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6

我的580

第一次看到MT580,是在一間上樓舖看到的。那間舖不是叫板仔舖,在2000年時,已經是賣擬似惠比壽街頭品牌的本地街牌,和balance看齊的了。老板那時穿著一對第二/三代的綠色MT580,對我來說實在是驚為天人。首先很少看到綠色的波鞋,然後就很喜歡腳踭那個三角嘜,覺得成件事都好型好design。我被580迷倒了,但理智告訴我,三千多一對波鞋實在是天價。然而就是天價,令到580有著一種可望不可即的神聖感覺,永遠覺得它只應是天上來的,我等凡夫俗子就算有錢,也未必可以排到隊去水貨店買。回去找來第一代的圖片,嘩,啡色加紫色在世紀之初仍然是沒有人用的配搭呢,而且還是絕版的!580就此升上了神壇。

2009年,我在運動家看到made in china的580,論顏色設計,都是中上之選,雖然沒有當初限量版的fashion感覺,但三分一的價位,又是灰黑白,也是良好選擇。然而,我再也沒有興趣玩這個遊戲,mt580的神聖地位一去不返了,就算店員說有折只賣六百元,看著那個仍是老樣子的三角鞋踭,不知是我老了,還是mt580的神話已不再了,那對我經很想擁有的鞋子,現在變成只看一眼不會採的路邊野花。

就是這樣子的吧,難得到的,天價的,就是美好的,現在想起,其實那幾片綠在那鞋子上也不是顯得特別出色。我們要追求人無我有,追限量,往往是付出的那個代價才是潛在的自信心堅實後盾。我記得那時看雜誌,有位本地潮人說,mt580他有幾對,每次著完都會回家用水慢慢清洗,等它風乾再入盒,因為對他來說mt580就如藝術品一樣。看到這種報道,我對mt580已經有點動搖。原本我們應該是好好享受衣服帶給我們的隨性和舒適,現在我覺得在他眼中(根本他不可能這樣想的),一對球鞋徒添多餘工作,而最終可能著完一次腳趾弓會痛幾日的慘痛經歷(當然潮人不會說)。

沒錯,我從來沒有擁有過580。慾望從不被滿足,因為深知自己不會用如此價錢入貨。我不敢說這是理智的勝利,只是各取所需,各有不同的資源分配吧了。Mt580的神話隨著其頭幾代的追捧而推出的七彩版本而消滅。到往後三翻四次在連鎖店看到580的行貨,我喜不自勝。我現在對香港傳媒喜歡用的「玩殘」有了另一個體會:衣服鞋襪,潮流玩具,限量版天價版固然有捧場客,但當熱潮席捲草根時,那才是物慾被盡情滿足的高峰,那才是產品和設計最根本的原意,進步的社會中人人都可以享受這種滿足,滿足過,領略過,那才是再進一步的基石,至少好和壞我們也知所取捨。所以juno可以繼續把第一代好好收藏,而一個中學生也可以平價享受580所帶來的興奮。所以我從來認為uniqlo造福社會,雖然總會有人說cheap,有人說悶,但就像宜家一樣,你沒頭沒腦走進去,買了一大堆回家,出來見人都總不會出事。

望著那對行貨六百元的580,我想起那時沒錢買日本街牌所以轉向本地抄手埋身的日子,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知怎的,突然有一天,驚覺原來自己的樣子根本不適合街牌,身型也根本穿不出那種活躍的味道,就連fingercroxx我也幾年沒進去看了。我自己也經歷過「好和壞我們也知所取捨」的階段,現在嘛,大家一起等uniqlo新一季的汗衣搞作了,好嗎?

1 則留言:

Sunny Chan 說...

我雖不好MT580,但亦有同感。當年夢寐以求的 Jordan II 代復刻,好像沒有流入市面,已被炒至天價 - 我當然不會上漁人的當。現在 Jordan II 代復刻再復刻再復刻再復刻,竟然「公價」二千三佰九十九!莫說運動家打了折只賣一千九佰多,但 - 『那對我曾經很想擁有的鞋子,現在可常也變成只看一眼也不會採的路邊野花。』

現在嘛,uniqlo 的汗衣我大概有二十多件,其中有十幾件 ECM 系列的汗衣,竟是用來收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