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06

懷念新星堂

昨天女友一句:「突然懷念起美麗華的新星堂,我現在若不主動上網找,也不知日本現在流行那些音樂。」當然這只是對喜愛日本流行音樂的朋友而言,因為新星堂賣的廣東碟又少又貴,相反,你卻可以用正常價在這?買到日本最新的唱片,不用捱信和那些炒價或者空郵價。


回想起自己最初接觸到日本音樂的日子,倒不是像前輩般聽近藤真彥又或山口百惠的經歷,倒反是久石讓的電影原聲及全套橙路的原聲。記得那時在信和地庫逐張橙路的原聲購買,都要約150元一張,作為中學生的我你可想而知是經過了幾多的掙扎。慢慢地懂得在二手舖中尋寶,直至後知後覺地知道有新星堂的出現,方才找到落腳點。在香港,我會覺得HMV做日本部份只是人有我有,看其擺碟及入貨策略都只是一個「唔爭在做埋」的註腳,而且價錢亦貴得驚人,亦只有少量極度極度主流的新唱片才設有試聽,所以每次我只是循例行一轉。相反,不論尖沙咀及旺角新世紀的新星堂雖不至於貨品齊全,但取價合理,而擺放的雖亦全是當今最紅的流行單位,但他們又會擺幾隻冷門的在主打作品旁邊,務求做到牌面百花齊放,間中有些學日本唱片店的小簡介,我直情覺得似中獎般,對那張推介碟多添幾分好感。最記得有一次去買Mr. Children的Hero單曲,那個立體封套已經令人愛不釋手,我多口問句:有無海報送?那位售貨員隨手拿了一張比正常海報要厚的同名單曲海報奉上。在信和?起碼屈你多五六十元的所謂package價啦!


現在已很少逛唱片店,因為打口,因為有互聯網,因為用錢比以往更謹慎,亦因為香港沒有像新星堂般比較像樣的連鎖唱片店。雖然現在有很多規模較小的獨立唱片店,但我總覺得那種一個sales對你一個客的氣氛實在太壓迫,問完一大輪若果你無幫襯,你估佢真係純粹分享無計較咩?

5 則留言:

解放北路 說...

我最懷念每個月去新星堂囉日文碟既 release schedule,拎左返泥釘係宿舍房牆上,用紅筆圈好一隻隻期待之作,真係睇 classified post 都無咁好心機。

不過自從旺角新世紀果間都執埋,我直頭無興趣行新世紀之餘,日文歌亦都聽少左幾個開...真係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以前有新星堂,大家係唔使好似而家咁,為隻價格 reasonable 既初回而計晒首批同次批既來貨期(都常次批先係正常價)泥趕住去信和投胎架。

Aulina Chan 說...

其實我中學時代買橙路OST同日本碟(唉,得幾隻,仲要係中森明菜自殺後的single咁…實在太貴,買不起!!!),是到灣仔集成二樓那間唱片鋪(名字忘了)的。通常行完集成就到海運和沿路唱片鋪格價買埋台灣版…

早幾日發顛想搵返所有林憶蓮CD,先發現我原來買哂佢所有日本碟!個格嘜仲響度,盛惠$229一張!(點解我當年咁有錢???)

話時話,想問很久了。甚麼是「打口」?

dosss 說...

To Aulina Chan:
外國及日本出版的唱片,經常有大量存貨賣不去,於是他們便在那些唱片上打個孔,變成垃圾運到大陸,於是大陸便有人撿那些打了孔卻未傷及碟身的變賣,是為打口。

現時信和及灣仔一八八都有打口賣,基本上是厚利生意,因為好多碟都無打孔,於是便可以當正價貨賣,但其實他們來貨時是以一噸來計的,所以可能每隻碟都只係一兩蚊來貨。

Aulina Chan 說...

嘩!怎麼打法可以打到不傷及碟身??一定要找天去見識見識!

Sunny Chan 說...

我最迷日本band的時候,可算是日日放學行「信和」,日日狂聽當時還是叫“ X ”的 x-japan,日日狂在「信和」二樓路口勁播“ X ”的live 那個檔口企(係齋企,齋睇又唔買),基本上儲齊所有“ X ”的日本版(不過是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