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5

澀谷系

我還記得九七年前後對澀谷系音樂的喜愛,全賴MagPaper的介紹。嘩MagPaper可真是一閃即逝的產物,可不可以算是號外的junior版?月鳥是MagPaper長駐的音樂寫手,那時澀谷系在日本方興未艾,他大力推介的cornelius、sunny day service、加地秀基、karie kahimi、pizzicato five等等,基本上照單全收。你知不知道澀谷系的由來?好像是一位在澀谷唱片店工作的店員,一天心血來潮把一堆自己喜歡的音樂放在一起,而剛巧那堆音樂都是輕輕鬆鬆,把舊元素用新的手法包裝推陳出新,而那位店員卻一時想不到用甚麼名字統稱之,於是便隨便用「澀谷系」來統稱他們,久而久之澀谷系旗下的名字愈來愈多了。

不過,那是九七年前後的事了。過了二千年,澀谷系已經顯得落伍。只是幾年時間,那些曾經是最摩登的音色已經變成明日黃花。一直堅守懷舊當時興的pizzicato five拆了夥,karie kahimi去了法國弄那些沒人明白的小調調,sunny day service拆夥後曾我部惠一埋頭懷舊搖滾、cornelius不玩拼貼轉玩暖調電子,這些動作彷彿就和澀谷系的末落同步進行。沒錯,其實澀谷系真的一點也不耐聽,貪新鮮而矣。過份cutie的編曲和唱腔,只著重形式而忽視內涵的旋律,包裝先行的發行意念,大家都突然厭倦了,好像都想再找找有沒有些有點意義的東西。澀谷系就好像風光日子的泡沬一般,見證著那個歌舞昇平的年代,現在回看這個潮流可真是不堪一擊。雖然事至今日,日本仍有像contemode般的廠牌仍緊守著澀谷系的路線,找些用任天堂電聲玩音樂的藝人出唱片,而由pizzicato five一手捧紅的肥仔Fantastic Plastic Machine也仍然想延續readymade廠牌的上世紀風韻,可惜真的時不與我,突然間大家都覺得不想再只聽到軟綿綿,毫無承擔毫無vision的音樂了。查實,澀谷系只不過把那些元素拼拼貼貼,其運動本身沒有任何中心思想,是純粹的觀能刺激,就算是成功的新舊混合,都只是包裝上的出奇制勝,卻沒有如椎名林擒般把演歌風格轉出新意念新生命。

只不過,澀谷系始終在我的軌跡中留下位置。沒有澀谷系,沒有時代廣場的tower records(我的第一張pizzicato five和supercar就在那兒買的),根本不會對日本音樂產生興趣。而澀谷系的完結,也不多不少影響著日本音樂的多元發展。就好像cornelius走的laptop electronica路線,近幾年在日本可謂百花齊放;kahimi及加地秀基的外國風味,也未嘗不是成功的異族通婚,而pizzicato five的遊玩性格,大概也是現時rip slyme的主流hip hop的先驅。澀谷系雖然生命短暫,但仍有其承先啟後的意義,很多澀谷系的主腦也有跨刀替流行歌手製作歌曲,例如曾我部惠一曾幫過kinki kids,pizzicato five的小西康陽則更是火麒麟一名,先後替smap五子及一眾名模炮製過時款舞曲,這亦是澀谷系不能抺殺的影響。至於在香港,林海峰則是最得澀谷系真傳的copycat,其「的士夠格」和「好時代」的專輯意念完全是港產的澀谷系傳人。

沒有澀谷系,我們的故事也都不再一樣了。

4 則留言:

tch 說...

教我,大千世界 (音樂),教我接觸,可否?

小P 說...

I miss MagPaper...

ben*(^$ 說...

Magpaper好正, Tower Record亦食了我很多錢

peter 說...

Platinum 900 都可歸入這類吧? 我仍覺得是有別於那些電梯罐頭音樂的;時至今日我仍樂於沖涼時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