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08

過度詮釋

昨天看衛視的「鏗鏘三人行」,馮小剛導演是嘉賓,這位群眾導演倒是有一種草根的率性,對答沒有故弄玄虛。主持人問他每怎樣看自己的作品,他說其實每次拍戲都不會亦不想去解釋他想表達甚麼,他只著重將戲的起承轉合交代清楚,讓觀眾過把癮就好。話雖如此,但能拍出「大腕」及「天下無賊」這些深情的電影,很難不相信馮大導是沒有話要說的,不過他的一番自白卻倒教我想到,有時自己會不會是過度詮釋的一份子。


這個想法早於讀初中中文時已在腦中,就是每一課都要有主旨、那一段作者想表達甚麼、這個修辭手法反映作者那種心情等課後習作。那時只知道要把答案「砌」得靚一靚,加多幾錢肉緊就有高分數,卻始終覺得連作者自己也根本沒想過要如此表達,沒想過是這種心情,更何況被後人「騎劫」了的意思會成為萬千學子的Model Answer!


當然我知道這種詮釋是一種很學術的行為,是認真的向一個題目鑽研。只是自己對用這種手法去看樂評影評,常有矛盾的心態:看到一些「離行離勒」的天馬行空創作評論固然看得眉飛色舞,但又時有覺得駛唔駛咁樣去睇一部戲呀?又後九九又無能男又反映經濟低迷又反映港人恐共意識,戲一部者,不須那麼認真吧。有時看見影評人把幾部電影放置在一個「體系」中去「閱讀」然後得出結論,嘩,好欣賞他們的耐力和心思,但老實說,有需要嗎?而現實又是不是他們的這種推斷呢?


邁克老早就把張徹電影中的同性戀意識作出解讀,但張徹則說他完全沒想過這方面,卻完全不損邁克的文字魔力,我想這是比較特殊的例子吧。這令我經常反問自己,看一張唱片,聽一首歌詞,會不會想得太多?以往批李克勤古巨基的詞都是用這種詮釋的方法,但其實是不是自己枉認真而不獲別人認同甚且被人話係拋書包扮高檔呢?但是每次看到影評學會那些天花龍鳳的文章,自己又看得津津有味,我暫時未能解決這個心結。

5 則留言:

Happy Prince 說...

最初我也被這個問題纏繞,好像我認為《藝伎》男女之情有孌童嫌疑,導演拍的時候或者沒有這種想法。但是,觀眾是消費者,當然可以有表達觀感的權利,況且過度詮釋(起碼自己覺得)的確很過癮。不過,我認為電影評論學會太愛套社會學理論了。希望我的電影文字不會令你不安吧。

dosss 說...

To: Happy Prince
不安?我恨不得多幾個你這般的評論人,好讓我覺得過度詮釋並不只是我自己開心,原來都有好多同道中人!

都靈 說...

修讀古詩古詞及小說賞析課時都曾想過這個問題。特別是小說的寫作手法,
我也不禁問一句
作為寫作人,是不會這樣考慮而這樣寫的。
但教授答一句
我們這樣欣賞箇中的手法,可參考別人的寫法,充實自己的文字功力。
她好像是這樣答的。

我覺得說某一齣戲啟發了你對什麼的看法……會否比較好呢?

Happy Prince 說...

多謝你的賞識。講起影評,《澳門日報》個李展鵬都寫得唔錯。
http://www.macaodaily.com/

怪獸雜貨 說...

在我記憶當中,那節目應該叫《鏘鏘三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