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21

曾我部惠一 Live in Hong Kong 2005.02.18


看了最後一場的「亞洲獨立唱作人音樂會」,完全是衝著曾我部惠一而來。「曾幾何時,我們都聽Sunny Day Service的歌」場刊這樣說,雖然我不知道香港有幾多人懂SDS,亦不知道有多少人自樂隊解散後一直追隨曾我部惠一個人發展的足跡,但像我這樣一個小樂迷,確確實實是SDS的音樂伴著我走過由畢業至工作。當年我在銅鑼灣Tower Records買的是加地秀基的Tea,朋友買的就是SDS的24時。聽了加地秀基可不是我那杯茶,終於和朋友交換了兩張碟,24時的第一首「さよなら!街の?人たち」已完全說服我成為他們的樂迷,之後的便是歷史了。


有幸認識這個音樂會的搞手,年前開玩笑對他說請曾我部來香港,怎知他真的做到了,真的多謝他的毅力及苦心。找來Goodmorningloria及台灣的陳建年,前者老實說不是我那杯茶,借用解放北路的說法,基本上她只唱了兩首歌,一首是半rap半唱,另外所有歌可以歸納為一首。旋律過目耳即忘,高低起伏不大,聽得出歌詞是牙痛文學,當然獨立音樂圈會說成是「反映生活點滴的小品」。我更覺得gloria的歌甚像那些讚美主的張崇基張崇德現代祝福歌。Gloria本身討好的樣子及現場樂團玩奏起著關鍵作用,將平淡的歌曲玩至較不平淡,前Huh?的結他手Edmond LEUNG一手流麗結他比起gloria更吸引。


陳建年一行四人充滿活力,多虧我聽得多陳昇,對台灣土炮鄉土情懷不至於聞所未聞,亦不會覺得老套。陳建年是實實在在的鄉土氣息,歌曲情懷單純,對海洋、祖母、山水、情人的唱頌,純情得讓人感動。我發覺原來自己對那種「愛人離去請珍頌,望你有日來重聚」式的國語歌很有反應,就是覺得那種從直覺出發,沒有太多計算的感情讓人肅然起敬(當然,「無言的結局」那些狗血淋頭則例外)。聽陳建年唱「山有多高」及一首台東民謠,甚至有一種靈性的感召,就是人對生活環境和大自然的尊重,那種和諧的一致。


場刊說曾我部惠一是SDS解散後獨立發展成績最好的一位,據我所知其餘兩人都沒有玩音樂了。萬萬估不到的是曾我部惠一會一支結他上陣,令我想起前年到台灣看秋虎祭時也是單挑上陣的陳綺貞,相同的是兩人都自信十足,而曾我部的單挑也教我放下一半心頭大石,因為曾我部獨立發展後的曲風偏向lo-fi搖滾,卻並不十分討好,現在一支結他倒叫我相信他會多玩SDS的acoustic作品。剪短了頭髮卻仍一臉鬍子,自家製love-sick汗衣外襯黑色西裝外套牛仔褲綠色關刀鞋的曾我部一出場便滿臉笑容,台下已有人忍不住喝采。令我驚喜萬分的是先以「東京」大碟的第一曲「東京」作開場,熟悉而溫暖的前奏就像當時自己第一次聽到這曲一樣,想像到的就像封面一樣滿是盛放櫻花的東京街道,春天剛至冬天未走的那種寧靜溫婉。到第二首個人發展的歌曲「Tokyo Story」開始曾我部惠一已完全進入自我興奮狀態,除了加插大量即興演唱及嚎叫之外,也叫現場觀眾打拍子。第三cut先來一段介紹:「this song is about sick. Not SARS, Not HIV, it’s Love-sick. All people are love-sick!」簡單而中題,令這首歌的主題更形突出,但以acoustic玩出卻沒有原曲reggae-dub的精鍊創見,換上的是那種萬人合唱世界key的熱情如火。


我從來未估到曾我部惠一會是如斯一位熱情的傢伙,獨自上陣還又中又英的逐首歌介紹,不斷重覆的說:「我係曾我部惠一!」唱那首「Telephone Love」時又將歌詞改做廣東話,「我今晚,打俾你,ring ring I love you!」比起旅遊親善大使還要熱烈。他不斷強調這首歌是寫在午夜很想打給一位女孩,但怕她已睡著卻又很想打。我在其他地方看到的版本是曾我部寫給她的女兒,因為他經常在外工作至深夜,很想打給女兒卻怕她已睡著了。給我最大感動的是一口氣唱出「愛與笑的一夜」大碟中的「96 tears」及「白色戀人」,雖然我不太理會歌名卻完懂得跟著唱,而曾我部亦不諱言「愛與笑的一夜」是他很喜歡的大碟,甚至我可以說這張碟就代表SDS,那種乘襲著七十年代日本soft-rock風潮的燙貼窩心,那種無以名狀的情愫,SDS的歌總是有點失落,有點遺憾,卻也就是每個對自己生活認真的年青人也都面臨過的境況,很多事情回憶起來原來渾不是一回事,無法改變的無奈反而令記憶永遠年青及甜美。


我已不太介意最後唱「Mellow-Mind」連續三晚都斷線是否做戲,還有買不到那些抵到爛的live唱片(預告:阿麥書房即將有全線曾我部惠一的專輯),只有十零首歌的tracklist是否不足夠。陳建年和曾我部惠一帶給香港人一個問題:除了戀愛與消費,我們會否對其他事物感到興趣,例如時間、永恆、生活、身分、環境、以致最基本的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和諧?


Photos: Jesse Clockwork
相片由香港藝術節提供 (多謝Andy,我等緊古明地洋哉同埋雷光夏!)

4 則留言:

解放北路 說...

咁佢又係唔係連續三晚將 96 tears 講左做 69 tears?

dosss 說...

忘記了,但你說的san you則整晚都是。

匿名 說...

My friend сame аcrоѕѕ your
cool ωebsitе оn the inteгnet anԁ we are glad you'd coupons

Feel free to surf to my blog - Green Smoke The Rock

匿名 說...

Dont let the packaging fool you into buying something that may damage your hair.

The key to getting the most out of a hot oil treatment for hair is
to continuously use it weekly if you need it or every fortnight and youll definitely see the results.
It soothes scalp region and make hair dark and lustrous.
Khas (Vetiveria Ziziniodis):- used as an effective hair restorer.
* Apply oil unto your hair - Run your fingertips through your hair
and rub it in an even way.

Visit my web site how to make your hair grow f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