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9

訓練營



她的公司有很多老海鮮,處高位卻不做份內事。同時亦有很多精甩尾但假到爆全為工作甩身的同年人。她是項目管理人員,工作上正需要聯繫多支小組的不同人等為同一件項目出力,基於項目管理的天性:時間及資源要有效運用,項目管理人員一定要催促及檢測各人進度,而由於各人對工作的不同態度,致使她與其他不事生產的同事頗多磨擦,卻又未至於互相陷害的地步。若果是英明老闆,其實應該檢視工作流程,界定清楚各人權限及工作範圍,訂立賞罰分明標準,在利益當前每人自然會有所警惕。

終於,老闆覺得這些都不重要,而叫人事部找了一間顧問公司,組織了一個「建立團隊精神」的兩日營。老闆認為同事之間因為性格不合致使出現磨擦,只要大家互相了解包容,就能創造理想工作環境。和一班在工作上賴皮而被誤認為只是因性格不合而出現爭拗的同事一起team building,當真比死更難受。

兩日營來到北區一個頗舊的宿營地點,奇怪有同事像中學生去宿營般興奮。事前被告知會有集體活動,第二天更會離營到西貢作戶外活動。除了活動主持人外,來了兩位看上去像教練的人,負責這兩天帶領活動。兩位男士看上去像五十多歲,身型健碩,一身古銅色,一看便知平常多做戶外活動。以為他們會像紀律部隊般嚴肅,開口卻像傳銷班口吻,在每一個活動都不斷「鼓勵」大家要投入開放。

在活動之間,她聽到同事和教練閒談,原來兩人均近退休,沒工作時便會玩遊艇和打高爾夫。你要這種上岸離地人士,去幫我們了解各人性格再而改善工作上那些細微的情緒轉化?她立即想,大家也只是一場買賣,他們根本犯不著「穿上你們的鞋」換位思考,只求兩天無風無浪就可以了。對,換著是她來做,也一樣會這樣做。

第一個環節,眾人用簡單圖畫畫出自己的童年、青年、現在、及對未來的想像,然後親述。她想,又是「成長電影」的套路,但你們的過去未來又關我何事?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她倒也樂得輕鬆,就略略用心當做消磨時間。其實大家也是中年人了,這種成長幾部曲都是來來去去三幅被,偶然聽到某某同事所描述的和想像中的不大一樣,也就當花邊閒聊。

來到財務部的M。女性,有兩子,嬌聲嗲氣,平常以不作財務部工作為己任,經常用極勉強的借口推掉工作。M用極簡的火柴人作了幅畫,然後道:「你們估不到,作為一位女性,會用如此簡單的圖畫來說故事吧!其實,我正想用這方法告訴你們,不要用直覺判斷一個人,我就是一個和平常表現出來完全不同的人……」就是這個開場白,她已經沒心情往下聽,自覺自總括出這個兩日營……不,是所有建立團隊精神活動的盲點:大家可以做一場戲,飾演一個別人喜歡的自己。

另一個活動。面前放著一條僅能讓人排成一行踏在上面的木條,一組約六人先踏在上面。主持說,現在你們跟據每人的姓氏英文字母再排列過次序,但只能在木條上進行。

命令下來,所有人都沒有動。大概有人想動,但又不想先出口命令英文字母先排的人要動。過了十多秒吵嚷,她就先出聲,好啦,我的姓在你們中間排最先,我現在先動了。說完就跨過後面的同事來到隊頭,其他人也就跟著做,最終完成活動。

主持人說:「很好!這位女士非常主動的提出建議,讓其他人跟隨,令整件事順暢地進行,只是她這樣做會不會不太給機會其他人參與這件事呢?是不是應該讓全部人一同磋商,得出結論,才體現到真正的團隊精神呢?」

兩日營之前,訓練公司告知,第二天會有戶外活動,叫大家準備好。何謂戶外活動呢?打球可以、行山可以、游水可以、就算是在室外喝可樂也可以。標準不清之下,她唯有作最壞打算,以行山兼野外定向為目的來執拾行裝。

終於所有東西都派上用場。活動就是在一個沒明顯路徑的山頭,每小組分別收集不同定位點的英文字回來。三十度高溫,雜草叢生,以為輕便行裝的同事要抵受烈日及蚊蟲,普通球鞋又沾滿泥濘。怎麼事前的指示那麼模糊呢?若果同事不常運動,中暑或受傷又怎辦呢?

