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27

見報


國內的網友突然告知自己寫的一篇文章在南方都市報刊登了,在它的網站上找到該版並引證了真有其事。除了人民日報,我只聽過南方都市報了,曾經回國內時買了一份來看,他們的文化版及娛樂版都做得有聲有色,評論都言之有物。我買的是星期日特別版,難得他們不怕讀者星期天想休息不想看字,洋洋灑灑幾千字來做06年第一季華語最佳專輯,選碟的範圍也頗中肯(個人認為王力宏那張入選是頗礙眼,王力宏對於華語樂壇做過甚麼貢獻?就是把說唱/中樂/hip hop結合便是推動樂壇了嗎?),本地的林奕華及袁智聰都有替他們寫專欄。


我那篇寫軟硬的文章是批評的多,他們加了個「冷眼看軟硬」的標題,在一片熱捧硬銷的氣氛中,也奇怪他們會以這個角度來看整件事,反觀香港的則是一片軟硬造神運動,所有雜誌都樂於讓兩人穿其制服亮相宣傳,當然不忘把兩人的歷史「經典化」,總之一片歌舞昇平。忘記在那里聽過有位學者說,香港是一個很單一價值的社會,大家放工一定只想到唱K,而且是唱同一堆歌。十年前在卡拉ok唱軟硬可能是被邊緣化的一群,看今天這環境,軟硬早就被娛樂建制收編,不知當年喜愛軟硬「邊緣味」的追隨者,今天又是否因為自己的搖旗納喊而頓覺世上已千年呢?

2006-07-21

禮物


多年前我已經與同學討論在演唱會時若想要偶像對自己一見難忘的話就不要送花送剪報送大相,乾脆在握手位送榴蓮送燒鵝送生菜就睇下你班保安點反應,又無話過唔送得食物,何況都叫做可以食左佢有實用性好過送花擺兩野就謝晒,送相簿一來個經理人都會叫人剪低二來盞俾人話做功課唔見咁勤力。好多人話今時今日咁的服務態度係唔得,但大家都要學習做一個好的消費者,同埋一個有創意有主見有勇氣的歌迷樂迷,在今時今日講環保尚節儉虛浮名輕淺薄的社會風氣之下,考慮送甚麼禮物給你的偶像是一門藝術。今年容祖兒和美心就齊心合力教育公眾,面對花團綿束的粉絲只報以微笑,但當有人送上一盒包裝精美的雙黃蓮容月時,簡直是眉開眼企芳心大動,粉絲們今後在任何場合又可以多一個選擇,往後可以發展到送奇華,送聖安娜(不過成日有傳言會執笠都唔係好信得過),一於寓宣傳香港於向偶像示好的舉動之中,至少可以帶動經濟,不要只益花商。就算阿joey驚肥黎手唔要,儲埋一百幾十盒都可以捐俾老人院兼搞場慈善騷,認真有持續發展的可能。


所以呢......你睇joey笑得幾開心!

2006-07-18

唱片架

竟然又會有人在音樂討論區中把自己的唱片架貼上去,然後問想知大家的唱片如何擺放。圖中所見,四條筆直的宜家唱片櫃並列,是多是少擺放是否整齊則見人見智。這種舉動大概是以「分享」為面具而「炫耀」為實吧!井底之蛙永遠不會知道井外的世界如何,那數百張收藏量任你按字母按顏色按大少按日期擺都不至於要找唱片時找不到的吧。真心想知人家怎樣放唱片,這個心態說穿了也只是晃子,難道擺唱片可以有更多千奇百怪的方法嗎?想見識別人的豐富藏量,又或怎樣安置其豐富藏量,也勉強可說是經驗交流—但算了吧,數百張的數量若果上萬張的比較,大抵也不需怎樣交流吧,講到底一牽涉數目及地方,便已沾上較勁的味道。「唱片收藏家」是漂亮的名字,但收藏並不等於鑑賞。看過湯幀兆說近年已少買了書和碟,因為地方有限,加上互聯網的發達令任何大師級的產品變為垂手可得,早就甚少購書碟數藏。大概到了某一個階段,便會出現這個情況,唱片放在那里,若果不聽的話也是沒用,又或者根本最熟悉的早已在腦中。


