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29

Repeat

小學時期的一個暑假,年紀太小沒有暑期活動,唯有留在家中渡日。邊嬉戲邊看電視,那時電視台都特別照顧暑假檔期的學生,製作每天都播放的音樂節目。於是,幾乎每天特定時間,都會聽到由許冠傑和甄妮合唱的新歌《無敵是愛》,音樂錄影帶中見兩人開心躍上充滿汽球和小朋友的巴士。由於播放的頻率幾乎是每天一次定時播放,我第一次因為不斷的重覆而對一首歌產生厭惡,而亦是這首歌令我記得那個荒悶的暑假,彷彿郁悶全由這首歌所引起。


上了中學,無線推出了專攝時間的「勁歌推介」,即是新聞天氣之前後播出的音樂錄影帶。其實那時很多歌都被推介過,但我只記得有一首播得特別多,就是劉華的《再吻我吧》。現在根本不能想像,這首歌一天可以出現五、六次之多,還是足本音樂錄影帶。《再吻我吧》主歌本也頗順暢,一到副歌那句「再吻我吧」的劉華腔,大家都知道出事,然而這首歌有本事在那個月內不斷重覆又重覆,其聲勢比起同一張大碟的《不可不信緣》有過之無不及。現在想起這首歌,影像不斷自動eject:劉華的雀巢頭、和關之琳的莫斯科影像、還有那種聽到前奏便心裏發毛的不安。


書店或酒店大堂可能會狂播Kenny G、旺角時裝舖會重覆容祖兒、大特賣場會轟本地地下techno fing頭碟,就連診所也會連播張氏兄弟的福音傳道讚美主。朋友也曾經打趣說,那些員工可否claim工傷?老闆都相信media is king,只要狂轟濫炸,自然會收到潛移默化的教化效果,就算《再吻我吧》幾咁騎呢,播多它幾十次自然會順耳。當然我也是被教化的那一位,題目叫做「如何讓一首歌搭沉船」或「爛歌是如何鍊成的」。歌爛不要緊,而是它已經和當時的生活緊扣著,彷彿很難避免地成為了時代的插曲。但我的時代插曲可不是劉華呀!是不是它騎劫了我呀?


寫這些無聊話只因陳冠希翻唱《再吻我吧》,我很想知他怎樣玩那句經典副歌。

2007-03-27

Mr. Children 《HOME》

[13th Album] March 2007 release


偶然讀到本地某潮書的介紹文字,大意為於日本白色情人節當天,倖田未來、中島美嘉及Mr. Children同時推出大碟,然後作者說:「嫌Mr. Children太老成、倖田未來太扮野、都是中島美嘉夠窩心。」先不論窩心是否已用到濫又或能代替諸如「溫暖」「貼蜜」的代用詞,大概成軍於1992年,今年剛踏入慶祝出道15週年的Mr. Children便只因其稍長的資歷便被打入冷宮,彷彿已是街邊那位老伯在自言自語時不予我了。


99年的經典作「沒有終結的旅程」悠悠人生無盡探索的掠影,連帶隨後因老人夾band音樂錄像而聲名遠播,發掘光輝美好情結的「Kurumi」,再到最新單曲「Shiruhi」的蕩氣徊腸,Mr. Children沒有放棄過其貫徹始終的情感內核:縱然世途紛亂,生活磨人,但大家不是一樣活了下來嗎?既然活了下來,就把它當做車廂中窗外的景致般欣賞,過去看不看清沒打緊,抓緊現在好好生活吧。歲月悠悠,沒有希望的人生不可能在我們身上出現。Mr. Children不是一味大叫前途似錦努力振作的陽光明途,那些向著目標奮勇前進不畏艱辛的說教就留給那些年青樂隊吧,我們呢,孩子先生,在前進的途中不要想得太多,因為過程比結果重要,不領會成長的點滴斷不會有圓滿的結局,縱然你可以一步即達。


