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1-28

給予倫永亮應有的尊重

每當提起香港的流行樂壇製作人,不在人世的已被人放上神台。黃霑、黃家駒俱能代表著某一些重要的階段,前者是廣東樂壇的類似創始人的角色,奠定了以廣東話為創作根本的路向,後者則是九十年代打後一眾由樂隊潮而引發的原創意識,也就隔代啟發起近幾年來以抗衡主流的獨立音樂潮,很多唱作人都受黃家駒影響而玩音樂吧。林憶蓮的復出,怎麼好像從來沒有人向倫永亮致敬過?


倫永亮的位置也許有點尷尬,論開創潮流他又不是始作俑者,但亦不見得有獨立音樂人會說受他影響而組樂團。倫永亮就像是一個守業者,祖傳的資產是有了,但又不見得可以把祖業轉型。然而我看實情並非如此。


倫永亮早年於外國習音樂回港,竟以《歌詞》這首不按牌理,感情隨興而發的所謂「流行曲」踏入樂壇,被人詬病「亂唱一通」是必然的了,卻令人看見其潛藏的銳氣及靈性。後來分別與梅艷芳及林憶蓮兩位跨越兩代的香港DIVA合作,將原來性格尚是模糊的廣東樂壇一下子提高至講城市品味,不是醉生也至少夢死的開揚格局,足可教他被寫入歷史一頁吧。


倫永亮擁有優秀的西方音樂底子,沒有黃霑那種飛揚的神采,卻有著精密嚴謹的思緒,作品講究格局結構舖排,他的編曲永遠不會over或under-weight,卻每一次也是中庸的示範。他既能吸納東方人那種細緻內歛的情感結晶,卻能用西化的方式去表達,所以對於他近年努力鑽研三四十年代的老歌我並不感到出奇,因為他的作品從來不缺乏人味,尤其是中國人的含蓄情韻。


自己也算是個倫永亮迷,其個人大碟也曾擁有一套,但對於那些唱至街知港聞的如《沙沙的雨》、《因你極難代替》、《休止符》等作品卻沒有甚麼感情,都是那些主打歌格局的平平之作,縱然已完全超越現時作何的所謂主打。打動我最深的反而由杜自持作曲的《再見,我的愛人》(收錄在《One Voice Ten Fingers》專輯內),看以傳統的節奏怨曲結構,盛載的情感卻是中國式的四平八穩,句與句之間不論氣勢及情感延續均圓潤順暢,沒有一般節奏怨曲的「飛擒大咬」式的情感渲泄。在與林憶蓮合作的港樂演唱會上翻唱《不要重播》,也是被人遺忘的一曲,結構硬淨,旋律簡潔不落俗套,益發令人懷念以往情歌的溫婉,失戀也只是自憐自憫,不用要生要死。


還有很多可以說,諸如他為林憶蓮打造一系列《都市觸覺》,打開快歌市場,亦間接催生他那種funky的舞曲風格。他其他歌手寫的歌亦有化腐朽為神奇的魔法,諸如吳國敬的《我說過要你快樂》,劉德華的《若然》,都是令平凡的歌者錦上添花的作品。我最希望就是倫永亮得到應有的尊重,是因為港樂演唱會觀眾們只想看林憶蓮,倫永亮solo時就反應冷淡,我想這樣水平的樂迷也實在太不懂分輕重了。

2005-11-27

《花樣年華》 by 簡雋盈

我細表妹的會考藝術作品,睇真,都幾有雜誌feel。順祝她在設計領域能有更佳的發展。

強戰世界

最終,外星人失敗的原因是,水土不服。

令我想起以前看過一套火星人襲地球的電影,到最後,男主角驚醒,所有的遭遇是一場夢。

2005-11-24

都市惡行(二)

「眉目見韻味味味~~~
容貌化傳奇奇奇~~~
華麗照鏡外外外~~~
懸念暗內藏藏藏~~~」

歌手黎姿繼當年橫掃各大流行榜的唯物論力作《白恤衫》及深情靚歌《你是明日意義》之後,潛伏十年,養精蓄銳,一鼓作氣的回歸力作,無線電視金裝台慶劇《胭脂水粉》主題曲《鏡花》

每晚都聽一次,保証你藥到病除,耳油流乾,爽晒!最衰無同加洲紅簽約,唔係唱K必爆!內部消息指,無線新成立的自家唱片公司「正視音樂」正與各大卡啦OK公司密斟,正為此歌秘密研發新的音響系統,令閣下唱此曲時的每句尾音均能自動拖長及奉送特別echo,務求令每一位顧客均能唱出原曲的神髓!密切期待!


