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30

金電視

面對著滿街的娛樂雜誌,上面那些愈發令人發笑的標題,令我更加懷念《金電視》。前陣子好像復了刊,但近來在報攤又不見了,真後悔沒買回來。


其實《金》完全是一個笑話。封面百年如一日地似賀年揮春,一定是藝員大頭,加上那些Powerpoint字體,非常易認。幾篇彩頁全是沒有仔細編排的相片,有時甚至看見相和相之間因尺寸不合而出現的空位。內頁雙色草紙印刷,毫無排版美感可言,而且看得出是資源所限,所有的藝員專訪都像是左抄右抄而成,像是在看幾本雜誌的濃縮版本似的。


當然,我要說的是,縱然《金》是如此地簡漏,但它的內容及製作手法卻令我印象深刻。首先是它完全沒有廣告,也難怪製作如此土炮,卻也令內容顯得實在及豐富。取名《金電視》,專訪內容當然不只是電視圈,但不知是否編者覺得電視這個字眼較易入屋?若取名「週刊」又不夠性格,「娛樂」又好像太露骨,「電影」又好像高了一點檔次,最後可能就拿「電視日報」來個移形換影,叫《金電視》帶點街坊式的寒暄問暖,那時候每個人也還會視家里的電視為一大娛樂吧。


《金》內有一個談音樂的專欄,由筆名「阿拔」撰寫,累積地看下來,是我聽音樂甚至看事物的啟蒙,比起現在那些樂評人,阿拔寫的文章更著重音樂的內在質感及感情,而多於其型式及風格。他追捧日本音樂,在一本如此入屋的刊物里,他可以寫:「數日本玩電音至出神入化的地上人物,數板本龍一莫屬。」他界定他欣賞的樂風叫「新音樂」,其實沒有特定的框架,大致上能夠讓人聽得出音樂本身的超凡感情,就是他所謂的新音樂。而且他更不諱言自己很少看歌詞。我跟隨著他的文章,用全新的角度去看香港的流行樂壇:雖然全是改編歌,但張學友的《愛火花》是一張高度完成的好專輯;許志安的《喜歡你是你》專輯是廣東樂壇少見的「新音樂」傑作;鄭嘉穎初出道時均改編了日本最前衛的樂曲;草蜢的敏銳觸覺早在《黃昏都市人》已嶄露頭角,及至《我們都是這樣失戀的》便是集其大成;在阿拔眼中,倫永亮、杜自持、Ted LO、林曠培、Dick Lee都是曠世奇才,因為他們不重視形式的創新,而是將感情創新,著重發掘情感的無限可能性。我記得他甚至用一期的篇幅寫過李克勤那首cult爆的「in the city」和「閃電傳真機」主題曲及remix的評論,也寫過十年難得一見的經典改編歌「真夏之果實」竟然被張學友改編為「每天愛你多一些」,也記得他說黃耀明的「每你你愛多一些」是樂壇照妖鏡,因為你永遠估不到下一句會這麼唱法。你大概可以想像到一般的評論媒體根本不可能盛載如此一位作者。


《金》的專訪又是一大奇談。先前說過,那些專訪都是抄襲而來,不過看下去會發覺他們抄得好有技巧,完全是會考做summary的絕佳示範,起承轉合不著痕跡,有時更懂得欲言又止,用藝員的一句說話來結尾,不帶任何評論,留給讀者自己想像。經過它們的加工,每位藝員縱然講過幾多無聊的公關用語,都會經斧鑿之後變得突然愛恨分明,性格活靈活現。對比起《明週》那種紀實式的報道,《金》的寫作手法無疑是有點遊戲人間的味道,不過這也正是供另類解讀的一大樂趣。


值得一提的是《金》那些相片caption,那些編輯竟然大膽到加入個人評論。今天我們看到的相片caption都是悶到爆那種,以《明週》為佼佼者,帶讀者遊花園卻得不著任何風景。《金》那種caption完全是「騎劫」性的,好像「某某的性格火爆,要在娛樂圈生存切記忍讓。」「某某沉默少言,多年來被人詬病仍不改作風。」當真是短少精悍的演繹,那位藝員迅速被立體化。


隨著《金》的停刊,我也和娛樂雜誌正式告別。現在想看一本認真的娛樂雜誌,大概只有《明週》吧,我卻嫌它太自覺是一本「業界專業」刊物,觀點保守而當中的專訪都是讓藝人說些不痛不癢的所謂心底話。估不到那時因媽媽每週也購買的習慣,而對自己有著如此影響,到現在想起來也仍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不是信報、不是Times,甚至不是MCB,而是金…電…視!