主音櫻井和壽自從數年前腦中風康復之後,創作的方向似乎沒有了以往般注重大格局,轉而鑽探細眉細眼的人情常道,一首「Kurumi」那種義無反顧的狂執,與清純無雜質的天真孩子氣結合得令人動容,與「沒有終結的旅程」及之前的作品表達的宏大敍事架構已有所偏離,來到最新大碟「Home」這種溫潤燙貼,著重生活細節的情愫則因主題的確立而貫串全碟。小林武史的監制並沒有太花巧太入時的編製,編曲順著旋律盛載的世界觀作出微微的勾勒,櫻井那極具包容力的歌聲主導前行。中板歌作為大碟的主要構成,緩緩流進的動能,不斷對「家」的主題作出回應:大概就是這種的狀態,才是我們尤如置身母體的終極安靜,無風無浪的閒逸。Mr. Children是否太老成並不打緊,最重要是他們十五年如一日的打造連百萬巨星也沒法達到的境界:以天真、童稚、樂觀的心態去迎接未來,而方法就在不遠處,只是你沒有留心罷了,並不需要那些虛偽的寒暄問暖,裝模作樣。

2007-03-22

平價

在uniqlo買了一條淺啡色皮帶,挺身,線條硬淨,才149元。一條深藍色無洗水牛仔褲,窄身,減價買200元。佐丹奴黑色白波點長袖恤衫,250元。在zara買了一件黑色恤衫,修身款,輕微反光質料,闊領口,索價279元。


太太說:「照道理,現在的香港人不可能不漂亮啦!」實情是,你照樣可以看見極多種類的生物在物上徘徊:穿了件polo但反了領的佬、腳短但穿長靴的豬扒、全身黑色西裝但帶了隻g-shock及著了白襪仔的男人、上身ape下身m字牛仔褲加cap帽的偽原宿份子(乜依家仲有人買ape咩?你估雷仲得錢嘉樂呀?)、一身slim cut但有蝴蝶五五分界髮型及兩條螢光柄的a-look眼鏡。然後,今季又多了一批膠質biker短褸襯david bowie tee窄身褲爛白converse送多個古巨基頭的後mk look。


正當平價奢華風愈吹愈盛的時候,我們看不見這個城市的人有甚麼突飛猛進的改善市容修養。H&M只是叫你serious shopping,但是不是serious matching就閣下自理。不記得那個blog寫的:「人人都買M by Madonna,你估你真係娜姐呀?若果唔係,幾靚的放在身上都只是個G2000 OL。」是不是對通宵排隊那班人最當頭的棒喝呢?選擇是多了,而且質素亦不斷提升,但我們準備好了嗎?一間zara、一間H&M、一間uniqlo並不會改變甚麼,價錢的下調只是增加購買的力度及公司的進賬,不代表這個城市會因此而變成品味之都。


我很難像一些人說打死不光顧zara這類店子,又說質料差,又說copycat,甚至見過最原教旨主義的:不怕落街和500人撞衫的就買吧。又不見有人會說打死不幫襯宜家,質料又差又copycat,仲要人人屋企都係呢個款的衣櫃,唔買!不是人人都可以為藝術而犧牲,亦等於不是人人都可以月花數千上萬置裝只為那多一條的拉鍊、少一粒鈕所營造的設計品味。生活質素高了便很難放得下身段(先不論目前的生活質素是否真的高了),OK,至少少了一批設計師崇拜者留下的腳毛,店舖大了倒也行得輕鬆自然。能夠低成本而垂手可得地讓大眾一嘗華服滋味,視之為社會性公民教育計劃也未嘗不可,一盤冷水倒頭淋不代表你有品味(無人知你係咪一萬蚊份糧九千八買衫二千交租一餐食十蚊細容),倒像是瑪麗皇后那句Let them eat Cake的現代變奏。

2007-03-18

陳昇《這些人那些人》

陳昇自己說不了解女人,所以也只好專寫男人。然而在他的筆下男人永遠長不大,又或者是處於童稚與成長的角力之中。陳昇對成長沉迷。若果一個男人永遠處於成長期,必定會招來女性那獨有的母性所包容。在他眼中,女人永遠是那麼溫柔、偉大、是所有男人終極的歸宿。


聽陳昇,恕我未能了解他那些諷刺時弊的歌曲,當然他每張碟都有超過一半的題材是社會性的,這種堅持和視界也是華人圈子內少有的,但是凡牽涉月旦事弊的題材,少不免不小心會成為不倫不類的流水帳,用各種隱喻暗示又怕別人聽不懂,而且很多時為了將就文字而放棄音樂性,這在陳昇以往的唱片中不難找到例子,尤其「六月」專輯中正正顯示hip hop和他根本搭不上調。