而各大電台亦甚看好此曲於年尾頒獎禮上獲獎,近期更熱播《鏡花》的劇場版,除了與原曲的編曲大致相同之外,中段亦加插了因《胭》劇而人氣急升的「二嫂」商天娥於劇中的啜核對白,實行又唱又rap,以延續《胭》劇熱潮!

2005-11-22

陳昇《魚說》


這個多星期,腦子就只有一首陳昇的《夢河》:「如果要相愛還早,說完卻已老。」很久沒有聽過陳昇一首動人的情歌,《夢河》卻是以倍數的情感威力作回饋,深沉的旋律與緩慢的節拍,總是讓人覺得和潛意識中某個地方、某種聲音相類似。上次兩張專輯《思念人之屋》及《五十米深藍》是他旅行後激發靈感而來的創作,音樂類型是多變了,我卻偏心地只鍾愛他的情歌,這兩張專輯卻有點失望。去年被襲之後,可能是頓時感到人生苦短,陳昇再次回到最耍家的抒情慢歌,第十三張專輯《魚說》是他近幾年最耐聽,最讓人乾腸寸斷的專輯。


最意外的是,陳昇以往最喜愛的命題:出行,流浪,無根,來到這張專輯卻來個逆轉,寫了一堆守候、不信任出航、留根的歌曲。《塔?的男孩》中男孩守住在燈塔旁,為了一個完美的愛情故事。《魚說》的男孩更是不相信出行至城市能有美好的生活,因為「愛你就是不要把別的記憶跟我和在一起」。《緋聞》中唱道:「思念的船兒,沒有你在的港灣,遊蕩的靈魂。」陳昇竟然戀家了。大概就像《魚說》的主題般,你永不知道一條魚游呀游可會不會想家,又或者天下本是家,所以陳昇就借一尾魚來說明吧。


陳綺貞的出現,令陳昇在陳綺貞作曲的《你一直在玩》表現得異常溫柔,甚至覺得他因為有美女在旁而邊唱邊笑,曲子完全是兩把聲音在爭持拉鋸,真的玩得別開生面。陳綺貞配唱的《漠然》在副歌才現身,刻意和陳昇的主唱保持距離,就是配合歌詞吧:「迷失的孩子,你為何如此透明,讓要愛你的人,猜不透你的心情。」陳昇在最後甚至聲撕力竭地大叫,究竟是不明白愛人,還是不明白自己?


當馳騁在那漫漫的歌海,毫無目的之際,總會不自覺地找陳昇的歌,他是一種落實的歸宿吧,聽著以後總會覺得生活安穩滿足。

2005-11-18

林憶蓮《本色》

就當我是無聊地挑剔吧,又或者是為鬧而鬧吧,林憶蓮回歸的廣東專輯,雖然我也很同意林憶蓮的聲線著實是焦點所在,無論旋律幾爛也線可起死回生,況且很久也沒有一張較高質素的流行唱片出現在廣東樂壇了。林憶蓮自從轉會滾石之後,我失望的是其心態的轉變。真不明白一個歌手到了這個階段就總要來一個自我回顧,然後總結出那些人人都知的道理,美其名曰看透浮華人生,其實也只不過訴說著那種很二元論的價值觀:黑和白、得和失、假與真,總之皮球是圓的,總是不執著不解釋,對事物抱著隨寓而安的心態,這就是樂評人口中歌手剖白心跡、和樂迷分享成長經歷的所謂成熟和感性之作。最新的例子為關淑怡的復出作「關於我」,歌我未聽過不能下定論,但單看報章所引的幾句歌詞,又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看破紅塵,你不明白我沒打緊,我今日已經不同層次架啦!」。