還是財務部的M最搶鏡,吊帶背心上陣毋懼草刺蚊咬,嘴上卻邊行邊叫「哎呀,好痕好熱呀!」相熟男同事都無不寒暄問暖,又扶手又抹汗。利用撤嬌賣萌去達到目的,除非你工作能力極高,我可以當你情緒發泄,否則不可原諒,她這樣想。

兩日營的尾聲,當然是圍爐總結。她按奈不住,指出其實兩天的活動無疑對大家的性格背景有所了解,但仍然無關工作。

其中一位剛由小組主管升上了部門主管的男士說:「我覺得公司內每個人的職責不應界定得太清楚,因為每個人有長處短處,不同的工作應由最適合的人去做。」又是財務部的M說:「對呀!老闆們都那麼忙碌,很難自上而下去跟下屬說明每人的職責。所以我認為應該由我們主動向各人老闆講解我們的職責範圍,好讓老闆們可以安心做更重要的決策。」

其實在辦公室和這班同事爭拗時,她都習慣了聽他們那些似是而非的道理,但這麼富有創意的意見還是頭一趟聽到。她很想講但沒講的一句:「沒問題的,我可以幫你做你份內的事,因為你不擅長嘛,也因為每人的職責都沒界定清楚,要有彈性嘛。那你把你的人工轉給我好了,沒問題的。」

這個「建立團隊精神」訓練營,基本上是把個人性格和工作表現切割。除了總結時她按奈不住提到工作之外,任何活動都只是讓隊友互相了解,從而合作,當中完全沒有個人利益關係,不像在公司每人崗位不同薪酬當然不同。若果主動被解釋為不顧別人感受,急切解決問題被解釋為妄顧客觀環境而倉促上馬,有主意的人被評為應該包容力有不逮的人,其實整個訓練的重點早就寫在牆上:最好的團隊精神就是人人都是蠢才。

想通了,她便釋懷。主持在結尾派了每人一張卡,著大家於每人的卡上寫你對卡主的感受及卡主可以改變的地方。當然,大家也可以想像回到小學生寫紀念冊一樣,雖未至於「萬里長城長又長」,但「對你了解深了,估不到你有另一面」「希望你放開胸懷,讓大家更增進了解合作」等句子仍然滿天飛。她看一看,忍不住冷笑一聲,寫下「工作愉快!」,然後在另一張意見收集表格上寫下「同事反應和訓練結果與預期一樣。」

*********************************************************************************


在訓練營過後,她收到了上司的評價報告,應該是綜合了訓練營導師的評語,再加上今年預定要做的周年評核而來的。上司對她的工作能力予以肯定,而且讚賞她對於推動公司各部門協力所作出的努力。唯獨是一項,上司認為她需要改進的地方是:可以用較溫和的溝通方式,避免情緒化。

當然,往好的方面想,每年的評核你總要找點東西去改進,才能滿足那些評核的意義。刺中她的是,原來上司一直也覺得她情緒化,是不是因為她是女性的關係?其實,情緒化的定義是甚麼呢?如果我覺得你語帶諷刺,我可否說你情緒化?

在一間以營利為目標的公司,能夠有一個如家庭般相見如賓的團隊,不應該是一位領導人的期望。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能力和性格,因此總會有人被人領導或鞭策,這也是為何會有分組和階級的出現。你覺得我情緒化,因為現實中要被人領導或鞭策的人,全部都坐在房中,然後你叫我用理性的方法,去和這些職位比我高人工比我高的人溝通,讓他們能配合交出應有的工作,本身這個想法就是情緒化的表現,對嗎?


 

2017-06-08

人家的大愛

Chara 2015年出版的專輯《Secret Garden》,好聽到不得了。Chara的所謂雞仔聲早就不是重點,而是她的製作都喜歡用最簡單的東西來模塑感情,旋律如是編曲如是。短短幾個音蘊藏無窮想像,餘韻不絕。她的情歌溫暖人心卻從不濫情,那種點滴在心頭的恰到好處是不是人到中年才能泡製出來?