所以我不喜歡看那些介紹名人書架(香港似乎甚少報道名人唱片架)的文章。看書聽碟從來都是各自修為,難道你認為某些人的收藏可以當成模範去膜拜?那些被訪的人,難道他們都自大得認為自己的口味可以引領別人並取代大眾的口味?他們有何憑證認為自己的收藏值得推介?就算那個書架唱片架氣勢磅礡,那與我又何干?我要來個在四百尺內複製一個小型道具嗎?難道量多便代表他成功嗎?若果他只是購買,對書及音樂卻完全沒有半點感受,那也是值得介紹那個價值連城的書架/書屋/書庫嗎?看完那些近年流行的談名人書架的書,最後都只是製造名人效應,刻意營造文化優越感的鬧劇而矣。


還有就是「嘩,咁多碟(書),你聽(睇)得晒架啦?」你自己不看書不聽歌就不要以為這是一件人間苦差,我掉轉頭問你「嘩咁多衫你著得晒架啦?」也是一樣落得兩敗俱傷。

2006-07-17

Linda Linda Linda

000
剛看完由日本導演山下敦弘的最新作品《Linda Linda Linda》 ,想到為何香港不能拍這些電影。事實上全套戲都只因一首日本樂隊The Blue Hearts的歌曲而來(有興趣可在旁邊的stickam點擊播放),四位高中生要在文化祭的限期前組成樂隊並演唱這首歌,戲情就是文化祭前幾天幾位女高中生的遭遇,當中夾雜了大量日本潮流文化的元素,演員來自韓國、少女組合、新紮搖滾樂隊以及新晉創作人(在戲中主唱Happy End的風來坊的女學生就是湯川潮音,近兩年才開始備受注意,更得到quruli的主將岸田繁的跨刀合作),戲的配樂又是James Iha,兼夾戲中的樂隊又可以埋班出一張單曲翻唱The Blue Hearts的舊作,而又被選為05年度日本十大最佳影片之一,整台戲就是一次創意經濟的示範作,牽引出來的消費力量和文化震波可謂連綿不絕。


香港的流行音樂工業早就可以自成一個體系,要像電影一樣把某些前輩歌手捧為經典也有大量改編選擇,就算拍一套純粹要潮的電影都應該對某些所謂創作人是手到拿來的。不過《Linda Linda Linda》卻有點反青春片,這類型的電影通常都是要四人經歷大大小小的挫折,中途遇到壞人搞鬼和好人幫助,最終排除萬難成功演出大團圓結局。這套戲的鏡頭毫不活躍,四個女孩子都各有問題,但最後都沒有解決得到,導演只是安排他們展示各自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又對他們的演出毫不相關,而且她們也好像沒有認真練習過,反而是描寫她們對演出沒有信心的片段居多。本來有很多在商業電影中可大肆炮製戲劇矛盾的東西也沒有發揮,如片中的韓國交流生和日本文化的衝擊、彈低音結他的女學生家中有三名小學弟弟,打鼓的女生和男生的約會以致結他手和其他女生的爭執等都可以被導演大鬧特鬧,不過如果山下敦弘這樣拍就只會變成另一部五個組band的少女罷了。最平凡的情節和反應,就是最真實的反映,組band可以沒有任何目的,戀愛也可以沒有結果,而演出也不一定是成功的。


換成香港的例子,最終可能是胡鬧收場,我也未見過香港的電影原聲是可以當做潮流商品而大賣的,而老闆們也許盤算著給錢拍一套戲,對象是年青人的話,最終都只會因下載而非買票入場而退縮。不過我想,最終的底因可能是香港的校園生活著實苦悶。早陣子太太才問,為何沒有人拍「淘氣雙子星」「中四丁班」那些青春片?其實都幾好睇丫。沒錯,不過換了現在的同學仔,想和做的也可能不是那麼純情了,現在拍的話不能只有初戀和三角戀,也要兼顧跟大佬食丸仔走白粉援助交際校園開片男女同性戀父母離異引致性格分裂等新興元素才夠照。況且真正的校園生活大概只有在坊間的補習社發生,學校的生活根本毫無發揮的空間。又或者是同學根本對學校沒有感覺,是因為學校一早就社會這個大染缸的縮影,不論老師同學都是計算較量的工具。