所以我不能苟同由Eric Kwok主理的「再見悲哀」是一首佳作,甚至是整個創作概念,也都是林憶蓮一次「懶感性」的處理,你看「為何他會離開你」就更是「傷痕」的翻版,又是以智者居高臨下訴說愛情,結論又總是「唔緊要,有更好的等緊你!」。Dick Lee的「沒結果之後」已沒有銳氣,旋律毫無生氣,編曲也隨著蒼白的旋律而毫無寸進,歌詞又是之前所說的「傷痕」版本。


以林憶蓮今時今日的地位,為何不利用自己的地位和影響力,去發掘一些新鮮的題材,去開拓一下當下樂迷的視界呢?就算你只講愛情,也不能永遠停留在「愛你,恨你,不捨你」又或是「愛過痛過亦願等」的基本邏輯。從前的都市觸覺之所以為之經典,就是她將愛情中各種可能性都並陳而出,其對感情的鑽探著實無人能出其右。


「憶蓮回歸喎,必買啦!」「聽佢把聲就夠!」若果這些就是林憶蓮被捧上神台的理由,不能怪現在的樂迷啦,怪我自己亂咁諗野啦。最佳看了幾篇報道,都指林憶蓮多年來頗受同志歡迎,若果林憶蓮用一首歌來分析這個情況,一定cult到爆!又或者像當年那一首「如何愛下去」般,用音樂上的昇華來為自己以往的歷程來一個總結或集其大成,會是多麼有意思的回顧方法!

2005-11-15

蘇永康不再推出廣東碟

蘇永康到馬來西亞為歌唱比賽擔任嘉賓,已3年沒有推出唱片的他,宣布不再推出廣東唱片,他有感在香港樂壇,即使唱到流牙血也只得萬多張唱片銷量,他說:「我會專注於國語唱片市場,計劃明年推出新唱片。香港歌壇只屬於Twins、張偉文與徐小鳳3個不同類型的天下,我正處於尷尬期。」
康仔稱,新一代歌手衛蘭與王菀之與劉浩龍等也唱得好,長江後浪推前浪,他已是前浪了,他說:「我並非向市場妥協,只是協調,我對音樂仍有火,現在要重新開始。」



-- 摘自11月14日《明報》C1版


我們都曾經為蘇永康為廣東樂壇帶來的優異產品而讚嘆過,那時黃尚偉好像還是陳雅倫的男朋友,蘇永康還是未婚,大家的合作都好像不太計較銷量,總之就是過把癮。一切都好像在《壹號皇庭》第N輯之後遠離我們而去,蘇永康也突然發覺自己原來是懷才不遇的,突然發覺要公告大眾知他是有心做音樂的,一連串的「好歌」不迭送上,教原來就是喜愛他靠邊站的樂迷搖頭。


「我會專注於國語唱片市場(因為香港沒人聽老闆不投資,一直以來攻大中華市場好像很勁以的),計劃明年推出新唱片。香港歌壇只屬於Twins、張偉文與徐小鳳3個不同類型的天下(有沒有人可以說給我知,這幾個人即是那幾個市場?偶像派與實力派?還是年青派與少壯派?依照蘇永康的意思,好可能是低能派和懷舊派。),我正處於尷尬期(幾時他未尷尬過?以前是,現在是,將來也是)。」


若果對自己有信心的,可以轉移陣地,又或打游擊再出山,又或乾脆找些另類廠牌或自資出碟。把香港樂壇胡亂地說成只有三分天下的型勢,是對人對己都不負責任的批評,在別人眼中,蘇永康也可以是張偉文那一派。愈來愈相信林奕華所說的,不要少看外國的明星,因為大部份也是知識份子。

2005-11-10

NANA


電影好像得到不錯的回響,從湯禎兆至邁克也力讚影片中對兩個南轅北轍的個體互相扶持成長的情節感人至深,皆因彼此也不願控制對方,也不會在對方身上學習到某些心靈雞湯式的道理而生出改變,而是各自有各的天空,品味以至品格雖不同卻可心靈相通,不一定要互相影響。