12 則留言:

解放北路 說...

我對金電視只有一個印象:即用即棄。相不夠對手精美,娛樂新聞的文字又無需太高要求,除了便宜之外,金電視好像平平無奇。去年金電視復刊,古巨基封面除了不見那三個招牌楷書大字,換來方方正正的電腦字體之外,大小開數與封面設計幾乎都與停刊前一脈相承,即是無進步過。

可能我真的小看了金電視。

說起金電視,我便想起一位叫施少輝的小學同學。有一天三年級的他在校巴上說,他每期金電視都有看,二元五角很便宜。相比於八八年六元正的玉郎電視和香港電視,金電視不但便宜,也讓人覺得完全不是那個檔次。金電視是在剪頭髮的時候打發時間的恩物,因為明報周刊太大本,小朋友不可能舒服地拿起來看,否則手都累了;唯有甩皮甩骨的金電視最方便,通常經無數人翻閱之後都相當殘舊,亂揭也可以看個痛快,無須小心翼翼。



你下次會唔會講《青春》李紅既奇文共賞?

dosss 說...

《青春》我完全無睇過,不如由你講下,我都想知喎!

peter@large 說...

令我想起性知識甚或色情文學的啟蒙,不是龍虎豹而是較易買得到的天天日報和新報的鹹濕版。

小奧 說...

別數漏了玉神電視及大眾電視。

香港電視最唔好睇

Aulina Chan 說...

點解我印像中金電視係三蚊一本??
有冇人記得100分呀?
仲有未精裝版之前的Disc Jockey?(好似都係數元貨式)。
你唔提下,我都唔記得除左剪頭髮時睇過八掛雜誌之外有幾耐冇掂過喇!(而家剪頭髮仲有埋小型電視,播新戲新演唱會同電視,連呢個channel都冇埋添...

解放北路 說...

我發現阿媽佢一本青春都無留起,好失望
要搵搵有無剪低既野係手先可以勾起 concrete d 既回憶

除左剪頭髮,等睇醫生亦係揭過期雜誌既好時機

dosss 說...

我一向對「奇文共賞」這幾個字很難抗拒,鬼叫你撩起我條癮咩。

100分我未睇過,但係disk jockey我都連續地買過一段時間,那時覺得它也算是一本認真的刊物,因為碟評的篇幅很長。

金電視我由兩蚊睇到五蚊,我估我的觀察應該幾有叔父輩的份量......

Polly Episode 說...

細個時睇開果本叫新電視,d訂裝同金電視差唔多但係靚少少,會認真d搵d明星o係studio影封面。金電視就少睇,果陣都係買黎剪低d明星相,但因為d質素真係麻麻,買過一兩次都冇再買。
另外又好記得果陣姊妹同青春時裝版d model著o既衫同佢地o既化?,我諗就算而家整番果d造型,都好超現實~~

Chong Hoi 說...

《金電視》因為簡陋,反而成為經典。
那時《大眾電視》、《金電視》、《玉郎電視》和《新電視》(咦!打完字才發現全部書名都有『電視』)每期都買,間中買《青春》、《少女雜誌》之類,《明周》太大本,不看。
《金電視》油墨味勁難聞,不過每期都看,復刊也有買,直至不喜歡陳慧琳為止。
李紅在《青春》的專欄不是<彈詞集>嗎?<奇文共賞>是《玉郎電視》的啊,剪存了一些,為數不多。

解放北路 說...

chong hoi,你岩喎!我記錯。方便 scan 泥睇睇嘛?

Chong Hoi 說...

Sorry!記錯了,<奇文共賞>是《新報》專欄,《玉郎電視》裡的是<太平山妙文>。
很喜歡李紅喔!不知道現在於何方?
我沒有Scanner,找到後打上來吧。

匿名 說...

Chong Hoi 君說得對, 本人在新報寫奇文共賞,在玉郎電視寫太平山妙文,在青春寫彈詞集,在清新寫奇文妙語......那已是十多二十年前的事了,本人仍在香港,偶然讀到貴部落,多謝錯愛及關心!
聯絡電郵:wongkamhung@canoemail.com
李紅31/12/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