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03

都市惡行 (三)

自從搬了家之後,由坐地鐵上班改為坐巴士,終於給我遇到怪事。今天有一位衣著趨時的少年坐在我旁,先很混亂地收拾他的縮骨遮,然後在袋里拿出一個膠袋,花了一段時間將袋內的罐裝汽水打開,然後把袋橫放腿間當桌子,先將汽水放在近前面坐位的位置,汽水和自己之間的一大片領域就放著他的早餐。吸引我注意的就是這一份早餐,預備功夫做了近十分鐘,答案終於揭盅:在巴士正駛入荔境幹線時,他把餐盒打開,然後一陣肉味飄散開來,白色膠刀叉與那塊豬扒四目交投進入博鬥。

我想大概在交通工具上吃早餐也不是甚麼稀奇事,不過像這位仁兄在車內鋸扒倒也是第一回碰見。先說好處:在車內進食早餐,節省時間,這人一定很有時間觀念,下車後上班一定全神貫注;吃的不是一般急就章的麵飽和維他奶,而是經烹煮的豬扒和罐裝咖啡,其對早餐的質素要求反映其出眾的個人品味,食都要食得精奇。壞處呢,全部是我自己的幻想:那陣肉味和體味相同,對其他人帶有侵略性;在如此狹窄的空間進食飛機餐而其他人原則上是不准飲食的,其自以為是及目空一切已達化境;他一系列準備早餐的動作擾亂了我晨早渴望平靜的願望,比路訊通的聲浪更令人煩擾;最重要的是,他外表完全是一位潮人,而這位潮人做的正是比無讀過書的阿毛更令人不解和不安的舉動。

當然,我不動聲色繼續扮聽歌訓覺,沒必要給予奇怪眼光以示他的獨特品味已經受人注意。其實香港的年青人已經愈來愈多怪行:落雨有遮都要在行人路有瓦遮頭的地方游戈;坐小巴死都坐開面個位等遲上車的人好辛苦咁攝入去入面個位;行行下街無啦啦停低成幅牆咁企晌度。另外補充,我試過見到有人在戲院內吃叉燒飯,還有在巴士上用手機的擴音機播容祖兒的歌。

7 則留言:

解放北路 說...

「落雨有遮都要在行人路有瓦遮頭的地方游戈」
真係架,仲要你想貼近路邊行,借果些少簷蓬下剩餘既空位遮一遮咩?人地把遮既雨水就冼晒落你度,好慘

poonwinghang 說...

我同你一樣感受…
不過鋸扒真係奇聞…

Aulina Chan 說...

我試過見到成個早餐A - 餐蛋麵、油多、奶茶。不過饗客是中年女子一名...

當然,讀書時不少同學上堂時都會同場加映「特價飯」。教書時更有人星洲炒米...

朋友 說...

唔知點解,我遇親用手機擴音機播歌o既都一定係播緊容祖兒...

車上面食野真係好乞人憎,尤其麥噹噹,浸味自己聞就香,人地聞係好臭的。

藍藍 說...

唔知係咪工作壓力大,而家有D人好古靈精怪,同埋有時D人行路比你慢,但又一直都阻住你,係都要行你前面。 @_@"

解放北路 說...

You are between me and my train!

dosss 說...

To北
it sounds great, 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