看後卻沒有那麼一重的感悟,可能,正如女友所說,我們本身便應該是這樣的。對朋友不會有太大的期望,因為期望會生出壓力,溶蝕彼此共處的關係。路也是各自修行為合,沒必要因為你要行左我要行右而心里有氣繼而互片收場。

2005-11-08

MONO / world's end girlfriend " Palmless Prayer / Mass Murder Refrain "

日本結他後搖滾Mono與後搖滾電子樂手World's End Girlfriend(WEG)竟然聯袂發表此專輯,只有一曲,全長七十四分鐘,試聽片段後感覺像是WEG味重一點,小提琴及鋼琴的相互演奏與WEG的近作很相似,電結他的演奏則在背後隱隱潛伏,想又是一次煽動性強及峰迴路轉的後搖之旅,這兩個單位的獨立作品旗鼓相當,合作自是相當令人期待。估不到除了出唱片,此兩單位也一同作巡迴演出。

最近在WEG所屬廠牌noble的網頁中,看到WEG聯同七人大樂團的現場演出片段,與九月初他來港時只有一位鼓手相比較自是大陣象得多,亦看出他不甘心只停留在電腦前按鍵的表演型式。WEG用的sample有很多來自真樂器,尤其小提琴的角色相當重要,往往主導著整個樂曲的情感走向,由laptop轉向打真軍樂團想也是恰當之道。有趣的是承襲著WEG不以真面目示人的習慣,在片段中一概以打格仔遮去其臉。

2005-11-07

K歌唱懶人

甚麼是K歌?似乎就是那些副歌能瑯瑯上口的易記旋律,配合簡單易明的歌詞,造就都市男女方便感情渲泄的渠道。縱然有些衛道之士對K歌大加鞭撻,但我覺得畢竟能有K歌這個名詞的面世,也代表著我們有點進步,懂得對聽慣聽熟的流行曲作一粗疏的分類。明哥之輩更表示自己喜歡唱K,有品味如明哥者也說K歌無罪,怎不教一眾潮流眾生對K歌矢志不渝?


近日思前想後,才發覺原來K歌對我來說就是一個衡量音樂質量的新指標,又或者說,是對K歌的思索來肯定自己對流行曲的態度。我在《金電視》的阿拔音樂專欄的薰陶之下,對流行曲好壞的定義就端乎那一首歌能否讓我感受到最精細的感情,最私密的世界觀。由是而推廣出去,是一首好的流行曲必然要令人有所聯想,繼而在聯想中達至幻想,在幻想中感受人類感情的細膩和複雜。在這過程中,歌詞並不是有關鍵的地位。


相反,K歌卻像是一個個已製作好的情感罐頭,一個旋律就是一個狹窄的觀念,主要是方便消費者能迅速代入那個簡單的情感模框,完全可以不加思索,就像一般人去看電影的主要目的就是「給錢,買享受,不用思想,只給我視覺特技大場面。」進一步來說,就是只想看自己想看到的,其他一律需要閣下動動腦筋的,一概謝絕探訪。原來,喜歡K歌,就是因為「懶」,不用思想便可以隨手遨遊情感大觀園,卻不知自己是井底之蛙。


縱然我覺得林海峰的「流行曲」為他新專輯中較有勁的一首,但他始終只是諷刺K歌的形式及結構,但其實K歌所帶來的文化及感情的影響要較其形式來得更深層。明哥多年前的「每天你愛多一些」明刀明槍就是用來諷刺千篇一律的情歌,其旋律嘗試以K歌的格局作為包裝,卻每一句都令人想不通下一句是怎樣接下去的,是一首較為成功「以彼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諷刺之作。

2005-11-03

都市惡行(第一回)



坐小巴時專揀近走廊位坐,讓坐里面的那一位在司機急開車時搖晃地進入座位也毫不打算自己坐進去而讓後來者坐在外邊。有時我會想他們是否因要快些在中途落車,但往往這些人又是總站才下車的,那你為何不給個方便予那些左右手都挽了袋菜的師奶或老人家呢?我每次都真有想罵的衝動,但香港地最講自由,一句「我有權坐呢個位架播阿生!」已可叫你無言以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