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1-22

陳昇《魚說》


這個多星期,腦子就只有一首陳昇的《夢河》:「如果要相愛還早,說完卻已老。」很久沒有聽過陳昇一首動人的情歌,《夢河》卻是以倍數的情感威力作回饋,深沉的旋律與緩慢的節拍,總是讓人覺得和潛意識中某個地方、某種聲音相類似。上次兩張專輯《思念人之屋》及《五十米深藍》是他旅行後激發靈感而來的創作,音樂類型是多變了,我卻偏心地只鍾愛他的情歌,這兩張專輯卻有點失望。去年被襲之後,可能是頓時感到人生苦短,陳昇再次回到最耍家的抒情慢歌,第十三張專輯《魚說》是他近幾年最耐聽,最讓人乾腸寸斷的專輯。


最意外的是,陳昇以往最喜愛的命題:出行,流浪,無根,來到這張專輯卻來個逆轉,寫了一堆守候、不信任出航、留根的歌曲。《塔?的男孩》中男孩守住在燈塔旁,為了一個完美的愛情故事。《魚說》的男孩更是不相信出行至城市能有美好的生活,因為「愛你就是不要把別的記憶跟我和在一起」。《緋聞》中唱道:「思念的船兒,沒有你在的港灣,遊蕩的靈魂。」陳昇竟然戀家了。大概就像《魚說》的主題般,你永不知道一條魚游呀游可會不會想家,又或者天下本是家,所以陳昇就借一尾魚來說明吧。


陳綺貞的出現,令陳昇在陳綺貞作曲的《你一直在玩》表現得異常溫柔,甚至覺得他因為有美女在旁而邊唱邊笑,曲子完全是兩把聲音在爭持拉鋸,真的玩得別開生面。陳綺貞配唱的《漠然》在副歌才現身,刻意和陳昇的主唱保持距離,就是配合歌詞吧:「迷失的孩子,你為何如此透明,讓要愛你的人,猜不透你的心情。」陳昇在最後甚至聲撕力竭地大叫,究竟是不明白愛人,還是不明白自己?


當馳騁在那漫漫的歌海,毫無目的之際,總會不自覺地找陳昇的歌,他是一種落實的歸宿吧,聽著以後總會覺得生活安穩滿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