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21

基層

政客都喜歡說,要常聽來自低下層的聲音,這樣才能令政策做得更好。現實當然不會這樣,畢竟治理一個區域與治理一間公司大不相同。基層是很敏感的字眼,和「民主」一樣,基本上沒人不會不站在這一邊,但陽奉陰違卻又是常態。然而若果一間公司的管理層最為著重基層的聲音的話,我相信這個管理層是最沒長進的,因為基層的要求通常很易達到,做到的話亦最易得到掌聲。對於中層人員具有分析性前瞻性的見解,低能的高層則避之則吉,因為高層沒有料子與其對質,甚至只是拖字訣。


中六升中七時,剛從學生會會長的崗位下來。那時校內一位很多人識的校工因病離世,同學固然覺得可惜及哀痛。那時正值新一屆學生會選舉,新勝出的內閣主席在競選時說校方不為校工在週會上默哀是不對的。就在一個他未上任我剛卸任的週會早上,負責學生會的老師於週會前對我說,你一會兒以學生會會長的身分,在週會上為該校工叫全體師生默哀一分鐘。我當然萬般不願意,因為我覺得校工的離開固然是值得讓同學知道及表示哀悼的,但他不是意外、不是因工受傷、而是病逝,在週會上要全體默哀則規格過高。最後我當然要照著辦,心想新主席終可借人過橋,達到其民粹主義之目的。


現在工作的公司,中層人員對高層提出的政策方向,幾年來一直反覆討論,都沒有結論。然而一到職員大會,基層提出的「冷氣可否較凍d」「可唔可以換過批partition」「可唔可以組織太極班」等要求,最高領導都二話不說著人事部跟進。有時我把工作直接交到上上司,他們回覆的速度竟然快過回覆我上司的工作。總之,職位愈低,你的要求會愈快受到回應及改善。相反,中層人員對未來發展策略提出具體及前瞻性的意見,高層幾年來都未曾聽過入耳,同一些建議若來自外界的口,卻又急忙認同要內部同事多多討論。


果然,聰明的人都懂得捨易取難的道理,又或者大家都認為說出自己的要求,並沒有不妥。那些甚麼責任感、員工道義、甚麼要合理要求這些化石級概念早就應該被拋諸腦後。下次我也可以像紮鐵工人般,在職員大會上向最高領導說:「男廁的廁紙質地太硬,整到我地個屎弗鞋晒,抺鼻果時撞正冬天乾燥又好痛,可唔可以換過晒佢?」坐下來,呼出一口氣,享受那種摩西帶領出紅海的自豪感。

2 則留言:

ay 說...

這文章說真的總覺較早前的好,不過刻薄也過算尖酸,較諸早前的狠辣有著不同的攻擊力。
不過,照顧基層員工的意見與處理中層職員的要求並沒有衝突或矛盾,上上層不處理總有原因吧

gar~* 說...

出色的領導層不是做有求必應的生神仙, 而是從大局著眼去做事~ 眼前的問題誰也懂說, 那些後著和部署才是他們逗人地幾皮野一個月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