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12

蘇永康

Paco就是有這種市場觸覺。蘇永康被安排於梁漢文演唱會上作嘉賓,沒有唱歌改為清談。梁漢文一句:「不如你明年開演唱會啦!」台下反應冷淡,蘇永康只好自搭下台階:「我暫時都是拍劇好啦!」就是要看看香港觀眾的反應再謀後著,之前幾多怎樣看好蘇永康的言論都不可認真。


在這個只講求包裝(不是型仔紅不了)、講求話題(歌詞永遠行先於音樂)、講求形象(離婚兼藏毒)的環境,蘇永康就是這樣被人遺棄。蘇永康是少數為香港樂壇帶來極多佳作的歌手,而且產量和質量都十分穩定,十分少見。不過他的墮落,也和他的音樂作風不無關係。和許志安比較一下,除了公眾道德訴求一項可作商議之外,是更不值得同情的。許志安在華星後期的煇煌成就可以歸功於監制的品味,而且也只是兩三張大碟的數量,轉會之後立即跌watt,估計許志安本身未有掌控能力致令質素隨環境而改變。然而蘇永康自第一張大碟面世已掛著監制之名,風格一直至其轉會新藝寶再轉至正東亦一脈相承,監制從林慕德至黃尚偉至雷頌德雖然少許改動卻仍舊有濃重的city-pop-jazz風格,所以我從不懷疑蘇永康的音樂修為及品質監控的能力。有如此的能力,最終卻仍然主動棄權,敵不過庸俗化的功利考量。


當年《生命色彩》推出,大眾仍把話題放在其樣貎,大批其不能上位之時,他仍沒有要為成名而炮製討好市場的產品,卻把《生命色彩》打造成精良細密的輕爵士流行曲專輯,現在回想大概只有當時黃耀明的《借借你的愛》可以比較。很多人想起蘇永康都會想起「失眠」,但我認為他最好的表現由第三張專輯《生命色彩》開始,到《獨立宣言》為止,剛巧往後的《不想獨自快樂》是他憑電視劇人氣急升之時,和許志安轉會後質素下滑的軌跡大致相等:都是立心走向大眾之後換來音樂上的一厥不振。當然作為創業作,《失眠》有其獨到亦有粗疏之處:在林慕德的打造之下,自有一番學院派的清新曲風,而蘇永康又獨特打造其「深呼吸」的唱腔,曲唱俱獨特自然水到渠成;然而音樂外相雖討好,但「失眠」「獨個成長」只著重發泄,「3000cc的約會」有bossa nova形式卻欠神韻,「Sol#2」有佳句無佳章,都在在表示林慕德是一個玩gimmick的能手,亦只能是如此。


在黃尚偉的監制之下,蘇永康交出了歌唱生涯中最輝煌的一頁。《生命色彩》是蘇與黃的首次合作,無聲無息地上市,封面還被人譏為賣「靚樣」。主打「割愛」感情鮮明不落俗套,編曲輕省卻不乏精準佈局。當然最驚為天人的是那幾首實驗佳作:開場的「night heat」預視蘇永康向爵士靠攏,其散漫迷幻之神髓演繹得恰到好處,接著的「生命色彩」就如和「baby jazz」則全然走向jazz standard的高地,而「baby jazz」竟然由玩舞曲的C.Y. Kong作詞編一手包攬。走向爵士若純以此作包裝則沒啥稀奇,重要的是其情感內核是否豐富,蘇永康是交足功課的,若連著倫永亮作曲的「戀愛實驗」那種黑人騷靈的悸動,幾首歌所交織出的是一種遊離卻溫暖、散亂卻深情的氛圍。


緊隨其後,《Oh Gal》大碟的「沒有季節的火花」前奏已然先聲奪人,琴音與結他的碰撞跳脫清脆,縱然旋律主題較乏力卻仍然搶耳。又有黑人Wink助陣的「洗澡」百分百黑鬼funky感覺,阿wink主理的vocal還要聽得出是黑人唱廣東話的啜核抵死。那時和吳奇隆鬧雙胞的「讓我暖一些」改編自雅俗共賞的日本歌,典型的派台歌風格卻被蘇永康靈活的演繹得流麗瀟灑,其游走於藝術與商業間的融會技巧可見一斑。精選大碟《Mini So》主打「親你」又是令人擊節讚賞的canton-pop-jazz典範,「燈火欄柵處」情感滿溢而隱帶悲涼,實應不止於被人定為普通K歌。


《假使有日能忘記》的蘇永康其實開始脫離以往著重音樂內涵的取向,改為以形式先行感情隨後的大路作風示眾,但畢竟黃尚偉的造詣仍可作出調控,所以「假使有日能忘記」負載的悲情縱然沉重,然而仍有千帆看盡的豁達,因為面對悲涼我們都無能為力。阿wink助陣的「八時恭候」貫徹玩世不恭,節奏怨曲的底子,新鮮的電音運用,鬼馬的旋律走勢,還要加上那種「蘇絲黃」式的幾粒音作過場,音樂的成就早就蓋過徒具奪人標題而內容空洞的歌詞。在中港台大紅的「男人不該讓女人流淚」屬同期作品,歷史不會死錯人,三流作品永遠徘徊流行榜前列,老套言情小說的拖拉盡在此曲,歌詞怎樣man都不能與娘娘腔嬌柔無力的主調相配。


