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4

空靈

其實上次「夜色無邊」演唱會,林憶蓮早就唱了多首非主打歌,來到這次的小場館,乾脆來一次清一色冷門作品也就毫不為奇了。倫永亮替這些作品重新編曲,當然部份仍然是純熟的廣東歌思維(唔知點解香港人咁鐘意加個非洲鼓就覺得好熱鬧好catchy要起身咁),但演唱會後半部份的編排,是刻意注入一種靜態、飄靈的調子,幾首的編曲偏近日本laptop electronica或睡房電子樂的風格,我會說其實林憶蓮這次是香港近年至潮至hip的演唱會編曲示範。那種私密的音樂情感在在衝擊著事事講求速戰速決的港人耳朶。

最後一首歌就是紀念林振強的哼唱作品,唱完了,大家還以為是另一首歌的前奏呢!林憶蓮也不理大家正在猶豫不決之時施施然步回後台,懶理香港人那要求encore的基因作崇。她要一個有餘韻的演唱會,你一時三刻不明白嗎?不要緊,回去看看報紙上上網,原來那是一首已有曲但因林振強走了而沒人填詞乾脆就落空歌詞以示其重要性的純音樂作品。這位歌手要歌迷去做功課的。你知道之後,突然覺得那一種哼唱又再盪漾在四週,餘音裊裊地同時在擴散,先前繁花似錦的音樂都如過眼雲煙,那是一種提昇,教你在死亡面前要保持謙卑親和。

全日本團隊的投影設計表演其實在日本相當普遍,那道純白色的幕牆,配合那些融合了油畫、線條、動畫、錄像的投影,比起用人、用歌舞更能配合重新編曲下的冷門作品的低調風貌。正因為林憶蓮今次著力發掘小情小趣的生活滋味,華麗衣著和豐盛歌舞只會顯得感情更虛浮。直線、橫線、流動的大都市、閃亮的電動遊戲、為作品建構一磚一瓦的空間,聽起來更具有感染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