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17

李才子今日今句

摘自新浪網碟評:
「即使對比起上一張製作資源充足的新歌+精選《阿嶽正傳》,這張不再由滾石製作的《馬拉桑》仍然是張具一定水平及吸引度的國語唱片,質素並未因而低落。至於這張演唱會前的熱身作,風格仍然可以用「爽」字來形容,有種發自內心的暢快,而且內容辛辣?活潑,描寫得到肉,讓樂迷聽起來感覺很具體和痛快。而阿嶽的歌唱演繹也是一貫出色,有種叫人不期然就投入其中的感染力。」

李才子又再發功,張震嶽的音樂是「發自內心的」,歌詞就是「描寫得到肉」,音樂的感覺是「具體和痛快」,而張的演繹是「叫人投入」及「出色」。OK,我昨天看完村上春樹的小說,對比起上一本「製作精良」的小說,這本由香港博益出版的「黑夜之後」,「仍是一本具一定水平及吸引度的小說,質素並未因而低落」。風格仍然可以用「爽」來形容,有種發自內心的悸動,而且內容辛辣、活潑,描寫得到肉,讓讀者讀起來感覺很具體和痛快,而村上春樹的寫作手法也是一貫出色,有種叫人不期然就投入其中的感染力。

我竟然會tribute to李才子,他實在對我有太多太多的激發。

1 則留言:

快樂牛郎 說...

其實以文字黎講呢篇都算寫得幾吸引, 唔算太差.

你估李生有冇黎你呢度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