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11

婆仔

都是那個迷思:詞大於曲,況且論質素,亦比以往華星年代相去甚遠。當然,仍然大有人在說林夕詞法高章,道盡單身女性種種心跡,不求驚天動地卻細水長流。然而先不談整體歌詞的自相矛盾及精神分裂,楊千嬅近來數張大碟的所謂找對了路,其實就是淺白化、簡單化。以前那些「出埃及記」「數你」等的出色在於曲和詞都講求意境,現時就像幼稚園學生拿起課本學ABC,容易明白容易標籤(林夕名牌/城市女性觸覺/單身貴族),卻失去出塵韻味。談一談那些擁抱獨身不信愛情、第三者、愛人不如愛己的老生常談就等如道出城市女性的獨特感知?莫非又有論者高呼:現代人俾人提醒下,無壞丫?駛唔駛咁認真先?


而且廣東碟一直都像超級市場,生活百貨齊備,然而結論都只是亦只可以是一間超級市場。先講如果要愛不好的男人就不如愛朋友愛世界,向獨身主義靠邊;然後又突然說其實好想有人愛卻苦無機會。有爸媽朋友支援,事業正值發展,愛情可以落空,最後又會說人如果可以不停相愛就好啦,怎知遇到另一半了,卻又不想嫁而只想拖手甜蜜。看封面那陽剛與溫柔並重的所謂新女性宣言,其實都只是思前想後進退失據,以為看得開踏出新一步宣揚獨身快樂,思想卻仍然活於男性等於一切的時代。我突然好懷念以前劉美君、關淑怡那些把男人當做玩物用完即棄的狠勁。


旋律就更加只為歌詞服務,性格本身的模糊全部有待歌詞帶領前行,難怪「她成功了他沒有」只淪為數白欖的乏味之作,起伏不大卻死唔斷氣的結構完全是讓位予林夕主導的自助餐。陳輝陽和江志仁的作曲才華早就乾塘,尤以c.y.kong為甚,「毅行」和「我只能跳舞」的呢喃扭擰與他為王菲主理的作品相距何止千里。略為有點意思的「芬梨道上」格局清雅,然而感情未見細膩動人。Eric Kwok埋尾的「如果可以不停相愛」略帶中庸王道氣氛,緩緩前進的步履初時頗為清爽怡人,到了目的地卻發現原來沒有任何發現。作曲作詞人都齊心舖路,成完楊千嬅成為婆仔代言人:對感情,就如買菜一樣,可以講價,最終以付出最少得到最多為至大原則。

3 則留言:

one 說...

同意! 楊千嬅近來的(主打)歌詞只是一腔濫調, 旋律編曲又平凡之極....她的新碟, 實在download也提不起勁....

匿名 說...

請你用腦, 不要用你裝滿垃圾的腦袋亂寫碟評, 你知唔知寫緊乜? 成篇野好垃圾! 依家個個都寫 blog....... 你寫既blog既質素都真係好差...... 有點自知之明好吧!

匿名 說...

我唔覺得隻碟咁差lor 仲兜得好精彩
人唔可以停滯不前,要改進,唔通唔永遠都係
華星時期果類歌?
要買k歌碟就買第2 d人既碟

one提到:
你只係聽主打歌,姐係冇完全聽過,就唔好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