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03

情歌已死

其實這個題目,胡恩威很久以前也談過。以前張國榮譚詠麟的情歌是理想形的,是歌頌愛情的美好,就算失戀都是傷心沒有自毀,和現在只講個人利益保自己的自戀情歌大異其趣。林奕華將其申引至目前港人逃避傷痛的自我渲泄,其實和他一直拆解香港人身份問題的題旨一脈相承。我想大概沒有人會為這些情歌如此認真,今日又有幾人會因為林夕的詞而愛上一首歌?又有幾多歌手會明白自己唱甚麼歌?林夕說過,現時歌手唱歌,會覺得他們是唱別人為他們寫的歌,但聽張國榮就不同,張唱每首歌也是聽到他自己要說的話。明星已死,林奕華這番好意不知有幾多人會珍惜?
其實我也未對香港情歌死心,不過現實情況往往強差人意。

《情歌已死》 文:林奕華

若干年前,我和剛開始跟他「談戀愛」的一個男生約會,場景是家飯館,我正要把顆湯丸送進嘴巴,忽然聽見他在我耳邊很溫柔地說:「吃完了,去唱K好不好?」至今我仍清楚記得那句說話,教匙羹上的湯丸丟回湯碗,同時讓我對那男生的幻想剎那間完全破滅,甚至覺得自己被「褻瀆」了—我怎可能在K場談情說愛?
  只是在那一刻我沒有勇氣把感受直接表白。相反,我跟他去開了K房,接過他遞上來的歌單,佯作很有興味地挑選,然後對他說:「我喜歡聽這首、那首,你來唱吧。」這種應對當然跟他心目中和情人唱K大有出入,他期待的是,能和對象藉合唱來增添浪漫。虛偽的我推搪不了,只好硬著頭皮拿起米克峰,聽著他和我的聲音經過擴音器的轉化,變成連串的「不可能」—我不可能愛上唱K,更不可能愛上愛在K房?唱情歌的人。
  沒有任何文字能比香港式的K歌更能象徵「愛情已死」。過去幾年,能夠成為最受歡迎歌曲的先決條件,便是歌詞必須要以失戀╱分手做主題,單看歌名就知道香港人的感情生活素質如何,如《好心分手》、《習慣失戀》、《慘得過我》、《只想一個人》;精神狀態上的失衡更可以從《垃圾》、《爛泥》、《犯賤》、《獻世》、《思覺失調》、《絕》的大行其道得到印證。有些香港人會說「唱K只是純粹唱歌,歌詞根本不起作用」,只是歌詞真不計分,那又如何解釋在眾多的可能性中,為何只有貶低自己、否定愛情才會成為最被「歌頌」的題材?
  這陣子排演《東宮西宮之西九龍皇帝》,我和胡恩威受到近期最受K場捧場客歡迎的《勁歌金曲》的啟發 (一首把三十九首K歌的歌詞剪輯而成的「精選」—大部分是副歌,目的是讓歌迷「省去前戲,直踩高潮」),邀請陳浩峰和孔奕佳另外剪輯一首手段相同但目的迥異的《香港輓歌》,當中歌曲數量與《勁歌金曲》不相伯仲,但所突顯的卻不是「港式K歌」如何感人,而是四十首不同歌曲,不論是音樂或歌詞竟可如此相似,以致令人錯覺四十首不過是同一隻歌!
  由於我和胡恩威同時也在綵排《戀人絮語》,我沒法不從港式K歌的同質性 (特別是歌詞)聯想到巴特說過的「作者已死」。
  羅蘭.巴特在提倡「作者已死」時,應該是通過解放文本詮釋的權利,讓讀者得回閱讀、感受和思考的自由。理論上,不同人可以因經驗不同而得到屬於自己的體會,而不是千萬人在看過同一部典籍後只能分享一個作者的觀念。目前被香港人視為是集體宣言的K歌,正好提供有趣的對照:「作者已死」是鼓吹讀者可以擁有更多個性,上述K歌的來勢洶洶、勢不可擋,則是反映香港人的自我感覺和自我形象皆十分低落:由「做隻貓、做隻狗」,到「做塊階梯給你墊底,我將畢生威武放低」,「逐漸滑落谷底」,「未算低、未算低」,再到「認命扮矮人的有太多個」;這些K歌的文本顯然成了一種強勢的精神主導,雖然填詞人會說一切都是由市場主導造成,他們不過是文字工匠,提供服務。然而不容否認的是,眼下的香港人只有消費愛情的意欲,而不熱中創作、建構屬於自己的愛情經歷—若非如此,港式情歌又怎會消極、負面成現在這地步?
  也有人說唯有悲慘的戀愛,即失戀,才叫人刻骨銘心—是這緣故讓悲傷的K歌更受市場歡迎,這無疑是千古不移。只不過我們也應該留意到以前的歌和今天的K歌在處理失戀題材上的分別:前者不會像後者般愈來愈重手地渲染失戀者的自卑和自我厭惡。而且,厭惡情緒並不是由失戀造成,而是失戀者從開始便自覺不濟,注定要在愛情上慘遭滑鐵盧。因此,我懷疑這些K歌的實際意義 (弦外之音?)不是為了感傷失去的戀情,卻是宣洩香港人對自我價值的無法界定,無從控制。
  港式K歌如是讓K迷找到了安全的避風港—在千篇一律的哀嗚、慨歎中,個人真正的痛楚將被人工化的情緒淡化,甚至取代。但是唱歌的人不知道,當逃避面對痛楚變成性格時,他也將會逃避成為「必然受苦」的「戀人」角色。
  至此,港式K歌不單宣判「戀人已死」,更是謀殺了愛情。

2 則留言:

HK-X-Force 說...

你好~~ 想不到找到了同道中人呢~~

近日開始寫詞評,但實在不喜歡那些清一式說「分手多麼痛苦」、「苦戀多麼悲慘」的歌,只能找來一首《想哭》。雖然副歌最後一句仍然是主流的「悲觀愛情」思想,但至少大部份歌詞有些創意:
[形於詞色] 林夕 - 想哭
inMediaHK 有讀者以「分手痛苦」的思想去解析這句歌詞,但是這樣的話此曲就淪為一般三流歌詞,更浪費了不錯的音樂......

日前想寫一首不是有關離離合合的情歌,但近年的確太少,我反而林子祥有不少.... 最為人熟識的有《分分鐘需要你》,但是我選擇了《就算》。這首歌只推出過錄音帶及黑膠碟,想買也沒有 CD,但居然也在偶然間在 WinMX 找到呢 @@"
[形於詞色] 潘源良 - 就算

匿名 說...

torture sexboys originalboys
bestiality older women thumbs
ebony sexy tits
pissing feet to miles
lingerie galerias voyeur
bukkake scat thumbnail
submissive blow job mature
Comics sextoon comixxx
bisexuals scat babe
nipples slave tor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