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31

工作

試作這種想像:上一份工給了你很多呀,那份糧可以令你結到婚、買到樓,那縱然平時對公司有多麼的不滿意,都會覺得過去幾年還真不錯,至少這篇文也是辦公時間內打的。

2007-08-26

集體回憶

十月去看David Sylvian,因此認識了Cap10。有趣的對談,尤其是久未接觸過陌生人的開口說話,真好沒有嫌我口氣大。我老實不客氣我沒聽過japan。他比我更狠:「沒緊要,我也不聽Beatles。」每一代人都會有共同的回憶,而當那種回憶超脫了所謂客觀的審美標準時,你可以說它是不可理喻的。然而更緊要的是,話語權落在誰人的手上。所以就算你覺得其實那些新浪漫怎樣沉悶,他們那個時代早就被神化,你不懂就只是你不懂吧了。「我呀,聽四大天王大的!」所以怎樣說,若果四大天王生生性性搞個crossover紅館開唱,通宵排隊信用咭換分也一併駛出,還要說到是一個九十年代後浪漫資本結構流水作業音樂結構轉型下的特定產物及現象。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接收訊息和成長背景,在台北玫瑰唱片排隊時親眼見香港少艾一次過拿下十多二十套台灣不知名未成年少男主演電視劇dvd另加唱片寫真集,大概以前在我後面等付款的人也會如斯的看著我,心里想怎麼現在的青少年那麼的沒氣質?沒打緊吧,這些人終究都會長大,他們或者從那些電視劇里學到愛情的真義,人生的無常,生活的質地,到頭來老師父母也就要多謝那些油頭粉面的少男,成就了香港學校永遠達不到的生命教育,不用個個年青人也要發奮向上做到最好如政府宣傳片里永遠帶眉鏡七三分界有暗瘡的正義少年一樣。社會階梯就是這樣一代一代的傳承下的了,不是嗎?

2007-08-21

基層

政客都喜歡說,要常聽來自低下層的聲音,這樣才能令政策做得更好。現實當然不會這樣,畢竟治理一個區域與治理一間公司大不相同。基層是很敏感的字眼,和「民主」一樣,基本上沒人不會不站在這一邊,但陽奉陰違卻又是常態。然而若果一間公司的管理層最為著重基層的聲音的話,我相信這個管理層是最沒長進的,因為基層的要求通常很易達到,做到的話亦最易得到掌聲。對於中層人員具有分析性前瞻性的見解,低能的高層則避之則吉,因為高層沒有料子與其對質,甚至只是拖字訣。


中六升中七時,剛從學生會會長的崗位下來。那時校內一位很多人識的校工因病離世,同學固然覺得可惜及哀痛。那時正值新一屆學生會選舉,新勝出的內閣主席在競選時說校方不為校工在週會上默哀是不對的。就在一個他未上任我剛卸任的週會早上,負責學生會的老師於週會前對我說,你一會兒以學生會會長的身分,在週會上為該校工叫全體師生默哀一分鐘。我當然萬般不願意,因為我覺得校工的離開固然是值得讓同學知道及表示哀悼的,但他不是意外、不是因工受傷、而是病逝,在週會上要全體默哀則規格過高。最後我當然要照著辦,心想新主席終可借人過橋,達到其民粹主義之目的。


現在工作的公司,中層人員對高層提出的政策方向,幾年來一直反覆討論,都沒有結論。然而一到職員大會,基層提出的「冷氣可否較凍d」「可唔可以換過批partition」「可唔可以組織太極班」等要求,最高領導都二話不說著人事部跟進。有時我把工作直接交到上上司,他們回覆的速度竟然快過回覆我上司的工作。總之,職位愈低,你的要求會愈快受到回應及改善。相反,中層人員對未來發展策略提出具體及前瞻性的意見,高層幾年來都未曾聽過入耳,同一些建議若來自外界的口,卻又急忙認同要內部同事多多討論。


果然,聰明的人都懂得捨易取難的道理,又或者大家都認為說出自己的要求,並沒有不妥。那些甚麼責任感、員工道義、甚麼要合理要求這些化石級概念早就應該被拋諸腦後。下次我也可以像紮鐵工人般,在職員大會上向最高領導說:「男廁的廁紙質地太硬,整到我地個屎弗鞋晒,抺鼻果時撞正冬天乾燥又好痛,可唔可以換過晒佢?」坐下來,呼出一口氣,享受那種摩西帶領出紅海的自豪感。

2007-08-09

跑街

和Ailie聊起,他的朋友的公司請了城中著名的多媒體工作者為旗下的音樂頻道提供顧問服務,怎知他交來的卻是你和我也可找到的網絡博客。我們當然笑笑便算,顧問服務從來都是你情我願的,找這位人兄也只不過是老闆但求穩陣罷了,所以branding很重要喔。