到了最近聽YUKI的《まばたき》,她的好和Chara有點不同。YUKI的感情處理比較貼地,旋律不太像Chara般飄逸,卻像每天與生活廝磨的動力,源源不絕的透過她那攻撃型的聲線傳送,每一首歌都像往前直奔的跑手,向聽眾直線衝擊過來,聽YUKI你會感到她對生活的熱情,也讓你抖擻精神捱下去。

其實,Chara和YUKI一直都販賣大愛,love saves the world。她們都曾在不同的訪問中說過,自覺一直都以愛做作品的主題,希望聽眾聽到她們的作品會積極地面對生活,愛身邊的人和世界。其實誰不是呢?Mr Children那首365日,聽了百遍也不厭,認真看看,不就是那些老掉牙的用愛造世界?追尋夢想,熱血最強,就是最穩當的方程式。

記憶中最早接觸的所謂「大愛」歌是許冠傑和甄妮的「無敵是愛」。那一年暑假常在家中,沒有安排活動,就是太小又未到中學可以放心讓家長覺得自己可以自行上街的年紀。一起身開電視,除了那些動畫,就是這首「無敵是愛」的音樂影片。暑假的悶熱,百無的聊賴,讓我聽這首歌時完全想像不到怎樣「用愛去戰勝一切」,我只知我悶得發慌,只能在家中虛無渡日。因此我自小對所謂勵志歌毫無好感,那個唱出來的世界和現實相差太遠了。

然而為何我對Chara和YUKI的這種大愛又熱切擁抱呢?大家也一樣虛無地構築一個完全不能達成的烏托邦。當然聽不懂的語言記上一功,日本語的溫婉音節總比大刺刺地講個「愛」字更含蓄優雅,黃子華說用外語講說話會真心點果然沒錯。或者正因為我對這個地方太熟悉,知道一切的可能與不可能,所以對本土的「大愛」文化不屑一顧?

人家日本又很好嗎?我不知道,我也只是一個日本旅人。至少,每次旅行,食物可以吃得安心。人家文化產業發展蓬勃,商品買不完。公共空間每每都有新建築新安排,讓人留連忘返。人家對舊物珍惜,不會除之後快,為發展讓路。人家年青人問題多多,但至少可以選擇自己的政府,可以罵官員,官員會認錯。這種種表面印象的累積,要靠背後多少的體制配合才能達致?人家唱大愛,很好,至少他們對社會真的有希望,錯了可以有渠道改正。在這種語境下,Chara和YUKI可以臉不紅耳不熱的大愛,因為他們真心的相信,他們生活的地方值得他們愛,而這種愛也可以透過社會規範及體制恰當地展現出來。

我也不用提我們的情況了。一班戲子還在唱著找緊機遇的調調。你說大愛吧,也有運動也有名人也有金曲甚麼的,氣勢夠了,搞了這些年,還不如台灣般在法律上贏了一仗。那首「X起雨傘」我到現在也未聽過,不敢聽,怕聽了面紅,怎麼能唱得出來。上面不給你就注定的了,但連唱那班人也都甩頭甩頸,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勵志橋段還能走多遠?樓價上不到車,你不能說「那就不要做樓奴」那自以為瀟洒的說話,就以為同年青人同仇敵氣。他們氣的是沒有希望,已經不上車了,但打工有老海鮮,創業會犯法,連娛樂都一式一樣,根本沒有自我。早幾天看到有人寫「在潮流中找到自我」,開玩笑,現在那有自我,為了逢迎社會只能不斷妥協。我只是叫杯華田,下班車上坐一下,悼念可以自行取捨,都給人罵給人批鬥。你不打工去玩音樂,對不起,你也只是從打工的潮流走向玩音樂的潮流。所有的自我都是騙人的鬼話,想你買件衫買對鞋而矣。然後,你叫我大愛造世界?愛這裏的人?包容?率性而行?追夢為大?

「無敵是愛」的不快經驗,就是那時我知道那種成長的鬱悶,覺得根本沒有甚麼值得高興,還是快快讓我放完暑假回校算了,暑假完全是可有可無的。任你許冠傑著汽球乘著通天巴士巡迴全港,那個藍天白雲也都亮無意義,我只想到:太熱了,不用放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