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28

Chocolat & Akito (2005)

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1112755.jpg

在Great 3的活動暫告一段落之後,片寄名人終於可以收拾好心情,寫下一些私密的歌曲,因為他覺得現在不論是流行曲還是涉谷的街頭都是很嘈吵的,有時甚至想把耳塞套起往街上走。他寫了數十首,心想倒不如讓自己的太太Chocolat來演繹,因為這批歌曲倒需要一把像她一般甜美溫柔又帶點硬朗的聲音,才能把那種放鬆悠閒的味道給展現出來。兩人於是選了九首歌,另外廣邀圈中好友如Polaris及Little Creatures等友情寫了三首歌,然後就乾脆以Chocolat & Akito的名義推出專輯。歌曲的歌詞全由Chocolat及Akito合寫,以童話為創作基礎,提醒繁忙的都市人要保持童真,對世界要抱著好奇,這樣的生活才有意義。

沒有了Great 3那些奇型怪狀的音響,也沒有高低起伏抑揚頓挫的大搖大擺,片寄這趟譜寫出的都是軟綿綿的旋律,編曲沒有故作新鮮卻只有零聲的電音混雜其中,兩夫婦的對唱不造作,卻又有濃厚的情意在其中,大概那種生活化的調子就像完美的愛情一般,就是這麼平凡的生活細節。

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1112778.jpg

Mofile提取碼:7837823726618150
過期日:2006年3月3日

2006-02-27

關淑怡關於我演唱會

還好,關淑怡的演唱會比我預期中的好,因為她唱出了水準,舊歌有其紮實的唱功,新歌亦有其應有的新派飄逸風采,唱陳奕迅的「明年今日」竟然有其驚人的創造力,比起數年前在拉闊音樂會中硬把「垃圾」唱成甜蜜溫柔好嬌柔造作多了。自己心儀的「Dela」一曲卻因為糟透的服裝及舞蹈而淪為一場table-dance,還有那首「人生可有知己」,雖然已是十年前的演唱會主題曲,但今天聽起來嬌情依然,這就是「為大支野而大支野」的絕佳示範,為了歌者的言志用途而把音樂性擱在一旁,「關於我」也差點變成這樣。


看見關淑怡那些與黃偉文及自拍的錄像,讓人看得見她始終是未能看開去,就是這一點的造作讓我有反感。「關於我」極力追求自我提升,不需旁人負責任,在演唱會卻立即設立反擊機制,於我來說始終是修養未夠。就拿王菲劉德華來比較吧(我相信以關的實力絕對比較得恰當),兩人的傳聞也都相當厲害吧,卻都不見得他們有何介意或要討回公道。王菲直認,她根本是一個普通人,受人關注也只是因緣際會,可能這個時代的人覺得自己特別便上了位。關淑怡沒有王菲這種情操,就是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現在她就好像是「要拿回我應得的!」戰鬥格,其實也沒有問題,不過不要再唱「關於我」那種調調。


也是怪我的愛心不夠,看關淑怡的自我剖白錄像,像在看鏗鏘集介紹精神病康復人士一樣。在香港當歌手是相當惡撈的,這個大家都知道的,你若有勇氣去改變遊戲規則,沒問題,王菲當初也不是常被記者罵她「黑面」、又被映到在北京倒痰罐?但她依然故我,傳媒也拿她沒辦法,狗仔隊照映,她又繼續保持沉默。關淑怡可能曾經嘗試改變規則,但效果不理想,又不想繼續堅持,於是一直浮浮沉沉到現在,仍然脫離不了「天下人皆負我」及「我要復仇」的框框。


OK,關淑怡的fans可又要出劍了。

延伸閱讀:音樂評人地:關於佢

2006-02-22

千里走單騎

先前的《無極》讓人貽笑大方,一個號稱國際化的製作團隊可以這一種級數作品,所以很多人對同期上映的《千里走單騎》寄予厚望,應為張藝謀不終於醒覺不搞神化鬼怪大龍鳳了,返樸歸真的說一個鄉土故事,說不定是一匹票房黑馬。對於持有這些論點的人,有很多都自以為自己很清醒,知道國片不應該像陳凱歌那種抓錢兼忘記自我的路線,看見張藝謀終於肯拍回文藝片便精神亢奮起上來,覺得自己的眼光不像市民大眾一般無知,於是評論一邊倒的讚好,認為是一個感人至深的佳作。


