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11

歌詞將音樂喚醒

究竟歌詞重不重要?諷刺的是,倫永亮的「歌詞」本質上是由旋律為主歌詞為輔的作品,卻偏偏用來探討歌詞。
就拿自己做例子。喜愛聽日本音樂,卻不懂日語,但無損其音樂帶來的感動。女友聽任何歌都是先以曲入手,歌詞歌名從來不甚上心。湯禎兆先生曾說過,香港樂壇的幕後黑手,原來是林夕。
我想在廣東樂壇,可悲的現況是,歌曲和歌詞均不太重要(就正如編曲人常被忽視的現實),長久以來均是由歌星的人氣來帶動歌曲。當然若果你要仔細分類,也可以看到若擁有好的旋律,例如熱唱K歌,就成功了一半。可很少有由歌詞紅過來的作品呢,畢竟很少人因著歌詞去作曲吧!
但老實說,我聽名國音樂真的很少去看歌詞,因為我相信音樂本身的力量是無分國界的,所以看著黃耀明、黃志淙那些受外國音樂薰陶,言行舉止也是受大師文化思想洗禮的一代,甚麼「David Bowie影響我的美學觀」那些話,著實有點疏離。要找一首能影響我的歌詞,真的很難找,因為從來不上心,只會記得某某歌詞很好很好,但從來沒有互動。
不過,又有人提出過為香港樂壇譜樂史,往往流於討論歌詞和社會的關係,而少於拆解旋律和時代的氣息。就好像達明一派吧,現時他們能受人敬重,因為很多人都視其作品為某一時空的社會現況代言,所以他們的歌能牽起對往日時空的記憶,比起一般流行曲更長青。但是,有人提出過,歌詞是沒錯很好了,但卻沒人為達明引進前衛電子,融合搖滾及電子跳舞節拍示威過,這樣的樂史根本見不得人,香港樂壇的劣質可見一斑云云。其實我又想,說音樂本質,來來去去也還是那些音樂類型詞彙的斑駁出現,當中又有幾多真正內涵的東西?達明一派的作品環繞社會大事及個人感性,已經是一項足以在香港留青史的一筆,試問又有幾多人為九七移民潮下過註腳?不,不,還有許冠傑,記得那首「香港是我家」,「移民外國,做二等公民」,大香港至肉麻的地步,但我卻欣賞其坦白率性。
當然,最近對歌詞有所思考的原因,是因為看到林夕和黃偉文這兩大奇葩,填至有點走火入魔的地步。若果我們每次都要挖盡心思去鑽一個題目,有時去得太盡,反而予人過火的感覺。現在的歌名很多單看名字,根本想不到它要說甚麼,好像梁漢文的「艦隊」,以出征作為愛情屢敗屢戰的比喻,老實說實在有點肉麻。反而懷念以前那些歌詞,用最平實的說話講最深情的感覺,我想李宗盛和陳昇可說是當中的佼佼者,你看「當愛已成往事」根本就是一個人在普通場合的說話,加入林憶蓮就像是兩個人在交談,卻成就了非一般的情歌。

4 則留言:

littleoslo 說...

I read lyrics less and less now. But I think Karaoke makes ppl care more abt the lyrics.

Ailie 說...

Hey,

Find ur link in Terence's blog.

I'm still in Germany, and just come to say hi.... indeed I've seen u appearing in Tong's blog aswell...

Talk later.

快樂牛郎 說...

歌詞很多時是幫我記住一首歌的工具. Psychology都話要多方面記一樣野先會記得快. 所以如果我好想記熟一首歌的話歌詞就係最好的幫手.

"所以看著黃耀明、黃志淙那些受外國音樂薰陶,言行舉止也是受大師文化思想洗禮的一代,甚麼「David Bowie影響我的美學觀」那些話,著實有點疏離。" -- 我中文唔好, 呢段話既意思係咩? 為何感到疏離??

HK-X-Force 說...

莫說歌詞的提材,單是其文句我也不太滿意。就像《抗戰二十年》一曲,其內容填得不明不白、東拼西湊,說很狠一點是敗了黃家駒的遺作.....

曾在 M Channel 聽過一位填詞人說「近年不會再出現如 "在水中央,有儷影一雙" 般充滿詩意的歌詞,因為潮流傾向一些比較需要細心思考理解的歌詞。」這個解析.... 實在是信不信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