脫離了受傷後的復出大碟「魚說」那一抹柔情,來到「這些人那些人」,看唱片名字以為他開始想說大道理了,幸然有「那年在北海道」與情人在旅程中淡淡的對話,甚麼都沒有發生,不注重初相見的興奮、不灌注別離的哀慟,相戀的過程是山水雲雨的周而復始。我們仍然聽見喜歡訴說個人私密感情的陳昇。這張大碟的曲式比不上之前「魚說」的深遠哀愁,甚至沒有與陳綺貞合作的調皮玩樂,唱片後半部份是反映時弊與旅行遊記情的交匯創作,於我來說是不甚討好的東拉西扯式大集匯。大概作為於香港的一位聽眾,都還是希望陳昇多唱情歌,是「關於男人」那種「男人是大一點的孩子,永遠都管不了自己」、是「不再讓你孤單」的滄桑中見溫柔、也是「恨情歌」中的裝傻扮懵。

2007-03-07

自我介紹

最近因朋友想約稿,叫我弄一份自我介紹給他上頭看看,我弄了半天也著實弄不出個所以然,因為我只有這個博,沒專欄也沒刊在報紙的文章,以往也不是從事相關活動,最終因介紹過短而遭放棄。


今天看到wikipedia某本地潮人的自我介紹,「喜歡深嘢,有時看到萬物歸一」,這是那門子的說話?說自己喜歡深的東西,即是要人知自己喜歡思考,指明是深的東西明顯是自抬身價,因為假設了其他人不會有興趣,但說過了頭又怕不夠down-to-earth,於是又用回口頭語「深嘢」以示其實自己很草根。萬物歸一,即是甚麼?寫在履歷上,可以加薪嗎?是佛家語?還是叫人隨緣?總之說了上口,似是有點言之有物便可以了。


辛苦經營,最終逃不過那幾句尾巴。如王貽興般說自己何時拿過甚麼獎也算是簡潔,至少那是事實,不是自吹自擂的虛言。我發現這種自我介紹都甚愛用對比入字,例如「喜愛胡思亂想,拒絕不求甚解」「喜好文藝,卻又樂於享受庸俗」諸如此類,好像顯示這種矛盾便是個性的忠實反映,甚至多於忠實反映:營造一種感覺。都說現在感覺大過天,所有肉麻、扮野、smart ass、死蠢、老土都可以被包裝成「思想」。買書只要看看那個扉頁的作者自我介紹,便知這本書是否應帶回家。


世上已太多大師,無暇理會其他蝦兵蟹將,也向在此匿名留言者說一聲:唔鍾意咪鬼睇。

2007-03-01

隨想曲

陳潔靈翻唱《隨想曲》,編唱俱沒啥特別,然而頂著「向林振強、黃霑、張國榮致意」及「發燒天碟」的帽子,加上作為眾多歌手唱歌師父的地位,她正式在殿堂級歌手的那一格加上不大不少的一個剔號。

看一看娜姐最近那呼風喚雨的演唱光盤,對比起本地上下年紀的歌手,有那一位還有那種無視規限的勇氣?不知何時開始,實力派的歌手總要以出一張「發燒天碟」,翻唱一下經典金曲來為自己貼金,好等別人可以在那殿堂的神台上安放自己的名字。我們已經有夏韶聲、有崇基德兄弟、有林志美,我們需要那麼多經典翻唱嗎?大概這是作為一個歌手的心結:向別人發出肯定也就是向自己作出肯定,肯定自己是一位「熱愛音樂」的敬業者。當然翻唱也是一門藝術,除了致敬,也可以是當重新創作的計劃來做吧。除了黃耀明十年前的翻唱,為每首歌灌注另一重意義之外,我看不到往後的翻唱能跳出致敬和懷緬的框框。

不過責任可能不在歌手而在老闆。出唱片等於蝕錢的當下,有燴灸人口的金曲打底,總有一班不求創新懷舊上心的歌迷科水,比起找二打六創作新不如舊的旋律更有保證。大概陳潔靈也想一過十年前那張前衛英文專輯的癒頭,但不論財力和牙力也敵不過米飯班主吧。我反而有興趣想知她會不會翻唱《白金升降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