張藝謀這次是真的返樸歸真,卻是歸於「天真」,又或者可以說是「世故的天真」。高倉健與患有絕症的兒子多年來不和,高倉健知道兒子喜歡中國雲南的面具戲曲,便遠赴雲南找尋那位藝人唱一曲「千里走單騎」,以圓兒子的心願,而在中國的過程又讓他領略到與兒子之間問題的核心。導演找個小朋友讓高倉健抱一抱便以此作為比喻,高倉健因此就知道自己兒子的距離有多深,這個拍法何等兒嬉,我認為高倉健甚至不是領略,而是借這位小朋友的親切,讓自己更不去想為何與兒子有問題,只一句「我也不知我有否這樣緊緊擁抱過兒子」便把所有可以探討的方面打發了事。可能張藝謀不想觀眾想太多了,他也只是想拍一套讓人「覺得」有點意思的片子,所以便這般裝模作樣地混過去了。


我說是世故的天真,就是張藝謀現在貴為大師,總要肩付起某些使命,這次的角色便是中日友好大使了。高倉健來到中國,沒遇過一個壞人,全部當他神一樣必恭必敬,基本上那個「往監獄拍戲」的高難度過程其實一點難度也沒有,完全不能突出他經歷過後那種領悟的可貴。張藝謀這次可算「從良」了,應該不會又有人走出來罵他專揭中國人瘡疤給人看吧。特別去到雲南拍攝,那些美麗景觀又可以增加旅遊外匯,實在一舉兩得。倒是我看不出有何「情景交融」的情調。


全套戲我只想到:「懶惰」。為了找高倉健來演,胡亂編個劇本,把當中所有的人和事都說得美好,看到的都是兩個民族最好的一面,沒有缺陷也就沒有思索的空間,也難怪高倉健能這麼便捷地便解開了與兒子的宿怨:因為兒子一死,便根本不需要解決甚麼問題吧。說張藝謀是回歸鄉土電影是言重了,相反他這次更是四兩撥千斤,骨子里也都仍舊是販賣一種讓人人都舒服的商品。

2006-02-21

曾我部惠一 Live in Hong Kong 2005.02.18


看了最後一場的「亞洲獨立唱作人音樂會」,完全是衝著曾我部惠一而來。「曾幾何時,我們都聽Sunny Day Service的歌」場刊這樣說,雖然我不知道香港有幾多人懂SDS,亦不知道有多少人自樂隊解散後一直追隨曾我部惠一個人發展的足跡,但像我這樣一個小樂迷,確確實實是SDS的音樂伴著我走過由畢業至工作。當年我在銅鑼灣Tower Records買的是加地秀基的Tea,朋友買的就是SDS的24時。聽了加地秀基可不是我那杯茶,終於和朋友交換了兩張碟,24時的第一首「さよなら!街の?人たち」已完全說服我成為他們的樂迷,之後的便是歷史了。


有幸認識這個音樂會的搞手,年前開玩笑對他說請曾我部來香港,怎知他真的做到了,真的多謝他的毅力及苦心。找來Goodmorningloria及台灣的陳建年,前者老實說不是我那杯茶,借用解放北路的說法,基本上她只唱了兩首歌,一首是半rap半唱,另外所有歌可以歸納為一首。旋律過目耳即忘,高低起伏不大,聽得出歌詞是牙痛文學,當然獨立音樂圈會說成是「反映生活點滴的小品」。我更覺得gloria的歌甚像那些讚美主的張崇基張崇德現代祝福歌。Gloria本身討好的樣子及現場樂團玩奏起著關鍵作用,將平淡的歌曲玩至較不平淡,前Huh?的結他手Edmond LEUNG一手流麗結他比起gloria更吸引。


陳建年一行四人充滿活力,多虧我聽得多陳昇,對台灣土炮鄉土情懷不至於聞所未聞,亦不會覺得老套。陳建年是實實在在的鄉土氣息,歌曲情懷單純,對海洋、祖母、山水、情人的唱頌,純情得讓人感動。我發覺原來自己對那種「愛人離去請珍頌,望你有日來重聚」式的國語歌很有反應,就是覺得那種從直覺出發,沒有太多計算的感情讓人肅然起敬(當然,「無言的結局」那些狗血淋頭則例外)。聽陳建年唱「山有多高」及一首台東民謠,甚至有一種靈性的感召,就是人對生活環境和大自然的尊重,那種和諧的一致。


