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23

五十元可以用來做什麼?

摘自《信報》 文:孔少林  
「可以在city super 買到一包外國入口的薯片,或一粒拇指般大小的日本和牛,在利園吃一籠「特點」,在酒吧來一杯啤酒。五十元肯定不能夠乘一程的士經東隧往九龍。
  香港就是有這麼的一班人,每天大魚大肉,窮兇極惡地消費,就是看不過眼那位每天工作十二小時,為閣下洗衫、做飯、清潔、斟茶的外傭每月加薪五十大元!外傭最低工資由1996年的三千八百六十元,連減兩次,至目前的三千二百七十元。今次政府提出外傭只是加薪1.5%,作為僱主的我其實有點難為情,但竟然有一個家庭傭工僱主協會出來大力反對。以時薪計算,就算將食宿成本計算在一起,外傭每小時的工資仍不到二十元。我們吃一籠蝦餃的價值,抵住外傭兩小時的工資。今日,人力的價值已經嚴重扭曲至如此程度,究竟這個僱主協會還反對什麼?
  是不是因為菲律賓人、印尼人窮,所以好欺負?
  世界上這類人多的是,他們有病,患上「眼紅大細超」症。在大事上他們窮奢極侈,在小處上卻機關算盡。她╱他們會用一千元做一次面部護理,或過萬元買一條HiFi線,為了節省二十元的停車場費而將車子泊得老遠,寧願來回步行二十分鐘。難道他們認為他們的二十分鐘時間只值二十元?
  香港有不少公司的CEO亦患有這種病。他們有重大投資不好好管理,有冗員不想辦法充分利用,卻花大量時間去考慮,例如員工出差應否先乘直通車上廣州再轉機去北京之類芝麻綠豆的小事。當CEO把精力放在這些地方上,公司的下場一定是「輸就輸間廠,贏就贏粒糖」。節儉是美德,但因為節儉而不知大體,這是管理上的大錯。
  我怎樣用五十元?
  買了一枝原子筆、一些原稿紙,然後寫了這篇文章,支持外傭加薪五十元。這五十元我用得很高興。 」

這些人就是我阿爸口中那些「郁少少都話要賠償爭取權益」的「中產階級人士」。其實中產階級這個詞語本身並無貶義,兼且是推動社會發展的必不可少的力量,因為中產階級的品味和享受會帶領文化的發展,而其飽讀詩書的背景亦令社會邁向理性。其實我認為中產階級「郁少少就嘈」的本質是有正面的作用的,若果不是他們的發問,也不能迫使其他人思考很多約定俗成的規矩:點解特首一定係要小圈子選出呀?點解西起西九龍文娛區呀?不能老以一句「這些人無品」,「下下都同我講權利,扮晒野」這些非理性的態度去對待之。試問沒了中產,這個政府怎去建設香港?怎去維持社會安定?他們也有納稅的!
孔少林比起我們這些在社會福利界別工作的人,更精準地點出弱勢社群的需要。要幫人,不需長篇大論甚麼口號策略,孔寫的不正是你和我也懂的人情世故嗎?

4 則留言:

快樂牛郎 說...

我都覺得果D本身有錢, 但係為幾十蚊浪費時間既人好白癡. 不過人有時就係有D奇怪習慣, 一D唔做就唔舒服既壞習慣.

littleoslo 說...

人情世故就點出了主旨.不知甚麼原因,香港給我一個很不公的感覺.

littlegirrll 說...

你好…:)

有些人對金錢的觀念就是這樣奇怪。他們情願把那$50丟到大海也不願給別人
也許跟人的劣根性有關

chanchiyat 說...

其實,外傭這個東西,本身就很奇特。很多人都當她們透明,有些更要求在家的時候,視線範圍不准她們出現。如果無法跟這樣一個外來者建立某種關係,就不要聘用外傭好了。抱著一種想用,又覺得很討厭的態度,根本就是互相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