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22

無料

「公民黨那關信基,說的東西也沒甚麼料到,我覺得我講政治仲好過佢。」
「唔係喎,關信基好有料架。」
「我覺得佢無料到喎。佢咩咁有料呀。」
「我以前訪問過佢,佢講政治講得好好。」
「你訪問過佢呀?咁你都無乜料到喎。」
「我工作需要呀,同我有無料到有乜關係?你主觀地認為佢無料到,我也可以主觀地認為佢有料到……哎,是但啦,無料就無料到啦……」

………………

「可能佢晌西方政治方面好勁都未定,我就唔識啦。不過睇佢講香港情況就無料到啦,呢班友仔都係唔熟悉中國國情。家陣香港d議員政客全部都去得太盡,其實大陸已經好俾面佢地啦,佢地係都要去到咁盡……」


我決定,以後不會再和父親討論任何意識形態的問題。

3 則留言:

peter.org 說...

令我想起游清源在其專欄描述過與家中極(自以為)左傾的老父的對話。

換個角度,不同訪問對象要用上不同語言技巧;面對固執己見如令尊,冒犯說句,可能得先兼容像維園伯伯的思維;像這個情景的對話,其實可以發展出一小時的具體討論;你聽聽他其實他也在聽你。

最後一句令尊其實也留了一線,退了一小步。

dosss 說...

就係因為佢係老豆,我先咁慶佢用如此的邏輯來定義我無料到,其他人我都可以唔理。

Happy Prince 說...

算啦,俾老人家發下牢騷。

我都試過同老豆拗到面紅耳熱,之後決定不再討論,佢都少左講呢?野。好似最近文革四十年,我都係佢面前不置一詞,費事拗一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