場刊說曾我部惠一是SDS解散後獨立發展成績最好的一位,據我所知其餘兩人都沒有玩音樂了。萬萬估不到的是曾我部惠一會一支結他上陣,令我想起前年到台灣看秋虎祭時也是單挑上陣的陳綺貞,相同的是兩人都自信十足,而曾我部的單挑也教我放下一半心頭大石,因為曾我部獨立發展後的曲風偏向lo-fi搖滾,卻並不十分討好,現在一支結他倒叫我相信他會多玩SDS的acoustic作品。剪短了頭髮卻仍一臉鬍子,自家製love-sick汗衣外襯黑色西裝外套牛仔褲綠色關刀鞋的曾我部一出場便滿臉笑容,台下已有人忍不住喝采。令我驚喜萬分的是先以「東京」大碟的第一曲「東京」作開場,熟悉而溫暖的前奏就像當時自己第一次聽到這曲一樣,想像到的就像封面一樣滿是盛放櫻花的東京街道,春天剛至冬天未走的那種寧靜溫婉。到第二首個人發展的歌曲「Tokyo Story」開始曾我部惠一已完全進入自我興奮狀態,除了加插大量即興演唱及嚎叫之外,也叫現場觀眾打拍子。第三cut先來一段介紹:「this song is about sick. Not SARS, Not HIV, it’s Love-sick. All people are love-sick!」簡單而中題,令這首歌的主題更形突出,但以acoustic玩出卻沒有原曲reggae-dub的精鍊創見,換上的是那種萬人合唱世界key的熱情如火。


我從來未估到曾我部惠一會是如斯一位熱情的傢伙,獨自上陣還又中又英的逐首歌介紹,不斷重覆的說:「我係曾我部惠一!」唱那首「Telephone Love」時又將歌詞改做廣東話,「我今晚,打俾你,ring ring I love you!」比起旅遊親善大使還要熱烈。他不斷強調這首歌是寫在午夜很想打給一位女孩,但怕她已睡著卻又很想打。我在其他地方看到的版本是曾我部寫給她的女兒,因為他經常在外工作至深夜,很想打給女兒卻怕她已睡著了。給我最大感動的是一口氣唱出「愛與笑的一夜」大碟中的「96 tears」及「白色戀人」,雖然我不太理會歌名卻完懂得跟著唱,而曾我部亦不諱言「愛與笑的一夜」是他很喜歡的大碟,甚至我可以說這張碟就代表SDS,那種乘襲著七十年代日本soft-rock風潮的燙貼窩心,那種無以名狀的情愫,SDS的歌總是有點失落,有點遺憾,卻也就是每個對自己生活認真的年青人也都面臨過的境況,很多事情回憶起來原來渾不是一回事,無法改變的無奈反而令記憶永遠年青及甜美。


我已不太介意最後唱「Mellow-Mind」連續三晚都斷線是否做戲,還有買不到那些抵到爛的live唱片(預告:阿麥書房即將有全線曾我部惠一的專輯),只有十零首歌的tracklist是否不足夠。陳建年和曾我部惠一帶給香港人一個問題:除了戀愛與消費,我們會否對其他事物感到興趣,例如時間、永恆、生活、身分、環境、以致最基本的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和諧?


Photos: Jesse Clockwork
相片由香港藝術節提供 (多謝Andy,我等緊古明地洋哉同埋雷光夏!)

trippen入手


點解香港無trippen賣?就算有,都要成千八九幾蚊一對?仲要係舊款?邊個可以話我知除左利時邊度有得賣trippen?點解?點解會有人肯將對賣千八九幾蚊的純馬毛43號trippen放上ebay賣三舊水?點解?點解香港人剩係識得camper關刀三葉?

2006-02-17

陳奕迅 Get a Life演唱會

看的是第五場,陳奕迅很有自信的說,今晚的歌詞唱得最好。難怪他這麼說,演唱會的編排就是要大家多留意歌詞,也就是陳奕迅想大眾將焦點放回歌曲本身吧。沒有握手位、沒有encore、沒有說話這些已有很多人提過,將演唱會當做音樂劇一樣去編排也不是新鮮事,卻偏偏就是考驗一位歌手有否這個決心及膽量去將這些付諸實行,看他能否承受香港人那種欠缺耐性聽故事而肆意追求觀能短期刺激的性格而可能招致的惡評。古巨基、李克勤不敢做(或者是不懂做),陳奕迅做到了。

