過要你快樂」、「我為何讓你走」、「愛過就是完全」這些不是不好聽但就普過普通,只係用咗手指尾氣力去寫的歌。「何日」呢?「黑夜的豹」呢?「靜夜的單管」呢?「戀愛實驗」呢?

倫永亮在中段說這個演唱會比較有音樂性,原來就是那些被報紙說了的「寸食軟雪糕」和「寸林峰首CHOK」,還有那些即興hook line變首歌,再教埋甚麼是編曲的環節。老實說,正如作家健吾說林行止寸幫港出聲,這些爛GAG或說話需要倫永亮來說嗎?大家不知這些是KAI歌嗎?噢,我忘了來看的一群是甚麼人……或者大家都太熟悉取悅群眾的技倆了,總會學得一兩招小技行走江湖。

倫永亮花了心思在表演的形式,由最初差不多一小時自彈自唱,到後來慢慢加入各種樂器,full band在最後才成形,但其選曲和編排卻浪費了這個安排,讓人摸不透這個由一人至全隊安排的心思何在。林憶蓮07年的演唱,倫永亮交了一張漂亮的成績單,專唱side track之外還加了眾多新電音元素,這已經證明了他不是不能做,而是他這次自覺是歌手,而歌手在香港開SHOW就難免會跌入這個演唱會公式:一切都是以觀眾(大眾)的口味為依歸。作為觀眾,我看到倫永亮作為一位表演者的滿足感,但因為他是倫永亮,我才有更大的期望他能做一些不至於媚俗但至少忠於自己作品的格局。


2013-06-26

第二代誤港



從種種跡像顯示,香港文化一直被所謂四代香港人中的第二代所把持。今天當我們以為所有東西都其實是由第三代暗啞底做晒的時候,最終拍板那一班仍是老屎弗。所以我們有:


  • 家是香港,以及那首以為搵天王唱就神奇YOUNG的主題曲
  • 早排又係家,但用「前程錦繡」托底的廣告,第四代聽完更加唔顧家
  • 囍歡里
  • 「寒戰」
  • 各種OFFICIAL面書專頁
  • 風騷快活人
  • 愛回家/情越海岸線
  • 人生教練
  • 求愛大作戰(因為佢哋連抄都唔識抄)

2013-04-25

捱住聽



最近聽張敬軒全翻唱大碟,真係覺得捱住聽。其實之前聽他說為何做這張碟已沒好感,他說阿Y勸他做張翻唱女歌手大碟,然後就做了。阿Y真是神人啊,這個意念真的太新鮮了!翻唱喔!神奇喔!

終於大碟一如所料的悶。沒有拿著重要的核心去做唱片,一定死。大部份所謂翻唱都只是「包裝是致敬,其實用來掩飾不濟」。十首歌聽完全無印象,亦說不出那一首是重點,又或這次翻唱的精神面貌如何,也沒有為原作添上新色彩。聽他唱《滴汗》那幾聲呼叫就已經唔妥。還要說是甚麼HIFI音色,獨特編曲,認真抵打,全碟編曲全程為人聲做陪襯,甚至有點感覺就是純粹發音等個歌手把聲無咁悶。

捱住聽都不只是這個案。之前林二汶那張也是這樣,全張碟就是:「我識音樂!我有品味!」她好像未有如盧凱彤般有點隨性,總想靠這次讓人注目又或爭取口碑。你不要說,陳奕迅最近幾張EP及大碟都係咁,死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