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06

亂插金釵

或者我們都欠陳輝揚一個公道。他最好的時候,得不到應有的禮讚。到了現在大勢已去了,才來一張「有野心」的概念作品好讓大家方便地為他定位為傑出的音樂人。其實陳輝揚又怎會只得十二金釵這種質素?


若果大家不善忘,當會記得他主導下的余力機構怎樣發放異彩。最廣為人知盧巧音的「垃圾」呢?幫楊千嬅作的一系列主打呢?每一首都比起十二金釵來得更有力量,旋律盛載的感情就算不是深邃也可說是立場鮮明。十二金釵每一首都只是兜兜團團搔不著癢處,幾首國語作品更可說是千人一面。關淑怡再落力、李香琴的獨白再詭異、都拯救不了作品本身的模糊性格及有限想像。


香港人就是這樣,像拍電影,喜歡一窩峰,拍到殘了大家一拍兩散。陳輝揚最當紮時,人人找他用,靈感枯竭了,便棄之,像沒事一樣。大概大家對十二金釵的讚賞都是心虛:就當是補回之前沒有給你的。要給他的,早在余力機構時便應給。

3 則留言:

聞爺 說...

haha, 第一次響收音機聽到琴姐把聲時,我以為DJ播緊亞視唔知邊套劇既舊歌,又以為支曲係由琴姐+田蕊妮唱,仲忍唔住笑tim~~

Henry Cho (孝順仔) 說...

余力機構, 令人懷念的名字....

imdogk9 說...

余力機構那兩隻碟...簡直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