我對「傷信」、「葡萄成熟時」有極度偏見,兩曲旋律都是老套非常,「傷信」故作煽情,卻是九流質素;「葡萄成熟時」旋律感情吞吞吐吐,副歌段死唔斷氣,情感卻毫無昇華,那段「有個某某」的「三連音」位直是老人家喋喋不休講道理。我以為陳奕迅講過不唱「傷信」是知道這曲其實很差,現在卻甚至配合管弦樂演出實在令我有點跌眼鏡。

  • 看陳奕迅唱歌的神態,我方才感受到他真的是喜歡唱歌的。對不起,古巨基是做個樣出來好似好鍾意唱歌,李克勤則是「鍾唔鍾意唱歌唔緊要,我係實力派。」有分別架!
  • 我發現原來「活著多好」非常好聽,還有「單車」,非由陳奕迅唱不可。
  • 陳奕迅多謝:「我的愛人幫我做衫!」呢句非常好,樂壇真係有轉變,校長不用再收埋個老婆或仔仔啦!
  • 香港市民係又拍唔係又拍,好在隊band同陳奕迅識跟住拍子唱,唔係就亂晒籠。原來仲有好多人會在冷門歌之時傾偈,拆膠袋同打喊露,撞鬼。

    星期六有曾我部惠一、跟住有關淑怡,唔,我有點擔心關淑怡那個show。

2006-02-14

林海峰楝篤笑

看了林海峰的楝篤笑DVD,卻沒有預期的好笑,始終我覺得林海峰玩無里頭出身,他的那一套處世觀是比較著重生活細節,而反從小節看大道理,所以他那些模彷星斗市民眾生相的動作及肢體話言俱堪稱一絕。但是他卻欠缺了黃子華那種廣大的世界觀,是從大入小的看事物,也可能和黃子華的哲學背景有關,始終黃子華的show是架構比較嚴謹,而真的能做到笑中有反思的效果。


不過林海峰卻很醒目,改了個名可以為自己胡亂拼湊找到借口,於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無所不談。我覺得講得最好的是不好笑的家庭鎖事,顯示到林海峰特別自爆內幕,談和老婆的鬧戰和子女經,俱看得出他其實很重視家庭生活,也很在意向人推廣家庭生活。另一較好笑的是樂壇頒獎禮,但僅限於他扮各台主持的靈活,對於諷刺樂壇卻可能因篇幅較短而未能盡情。


最尾玩政治笑話就最不好笑,曾特首做頒獎禮主持的內容太手到拿來,夾硬把曾特首講過的說話入稿,不痛不癢。講政治笑話,還是黃子華高幾皮。不過不知是否棟篤笑的形式問題,看林海峰倒幾常想起黃子華的處理方法也差不多,雖然林海峰這次已經是從「獨家」的個人經驗入手,但始終予人納雜感覺,其受歡迎大概因他是林海峰所以俾多些感情分,論「獨家」經驗,黃子華十多年前做的「娛樂圈血肉史」便真的做得好盡,可能他是本著「做埋今次可能無得做」的心情,所以那種拳拳到肉的自嘲既有豐厚的背景,亦沒有想當然的誇張失實。看林海峰碟後的製作特輯,又是群星拱照一片叫好叫座。我想黃子華可能是無錢做等輯,還是他一早已明白這是一種hard sell?

2006-02-10

吹水唔抹咀

多年前香港副刊專欄作家鍾怡泰說過:「永遠不要成為別人焦點。」基本上我奉為個人座祐銘。不引起別人的注意,那你就會有更大的自由度。所以我一直很抗拒說話多的人,尤其是男性,除了我本能上會為一連串說話而感到心煩氣燥之外,言多必失相信是不少人的經驗,但卻總有人不怕一犯再犯,並美其名為「樂於分享」「你個人幾nice呀」「多個朋友唔好咩」「吹下水無蝕底」「無野講會好悶喎」等等等等。


推而廣之,我又是很怕那些極度自我中心的人,對著鏡頭狂說自己怎樣那樣,尤其那些真情告白節目的訪問,雖然明知是要用「我」作為賣點,但我始終都會覺得毛管棟。年紀大的我們也可原諒,年紀輕輕便口水多多才難頂。好像黎明,記者的問題其實可以一句答完,但黎伯鍾意拋下書包遊下花園,講成分鐘都唔知佢想講乜。我尤其怕某些當紅歌手藝人說自己怎樣堅守原則,怎樣領悟世情,怎樣覺得自己要對得住自己,別人怎看不能控制人家。哎也,真是多謝你教曉我阿媽係女人啦。


