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20

Beyond

對於Beyond,相信有更多人比我更有資格說三道四,因為我從來不是其忠實樂迷。就拿他們未成名前的那些新藝寶大碟來說吧,一時又阿拉伯跳舞女郎,一時又冷雨夜的牛仔褸,到了「真的愛你」時的那些搞笑西裝,對於那時仍是中學的我來說,Beyond完全是一班去旺角女人街買衫的古惑仔(唉,我又何嘗不是去女人街買那些大蘿蔔的返學西褲呢?)。


錯過了他們出道時期的作品,真正開始認識Beyond的是《真的愛你》大碟,那時「逝去日子」因為那套《淘氣雙子星》的電視劇而非常流行,所以我便一氣買了《真的愛你》和李克勤那藍寶石皇子封面的《Purple Dream》。「真的愛你」一曲我一直認為是非常難聽的,歌本身已是老套,那些歌詞又肉麻,只不過因為他們是Beyond而又可以fit到母親節所以流傳至今。那張碟有些甚麼歌我倒不記得了,反而較深印象的是「黑色迷牆」。


然之後陸續追聽回前作及續聽往後的作品,終於理清對beyond的認同軌跡。很多人都覺得,沒了家駒,Beyond便不再是Beyond,是一文不值的Beyond。我對此不置可否,畢竟那些都是死忠粉絲的非理性感情。黃家駒固然是難得的人才,他對旋律的先天性敏感和對靈性的追求,其他三人都望塵莫及。家駒的天才波完全足以掩蓋當時製作的粗糙和技術的幼嫩,聽Beyond為的都是尋求那種對自由、對公平、對更美好世界的嚮往,家駒的旋律所表達的感情就如精神領袖般,帶領著眾生追求心靈的烏托邦。你敢說,「冷雨夜」「舊日的足跡」「喜歡你」以至幾成經典的「情人」,不是由那令人輾轉反側的旋律悸動而席捲心靈的?當然還有家駒那把獨有的聲線,給那些裝聾扮啞的靡靡之音來一個技術性擊倒,給芸芸濁世還原一個實際的存在:他的真實唱出了大家的心聲和期盼,而不是粉飾太平的虛浮發聲。你敢說有誰能比家駒唱「情人」唱得更好嗎?


家駒去後的Beyond倒不是一文不值,我反而更為欣賞「後Beyond」的兼重技術與感性。失去了家駒的Beyond三子並沒有失去方向,而是努力整合自身力量重新上路,亦沒有顧忌是否受家駒的精神所主宰,毅然投向多元化的搖滾定位。還記得《sound》的驚艷嗎?還有《請將手放開》專輯中的靈巧嫻熟,游走於各種類型,而那種無奈落莫,若有所失的頹敗情緒始終貫串其中,黃貫中的「請將手放開」和「大時代」那種冷冰冰的世情剖視、黃家強的「麻醉」帶著迷幻疏離的dub pop空間,葉世榮的「無助」竟然有新派日本改編歌的味道,三人俱帶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風格。沒有了家駒那種大刺刺的搖滾結手聲,可能傳統Beyond樂迷會大跌眼鏡,但不能否認他們交出了漂亮的成績單,而且可能比家駒時代有更完整的製作方針和概念。


說了那麼多,其實只是因為黃貫中在紅館開演唱會而來的回想吧了。倒是想到,已很久沒有聽Beyond的歌了。

4 則留言:

one 說...

其實很多人喜歡家駒的beyond, 說穿了只是喜歡他的旋律夠pop, 跟聽其他流行歌沒兩樣, 其實而家聽返beyond的舊歌, 真的覺得部份編排實在十分求其.

沒有了家駒, beyond的音樂走向技術化, 沒刻意營造悅耳的旋律, 當然被一眾"樂迷"貶得一文不值了.

其實更喜歡現在的王貫中, 他每次的作品都有一種爆炸力和壓迫感(可能是他的唱腔), 這是以前的beyond沒有的.

imdogk9 說...

實在聽過有太多所謂Beyond fans說後家駒的Beyond 已經'唔好聽'

實情是他們根本無心去聽他們後期的作品,一句'家駒唔係到已經唔係個回事'便當作藉口不去深究

自己覺得,對於一隊失去重心的樂隊,能夠站起來繼續下去已經值得尊重,更可況走得更遠? "超越"就是要這樣呀

laika-6 說...

我一路都覺得後 beyond 比之前好, 最欣賞佢地有加入左電子原素入去既" 不見不散" album ,感覺上好似 radiohead 既kidA , 起碼見佢地有心試新既野, 雖然可能未必係最好,但佢地果個創新既心已經令我加佢分 !

ps:我都十分討厭"真的愛您" >_<

uede 說...

你们太多错别字,什么"王贯中","原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