2006-07-14

軟硬

今天軟硬加開的最後一場演唱會公開售票,我卻已經無心購票。他們第一次加場時,我也嘗試去過藝術中心購票,看到龍尾在門外轉角已掉頭走人。自從林海峰的三字頭之後,已喪失了對軟硬的熱情,今次的復出就更是「大茶飯」式多角度掠水運動。畢竟今日的軟硬已不是老人院的軟硬,更不是十多年前逢星期六必聽的「yes sir俱樂部」的軟硬。


作為香港娛樂圈的一?奇葩,軟硬的復出初期確實予人一重期待,他們會否又有新意思新搞作。到現在為止,其實不難看見他們的搵銀心態,又或者是技窮的困境。出tee,搞限量,軟硬logo,出產品,和其他品牌出crossover,無一不是過去十年所謂日本潮流界都已經做到厭的搞作,牌面無疑是先聲奪人,但其實也不過是熟手技工,照menu執藥三碗水煎理一碗搞掂。那些logo的所謂設計也貫徹如bathing ape帶頭的好聽就係簡約得意唔好聽就係是但潦幾筆的草草之作,真係uniqlo七十九蚊件的設計tee都靚過佢。唔緊要,就算點樣草率過骨,都會係潮人熱爆單品,宣傳機器統一口徑舖天蓋地軟硬復出潮界盛事,後生仔女中生kidult又點可以執輸唔輪番件唔買番張飛重溫舊夢?


軟硬當年深得人心的大抵是其不為甚麼的破格作風。當年根本沒有人會用如此風格來做電台節目,兩個小時的所有內容全部虛構,密集的語言運用完全沒有章法可尋,卻偏偏是這種混雜及毫無關連的文本成就出一種挑戰固有概念的行為作風。最經典的軟硬就是在「電話號碼係:拉晒佢地返去」、「bb峰同bb輝教你整水槍」、「參加表格刊登於今期墨西哥」、「全世界最暢銷唔賣得大碟」的時期。


軟硬於91年出版的「車欠石更」開始展示兩人的改編歌品味,環顧當時的樂壇也不會有人找那些偏到唔偏的歌來改編。往後的「廣播道fans殺人事件」很多人的焦點都只是放在首張廣東rap大碟的劃時代意義之上,然而當中的音樂話題性卻甚少人能具體作出評論。音樂的製作固然是新派音樂的作風,但卻不是被認為是rap絕配的清一色hip hop,反而是techno、breakbeat、reggae等在當時算是少人用的樂風。論歌詞除了「請勿客氣」和「老人苑」稍為敗筆之外,其他作品都是題材獨特詞鋒辛辣,黃偉文初擔大旗的「非常口」已經隱隱開啟新一代年青人那種hyperlink網絡式的思維風格,所以由林振強填的「請勿客氣」就算有王菲客串也難掩老態。「中國製造」看似胡亂拼砌所有中國用語,但在不同詞語的刻意排列和對比下看到不少政治及社會現狀的隱喻。


軟硬的新歌「Long time no see」都是為演唱會造勢的熱鬧堆砌,歌詞竟然有點反軟硬的獨立等行作風:一向不大談兩人友情的軟硬也竟然談起友情廿載不變,軟硬竟然變了溫拿樂隊話當年?

2006-07-10

港男

一件小事:太太公司的新女員工靜靜起革命,公然挑戰公司內過試用期便要繳款宴請下午茶的不成文規定,自行購買西餅應付一眾公司男。其實她們默默向人事部主管投訴此事,只因公司男知道他們不付款的話便大說風涼話,而最終她們也沒有屈服於聲音暴力之下。事實不單是過試用期,不論結?離職升職考車牌,只要讓當中的元老知道,就很難逃得過他們的口舌攻勢,包括太太在內:不同的是,她早於眾公司男開口前已自動科水請食結婚下午茶,因為她覺得這樣做:「睇下邊個醜d囉!」