曾經有朋友說過,你為何會覺得某人是你的好朋友?就是因為他肯聽你說話,真是說中要害。喜歡說話的人通常不會想別人的感受,唔理你肯唔肯聽,總之我將一生奉獻予你,那自己心里就安樂,覺得自己受肯定而存在。不要說遠,我家老爸便是口水佬一名,絕對不能開放,只有自我發射口水,所有場合前後輩一概要乖乖聽訓,就算有人唔生性差開話題,他都能迅速接回自己繼續發揮。遇著自己不懂又不熟沒興趣的事,「哦」一聲,又繼續談自己,也不會想想全桌人都各自修行,點頭表示認同也只是機械動作。這也就是我和他最大的分別,也就是不太相往來的原因,因為我相信話不投機半句多。經常告戒自己,任何群體場合,盡量讓其他人當主角,多問問題,少談自己,氣氛會比較融洽歡暢。


還有,喜歡這般自我吹捧、肯定的人總會講多錯多。鄭秀文剛轉會華納時推出「捨不得你」專輯,內頁先來一篇自我剖白,最後一句是「我會堅持我的音樂路線,因為我熱愛音樂!(大意)」這解釋了我一直對她印象不好的原因,你看她自華納後的音樂有多悶人!

2006-02-08

過度詮釋

昨天看衛視的「鏗鏘三人行」,馮小剛導演是嘉賓,這位群眾導演倒是有一種草根的率性,對答沒有故弄玄虛。主持人問他每怎樣看自己的作品,他說其實每次拍戲都不會亦不想去解釋他想表達甚麼,他只著重將戲的起承轉合交代清楚,讓觀眾過把癮就好。話雖如此,但能拍出「大腕」及「天下無賊」這些深情的電影,很難不相信馮大導是沒有話要說的,不過他的一番自白卻倒教我想到,有時自己會不會是過度詮釋的一份子。


這個想法早於讀初中中文時已在腦中,就是每一課都要有主旨、那一段作者想表達甚麼、這個修辭手法反映作者那種心情等課後習作。那時只知道要把答案「砌」得靚一靚,加多幾錢肉緊就有高分數,卻始終覺得連作者自己也根本沒想過要如此表達,沒想過是這種心情,更何況被後人「騎劫」了的意思會成為萬千學子的Model Answer!


當然我知道這種詮釋是一種很學術的行為,是認真的向一個題目鑽研。只是自己對用這種手法去看樂評影評,常有矛盾的心態:看到一些「離行離勒」的天馬行空創作評論固然看得眉飛色舞,但又時有覺得駛唔駛咁樣去睇一部戲呀?又後九九又無能男又反映經濟低迷又反映港人恐共意識,戲一部者,不須那麼認真吧。有時看見影評人把幾部電影放置在一個「體系」中去「閱讀」然後得出結論,嘩,好欣賞他們的耐力和心思,但老實說,有需要嗎?而現實又是不是他們的這種推斷呢?


邁克老早就把張徹電影中的同性戀意識作出解讀,但張徹則說他完全沒想過這方面,卻完全不損邁克的文字魔力,我想這是比較特殊的例子吧。這令我經常反問自己,看一張唱片,聽一首歌詞,會不會想得太多?以往批李克勤古巨基的詞都是用這種詮釋的方法,但其實是不是自己枉認真而不獲別人認同甚且被人話係拋書包扮高檔呢?但是每次看到影評學會那些天花龍鳳的文章,自己又看得津津有味,我暫時未能解決這個心結。

2006-02-06

懷念新星堂

昨天女友一句:「突然懷念起美麗華的新星堂,我現在若不主動上網找,也不知日本現在流行那些音樂。」當然這只是對喜愛日本流行音樂的朋友而言,因為新星堂賣的廣東碟又少又貴,相反,你卻可以用正常價在這?買到日本最新的唱片,不用捱信和那些炒價或者空郵價。