《最深刻的愛》的成績可以掠過不談,令人有提起的意欲的只有漂亮的封面設計,「最深刻的愛」和「絕情」都是行貨,算是蘇永康佳作頻仍時期的一個污點。《紅式》的「難得糊塗」一曲又令人重省黃尚偉的獨特品味,爵士閒情毋然是舊相好重聚一堂,結尾的一段鋼琴獨奏意境無限,竟然搶了蘇永康演繹的風頭。事實上此碟開始便落得只有一兩首佳作的局面,打後的《獨立宣言》只有「獨立宣言」和「請將音量收細」較為入耳。《情來自有康》這個大碟名要重打三百大板,「誰肯認命」收貨,「從來未發生」卻不能回到「燈火欄柵處」的成績。然後,就是一無是處的《不想獨自快樂》,偏偏那首毫無感情比齋rap還要蒼白的「越吻越傷心」令蘇永康走上事業坦途。於我而言,對蘇永康徹底失望的是改編桑田佳祐的情歌經典「海嘯」為中文版的「其實我很擔心」,喜歡還喜歡,東施效顰卻未必是兩生花,何況原曲的動聽全靠桑田大叔的感染力,蘇永康捨棄獨創新路而轉走改編捷徑(還要是改得無taste)又未明自己的籌碼的多少,以前的前衛意味一去不返,就算之後懶有heart出了一張叫做全唱jazz的《soul jazz》都挽回不了衰敗的命運:當你自覺唱爵士是高人一等的時候,自以為是就是致命傷,而這通常都會帶來形式才是一切的結局。夾硬把「割愛」「不想獨自快樂」和「我女人」與爵士通婚,就是被形式所困死,以為爵士這支神仙捧可以點石成金,出來的結果卻令人失笑。你愈自覺去做,便愈令人覺得你山窮水盡。


道德不應被利用去評價一個歌手的價值,所以離婚和藏毒不是我考量其下滑的因素。在Paco的打造之下,大概又會先拍一年內地劇集,然後多快好省地找來一首瞌上眼也識跟住唱的K歌來個重回樂壇,挽下手重演當年改編「海嘯」的笑話也說不定。其實我相信不少人如我一樣,希望蘇永康能一直唱下去的,懶理他是否貪靚大駛夜蒲界女。我的建議就是,已經nothing to lose,拍劇賣樣不是強項,回到《生命色彩》那時的閒逸,《失眠》那股非為名為利的傻勁,只是恰如其份地唱自己的歌,給我們一個理由相信自己的眼睛變得雪亮。

8 則留言:

DANIEL 說...

好野﹗
特別這句:"你愈自覺去做,便愈令人覺得你山窮水盡" 因為身為康迷的我亦深有同感。

個人意見:佢早期既歌我唔熟,只有獨立宣言比較鍾意。但自己最鍾意既歌差唔多係佢全部0係一號皇庭時期既歌。雖則百聽不厭,但都唔洗過左幾年既演唱會,之後次次出碟都要重唱一次。

但我反而寧願佢多D玩JAZZ,始終佢差唔多係香港樂壇唯一個玩JAZZ的歌手,這亦是我鍾意蘇永康的唯一原因。

zito9 說...

我们乐迷们知道他已是nothing to lose....只是,他自己也会如此觉得?
口口声声实牙实齿说了不再做广东碟了,皆因"i've got too much to lose"吧?
万劫不复并不是我们乐迷们愿意看见的局面。

Heidi 說...

其實一直覺得蘇永康是被香港樂壇低估的一個歌手。自己喜歡他的作品都是初期的,『生命色彩』、『oh!gal』同『假使有日難忘記』專輯,後期的失去了他自己獨有的風格真頗令我失望,而他也是香港流行樂壇中暫時唯一一個適合唱,carry得到又唱得好jazz的歌手,真的希望paco要推番他出來的時候保留到他這個風格(雖知不太可能-_-")

看你的blog有一段時間,這是第一次留言,多多指教~

Keep U Company 說...

既講開許志安、蘇永康

不如講埋另一華星產品杜德偉吧

PETER 說...

過去了的都變了,「恰如其分地唱自己的歌」已經是奢望。

ray chan 說...

對他 復出, 一點也沒有期待, 尤其是帶他出來的是paco, 是太濫了吧。所謂paco知人善任, 只是在其經營理念上, 多於發掘歌手潛質, 建立不同的樂迷口味。

best_actor 說...

蘇永康 《Oh Gal 》 最後一軌係黃尚偉醒俾佢的《落葉》﹐全隻碟最正既歌。也許蘇再多做一d 電視﹐觀眾會重新接受拒。很懷念《有人喜歡藍》。

匿名 說...

wow好多論點我都好同意

我極鍾意佢前期既歌,岩岩用30蚊買番隻我搵左好耐既全新林慕德精選,當時細個讀中學無錢買,而家聽番真係好感動,本地歌黎講,真係好有質素

越吻越傷心,呢首已經好灰;其實我很擔心,完全係一首自閹作品,林慕德又消失左,soul jazz其實都ok,不過真係救唔番,香港既流行樂文化,有幾好既創作人同歌手都係死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