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6

相遇

回家的路上碰到十多年不見的中學同學。相信我,那是我最不擅長的對答形式。碰見那一刻,當然立即在CPU裏搜尋有關證物證人。
「你個仔...女...幾大?」我問,採取主動。
「兩個女啦!」問非所答,不過有額外資料。
「依家搞咩呀你?」他問。
我腦中還想著如何問下一條問題,給他如斯一問,其實屬於罐頭答案,但一下子不知怎樣答。「errrrr.....在大學裏......」
「嘩,做professor?」不是吧,我似咩?
「唔係,搞些公關甚麼的.....你呢?」
「做工程囉,畢業之後做到依家。」
「你不是讀測量的嗎?」
「我讀測量,但做工程。」寸我喎條友,但保持笑容。
「我前排撞過你老婆呀,在xx區。」其實是2002年的前排。
「喂,交換電話呀,得閒出黎聚聚。」他說。
「你依家點呀.....結左婚?未結?」
「結左啦。」他不問老婆是誰,我也懶得說。

我知道這個儀式是必須做的,若果不做,城中大大小小的相遇便沒有意思了,甚麼事情過程不重要,最重要是有結果,若果夠efficient就更加好。我想,對談了兩分鐘後才交換電話也不算太有效率吧。
然後我們互道再見。十多年不見,我和他也不太出席舊同學聚會,望著那個電話號碼,算了吧,這麼多年了,他仍和中學時期一樣,努力裝出友善的樣子,卻又同時讓人覺得他根本沒有誠意與人有任何交流。可能在他眼中,我也一樣。但老實說,我從來沒有裝出友善的樣子。若果我有,至少前陣子工作不會有所謂低潮的發生。

1 則留言:

PETER 說...

我試過更戇居地碰上不稔熟的舊同事然後他說喂畀你電話我吖得閒出來飲嘢,我說了我的電話,好拜拜,沒有再任何形式聯繫過,我也從沒打算過有,為著三年前浪費了人生的10秒鐘很奧惱到現在。

這些都是一種甚無聊的儀式。

為此,我大多直視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