回想起自己最初接觸到日本音樂的日子,倒不是像前輩般聽近藤真彥又或山口百惠的經歷,倒反是久石讓的電影原聲及全套橙路的原聲。記得那時在信和地庫逐張橙路的原聲購買,都要約150元一張,作為中學生的我你可想而知是經過了幾多的掙扎。慢慢地懂得在二手舖中尋寶,直至後知後覺地知道有新星堂的出現,方才找到落腳點。在香港,我會覺得HMV做日本部份只是人有我有,看其擺碟及入貨策略都只是一個「唔爭在做埋」的註腳,而且價錢亦貴得驚人,亦只有少量極度極度主流的新唱片才設有試聽,所以每次我只是循例行一轉。相反,不論尖沙咀及旺角新世紀的新星堂雖不至於貨品齊全,但取價合理,而擺放的雖亦全是當今最紅的流行單位,但他們又會擺幾隻冷門的在主打作品旁邊,務求做到牌面百花齊放,間中有些學日本唱片店的小簡介,我直情覺得似中獎般,對那張推介碟多添幾分好感。最記得有一次去買Mr. Children的Hero單曲,那個立體封套已經令人愛不釋手,我多口問句:有無海報送?那位售貨員隨手拿了一張比正常海報要厚的同名單曲海報奉上。在信和?起碼屈你多五六十元的所謂package價啦!


現在已很少逛唱片店,因為打口,因為有互聯網,因為用錢比以往更謹慎,亦因為香港沒有像新星堂般比較像樣的連鎖唱片店。雖然現在有很多規模較小的獨立唱片店,但我總覺得那種一個sales對你一個客的氣氛實在太壓迫,問完一大輪若果你無幫襯,你估佢真係純粹分享無計較咩?

2006-02-02

如此多演唱會

農曆年閱報,李克勤演唱會坐無虛席,好不熱鬧。報道說,李克勤在演唱會上談他已死去的狗至流淚,然後有嘉賓劉德華、汪明荃、陳慧琳上來合唱兼向觀眾拜年,其拍擋梁榮忠及以阿旺角色出場的郭晉安則表演楝篤笑,至於他唱甚麼歌,怎樣編排程序,有些甚麼訊息想表達(好像encore是以打麻雀做主題),報道則沒有說。上blog search找觀眾觀後感,「綜合節目」四隻大字撲面而來,心想,李克勤不枉香港觀眾對他的愛戴,因為他一直不是做音樂(口頭上一定要話做好音樂質素啦),而是做一個香港人愛看的表演方式,就好像香港人獨領風騷的自助餐風潮及盆菜宴一般,包羅萬有大件夾抵食。


當然,一個好的演唱會可以是一個好的綜合節目,但一個好的綜合節目則一定不是一個演唱會。我總是保守及頑固地認為(係呀一定要咁講,唔係的話好多香港仔會話我扮晒野聽外國歌呀、崇洋媚外呀、香港也應有香港自己的特色呀咁),演唱會的主角是現場歌曲的表演,最重要是歌手及音樂的臨場發揚及編排,其他都可以是次要。不知何時開始,香港演唱會變成一個綜合娛樂表演,若果無靚衫無勁舞無勁台無嘉賓無野講無野睇就等於無料到。我想來到李克勤的這個演唱會,可算是把精髓發揮到極致,因為作為觀眾你不用注意李克勤唱過甚麼歌,因為他為你預備的gimmick已經可以是一切。單看報道,我真的不能明白,怎樣將:中樂現場unplugged表演 / 談狗談到落淚 / 肥版twins跳辣身舞 / 劉華kelly上台合唱兼收利事 / 賤男阿旺棟篤笑 / 安哥大談打麻雀有助家庭和諧串聯成一個一氣呵盛的演唱會rundown?似歡樂今宵多d喎。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政府及各大娛樂公司的錯,現在香港一談起表演藝術,就只會聯想到諸如演唱會般的表演項目,那些稍為欠缺華衣美服絢爛舞台的便立即被歸邊為另類選擇,又或「都唔抵睇」。我們一直服從於一些「香港」的原則,例如「觀眾看表演是娛樂,所以不用談大道理」,所以我們一直被製作人寵壞,要有靚人靚衫靚台,若果演唱會稍為以歌為主,又或專唱side track,便被彈至有冷場及唔抵睇。長期發展的結果,就是如林奕華所說,觀眾看演出是等待答案,而不是自動去尋求答案,所以你一定會有朋友看完表演後會問:「究竟佢想講乜?」我們都慣了被餵飼,最好俾三舊水就買到一個人生教訓,等我聽日返工同同事有得吹下水。


我記得紅館有那麼一夜:一個歌手,一套衫,一支咪,一個rundown,一個台,唱了一晚,但台下的人掌聲如雷,時而高聲呼叫,時而低頭沉思,隨著歌者的音樂思緒起伏,一同見證大家成長的足跡。這位歌手叫盧冠廷,而我,偏偏錯過了這個live,要從LD中重溫一夜經典,為何沒有人重出這演唱會的DV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