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02

如此多演唱會

農曆年閱報,李克勤演唱會坐無虛席,好不熱鬧。報道說,李克勤在演唱會上談他已死去的狗至流淚,然後有嘉賓劉德華、汪明荃、陳慧琳上來合唱兼向觀眾拜年,其拍擋梁榮忠及以阿旺角色出場的郭晉安則表演楝篤笑,至於他唱甚麼歌,怎樣編排程序,有些甚麼訊息想表達(好像encore是以打麻雀做主題),報道則沒有說。上blog search找觀眾觀後感,「綜合節目」四隻大字撲面而來,心想,李克勤不枉香港觀眾對他的愛戴,因為他一直不是做音樂(口頭上一定要話做好音樂質素啦),而是做一個香港人愛看的表演方式,就好像香港人獨領風騷的自助餐風潮及盆菜宴一般,包羅萬有大件夾抵食。


當然,一個好的演唱會可以是一個好的綜合節目,但一個好的綜合節目則一定不是一個演唱會。我總是保守及頑固地認為(係呀一定要咁講,唔係的話好多香港仔會話我扮晒野聽外國歌呀、崇洋媚外呀、香港也應有香港自己的特色呀咁),演唱會的主角是現場歌曲的表演,最重要是歌手及音樂的臨場發揚及編排,其他都可以是次要。不知何時開始,香港演唱會變成一個綜合娛樂表演,若果無靚衫無勁舞無勁台無嘉賓無野講無野睇就等於無料到。我想來到李克勤的這個演唱會,可算是把精髓發揮到極致,因為作為觀眾你不用注意李克勤唱過甚麼歌,因為他為你預備的gimmick已經可以是一切。單看報道,我真的不能明白,怎樣將:中樂現場unplugged表演 / 談狗談到落淚 / 肥版twins跳辣身舞 / 劉華kelly上台合唱兼收利事 / 賤男阿旺棟篤笑 / 安哥大談打麻雀有助家庭和諧串聯成一個一氣呵盛的演唱會rundown?似歡樂今宵多d喎。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政府及各大娛樂公司的錯,現在香港一談起表演藝術,就只會聯想到諸如演唱會般的表演項目,那些稍為欠缺華衣美服絢爛舞台的便立即被歸邊為另類選擇,又或「都唔抵睇」。我們一直服從於一些「香港」的原則,例如「觀眾看表演是娛樂,所以不用談大道理」,所以我們一直被製作人寵壞,要有靚人靚衫靚台,若果演唱會稍為以歌為主,又或專唱side track,便被彈至有冷場及唔抵睇。長期發展的結果,就是如林奕華所說,觀眾看演出是等待答案,而不是自動去尋求答案,所以你一定會有朋友看完表演後會問:「究竟佢想講乜?」我們都慣了被餵飼,最好俾三舊水就買到一個人生教訓,等我聽日返工同同事有得吹下水。


我記得紅館有那麼一夜:一個歌手,一套衫,一支咪,一個rundown,一個台,唱了一晚,但台下的人掌聲如雷,時而高聲呼叫,時而低頭沉思,隨著歌者的音樂思緒起伏,一同見證大家成長的足跡。這位歌手叫盧冠廷,而我,偏偏錯過了這個live,要從LD中重溫一夜經典,為何沒有人重出這演唱會的DVD?

1 則留言:

Aulina Chan 說...

十幾年前在當時老死暗慫恿實明屈下也看了一次李先生的演唱會,當時沒有華衣美服,也沒有什麼特別表演嘉賓。我雖也不怎樣喜歡李先生,但總是算聽足歌而歸。

十幾二十年前國際舞台間興起了音樂劇熱潮,一時間,不是大製作,很難再叫人買票入場。所以我們有幸在香港和其他地方看過Phantom、Les Miserables、Miss Saigon、Cats以至最近的Rent。

十幾二十年後,連「一線」歌手的演唱會製作也走了這條華麗的路,卻有更多二三線的演唱會和音樂劇開始反撲歸真,所以我們有幸看到At 17的pub live、梁祝下世傳奇,以至不是演唱會的林海峰是但?發花顛。

說實在的,我寧願多點看到百花齊放,總比幾年前沙士襲港時做了宣傳也要取消的王傑演唱會。

天時、地利、人和,三種你知我知的因素一起為什麼人開什麼樣的演唱會定了盡量不要蝕錢的模式。

作為受眾的我們,除了不喜歡這個歌手這種表演方式便不買票入場外,似乎是沒有什麼可以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