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27

東京音樂會

把自己覺得是重要的作品,十年後來一次重新演繹,一個人一支結他,辦了一個演唱會,按唱片的次序重唱一次。不喜歡的人會認為是自大,舊作有何了不起,這樣自行神化還不是慳水慳力掠一回水。世界來到此時此刻已然太快,我們還來來不及整理記憶,便要趕忙收搭上路。很多時,重整過去,是對前進的必要準備,只有肯定過去的決心,才能有創新前進的勇氣。曾我部惠一除了不斷嘗新,創立rose records玩電子玩電影配樂玩lo-fi搖滾,也還一面監修眾多日本舊搖滾的再版,拿自己十年前的創作來開刀,似乎是順理成章回溯自身的過程。熟悉的旋律晌起,又是那些美好日子的重臨,旋律是永恒的告示貼,永遠提醒你不要忘記自身青春的活力,縱然曾我部的旋律略帶苦澀,但青春不是永遠要帶點殘酷才叫人不枉走過一回嗎?在這個連天星碼頭的鐘樓也不保的地方,聽著曾我部的歌聲,原來並不一定是負面的懷舊,集體回憶又好,自身重整經歷又好,我們都需要一點空間,一點開放的態度,肯定過去,迎接未來。

2 則留言:

a 說...

SHIBUYA CLUB QUATTRO
2005/05/15
http://www.net-flyer.com/movie/live/sokabe_050515/

ken 說...

這篇我太喜歡了
但青春不是永遠要帶點殘酷才叫人不枉走過一回嗎?
是的
我太喜歡這句了dos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