其實有這個不成文規定也沒所謂,只要大家有共識便行,最氣頂的是那班專屈人的老油條全是高層之餘卻未曾出過一次錢,但是開口屈人時最喜歡就是說:唔係嘩,兩舊水都出唔起!當有人話為何你不出錢請人?他會答:我邊有錢呀?咁點解低級過你的人會有錢過你又可以成日請人食tea?借此小事純粹想到這批公司男都算係讀過下書,所有人類貪小便宜不負責任認屎認屁欺善怕惡好食懶飛的人類劣根性卻可以一次過找到。正當香港的男士常說香港女性難服侍、高竇、好高騖遠、不解溫柔的同時,請檢討一下自己,有沒有一些比師奶(師奶起碼夠直接!)更不如更令人髮指的言行,這正是你們慨嘆找不到女朋友的底因:一日八個鐘用了六個鐘在公司餵魚、逢公司或同事請食晏便狂搶、話自己窮卻供緊樓又換埋車、同事問你工事立即回報厭惡眼神以示自己是老細非重要不要打擾、和公司內一樣無野做的阿太談論街市行情和揍仔經、一個星期只著兩件恤衫一條西褲、和公司內的小妹妹打情罵俏兼夾份搞西貢吊墨魚、聽見人家話去戲院睇戲即話扮晒野或咁有錢唔睇老翻等等。


難怪眾女士在香港先生選舉中玩得如此投入:當大家都認為香港的男士無腦無品,剩下值得女性崇拜的雄性象徵就只有一身肌肉。

2006-07-06

情節

  • 「所有我地可以做的都已經做晒,你地節哀順變啦。」醫生在手術室出來時說。
  • 「在醫學角度來說,他已經成為植物人。過往的案例顯示,有些病人很快醒來,亦有些很久都未醒。現在,所有都要靠他的意志了。你最好有定心理準備。」醫生向家屬講解某角色被人弄至重傷。
  • 一個剛失戀的男性上了計程車後,掏出三百元,並大聲地向司機說:「是但兜下風啦!」
  • 五代同堂的家中,所有人都會排在長輩後面,就著一件事而發表議論,並且必須要一人一句講完才算數。《高朋滿座》有大量例子。
  • 「阿女(或阿仔),呢度有兩張戲飛,你同阿陳生(或Mary)令晚去玩下啦,唔駛咁早返屋企架!」
  • 一家人一齊食飯,永遠都有五菜一湯,五菜中必定有炒蛋,而永遠有一兩人只會用筷子篤篤下而不夾菜。
  • 同上,富豪在家吃早餐時一定是著睡袍,看英文報紙,太太則一定set好頭著套裝坐在旁邊,馬姐永遠在富豪身後,而早餐則是煎雙蛋搭煙肉/腸仔及用白色瓷杯裝著的咖啡/奶茶。那些仔女永遠都遲過父母出現,而通常食到一半就會話返公食剩半份早餐。
  • 老爺正在看文件顯得有些累,老婆或仔女這時奉上的永遠是燕窩或蔘茶,還必定是用「萬壽無疆」字樣的紅色瓷杯(對,只是富豪才用的)。
  • 富豪在劇中討論的永遠只有幾樣:股價、合併、遺囑。
  • 「我咩都唔想要,只係想等你杯新抱茶!」阿媽/祖父母適用。
  • 「你明唔明架,我地唔夾架,我地係兩個世界的人!」分手時適用。
  • 主角掛斷電話之後,真的可以去到醫院,而剛才那個通知他去醫院的電話中,根本只是說:「你xx依家晌醫院呀!」而唔係「你xx依家晌xx醫院呀!」
  • 我想問:點解一間上市公司的管理層可以有咁多個名叫「Uncle」的物體?
  • 雖然這一句是真的存在,但我一直很懷疑真實生活中有沒有人會於執勤時講過:「你可以唔講野,但一講野就會成為呈堂證供!」
  • 差人做野,槍可以唔帶,向法庭申請的「搜查令」則不可不帶。
  • 角色爭執時最常用的法律術語叫「你講咩呀!我告你誹謗架!」

我愛《情陷夜中環2》中葉蔙眼睥睥的表情,愛麥嘉琪竟然親手造低盧海鵬,愛張文慈把「出trip」和「copy」說成「出cheap」和「cut pe」,愛盧海鵬作為全港大富豪卻可以好容唔見份遺囑,愛謝賢那幾副型爆的太陽眼鏡,愛葉蔙和麥嘉琪那不知由甚麼轉化成為互相仇恨的對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