這椿小事卻讓我想起,其實也沒關係的,我曾經見過一份唱片公司職員的工。當時真的覺得很想入唱片公司見識一下呀,宣傳人員不是統籌一下新唱片宣傳呀甚麼的,你覺得我有幾幼稚呢?上去會見的是市場部的主管,衣著也很隨便的,對話也不像見工,倒是他很樂意破除我的「迷信」。這份所謂marketing executive的工作,其實就是拿每週的派台歌到電台宣傳,主要是和唱片騎司們熟絡,好讓他們播放上榜。所以在過程中他也不斷提醒,喜歡音樂當然重要,但不是必須的資格,最重要還是看你的口才及是否勤力地與人打關係。那當然和我的想像相去甚遠啦,我還以為可以「高級」地「智慧」地在辦公室里賣腦力指點江山,不知原來是要去「跑街」的。


怎麼我有這種想像呢?因為以前在報館曾試過聯絡唱片公司,拿唱片來寫碟評。你看那時多好景,就算是小小一份刊物,唱片公司都會主動打給你告知新碟行情,當然少不了多寫力谷的artist好話啦。我接觸的唱片公司職員都是很有禮貌、每次打到office都找到他們的(那就不是跑街啦),而且我相信他們職位不高吧,這不是看不起人家而是覺得我也做得來。或者現在除了那些大牌樂評人,唱片公司也未必會每星期給這些小薯仔十多二十張新出版的唱片。種種累積的印象做成了我對這些工作抱有幻想,以為很易做,也以為可以出橋度宣傳。


當然,到現在我也不知那些跑街的真實工作會是甚麼,會不會要請食飯吹水那麼老土?還是要週身名牌才能有人看得起你?這些都只是我無聊的想像,就好像那些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大家都未曾富有過而借觀看來自我建築起富豪生活的電劇。

2007-08-07

Heaco


正當姐姐chocolat和丈夫,即是日本樂隊Great 3主將片寄明人醉心於其夫妻檔出版的專集,大家可能忽略了chocolat的孖生妹妹heaco,原來也曾於99年及2000年出版過兩張專輯。heaco既懂作曲,專輯的班底也不差,但自2000年專輯之後便消聲匿跡到現在。heaco沒有姐姐般醉心另類化的創作,倒是一股腦兒製作如沐春風的日式民歌流行曲,這也預示了其黯淡的前程:每年以這類型出道的人不計其數,能夠突圍而出殊非易事。heaco於99年的專輯找來曾我部惠一替其炮製的「夜之約束」實在是如袁智聰所言「美麗得沒話說」的憂傷情歌,諷刺地竟然要在替他人作嫁衣的作品中才能重拾sunny day service早期的優雅恬靜。








2007-08-06

亂插金釵

或者我們都欠陳輝揚一個公道。他最好的時候,得不到應有的禮讚。到了現在大勢已去了,才來一張「有野心」的概念作品好讓大家方便地為他定位為傑出的音樂人。其實陳輝揚又怎會只得十二金釵這種質素?


若果大家不善忘,當會記得他主導下的余力機構怎樣發放異彩。最廣為人知盧巧音的「垃圾」呢?幫楊千嬅作的一系列主打呢?每一首都比起十二金釵來得更有力量,旋律盛載的感情就算不是深邃也可說是立場鮮明。十二金釵每一首都只是兜兜團團搔不著癢處,幾首國語作品更可說是千人一面。關淑怡再落力、李香琴的獨白再詭異、都拯救不了作品本身的模糊性格及有限想像。


香港人就是這樣,像拍電影,喜歡一窩峰,拍到殘了大家一拍兩散。陳輝揚最當紮時,人人找他用,靈感枯竭了,便棄之,像沒事一樣。大概大家對十二金釵的讚賞都是心虛:就當是補回之前沒有給你的。要給他的,早在余力機構時便應給。

2007-08-03

下流

U2變了樣後的反領polo其實好厚料但個cutting怪怪地/ G2000西裝都改良了但手臂位硬是很闊恤衫又確係幾挺拔/ 睇牌面giordano既底衫比baleno好著同襟洗/ blue star新開條副線賣緊slim fit抄izzue貨色但係平一半喎/ bossini轉了新型像貨色依舊但真係行得好舒服/ 查實samuel and kelvin軍人褲都幾好呀係衰在搵F4賣廣告/ 咁多間反領polo呢U2料最好giordano cutting靚bossini顏色多但料差囉/ 間間都出chinos又係咪咁多佬著呀老實雖然平/ 船襪就一定blue star最平啦但U2減價29蚊兩對長襪又係抵到爆/ baleno搵左劉華之後愈來愈大陸啦剩番底衫褲叫做最後防線/ 尖咀giordano成日都有半價貨好快賣晒架/ G2000有恤衫竟然附送袖口鈕你話咩世界/ 以前U2搵金城武楊采尼做廣告家陣乜鬼都無連catalogue都唔印想拎本都無/ 今季bossini有件麻質恤衫竟然同無印差唔多真係唔到你唔信/ 點解uniqlo變左七仔梗有一間晌左近二佰蚊條slim fit牛仔褲係咪想玩爛個市有錢大晒呀依家/ 點解2%彷converse布鞋標價899減價150都無人買我諗係關899事真係當人流架/ 天下奇聞今日見到有人著y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