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22

平價

在uniqlo買了一條淺啡色皮帶,挺身,線條硬淨,才149元。一條深藍色無洗水牛仔褲,窄身,減價買200元。佐丹奴黑色白波點長袖恤衫,250元。在zara買了一件黑色恤衫,修身款,輕微反光質料,闊領口,索價279元。


太太說:「照道理,現在的香港人不可能不漂亮啦!」實情是,你照樣可以看見極多種類的生物在物上徘徊:穿了件polo但反了領的佬、腳短但穿長靴的豬扒、全身黑色西裝但帶了隻g-shock及著了白襪仔的男人、上身ape下身m字牛仔褲加cap帽的偽原宿份子(乜依家仲有人買ape咩?你估雷仲得錢嘉樂呀?)、一身slim cut但有蝴蝶五五分界髮型及兩條螢光柄的a-look眼鏡。然後,今季又多了一批膠質biker短褸襯david bowie tee窄身褲爛白converse送多個古巨基頭的後mk look。


正當平價奢華風愈吹愈盛的時候,我們看不見這個城市的人有甚麼突飛猛進的改善市容修養。H&M只是叫你serious shopping,但是不是serious matching就閣下自理。不記得那個blog寫的:「人人都買M by Madonna,你估你真係娜姐呀?若果唔係,幾靚的放在身上都只是個G2000 OL。」是不是對通宵排隊那班人最當頭的棒喝呢?選擇是多了,而且質素亦不斷提升,但我們準備好了嗎?一間zara、一間H&M、一間uniqlo並不會改變甚麼,價錢的下調只是增加購買的力度及公司的進賬,不代表這個城市會因此而變成品味之都。


我很難像一些人說打死不光顧zara這類店子,又說質料差,又說copycat,甚至見過最原教旨主義的:不怕落街和500人撞衫的就買吧。又不見有人會說打死不幫襯宜家,質料又差又copycat,仲要人人屋企都係呢個款的衣櫃,唔買!不是人人都可以為藝術而犧牲,亦等於不是人人都可以月花數千上萬置裝只為那多一條的拉鍊、少一粒鈕所營造的設計品味。生活質素高了便很難放得下身段(先不論目前的生活質素是否真的高了),OK,至少少了一批設計師崇拜者留下的腳毛,店舖大了倒也行得輕鬆自然。能夠低成本而垂手可得地讓大眾一嘗華服滋味,視之為社會性公民教育計劃也未嘗不可,一盤冷水倒頭淋不代表你有品味(無人知你係咪一萬蚊份糧九千八買衫二千交租一餐食十蚊細容),倒像是瑪麗皇后那句Let them eat Cake的現代變奏。

3 則留言:

aulina 說...

與這篇無關。庾澄慶開show,今天開始公開發售。4.26/4.27。

Sunny Chan 說...

記得在 Meryl Streep 在〈The Devil wears Prada〉因為 Anne Hathaway 那無知的偷笑,一氣之下,道出那條「水湖籃」腰帶如何「由上而下」,從一個設計師的「hi fashion」系列,經過幾多代的發展成為一件普通的水湖籃衛衣。如何認真對待 fashion,這何不是一個容易的課題,最少在以前 fashion = money。

但 zara 和 H&M 這些廉價的 fast fashion 的興起,卻毫無疑問打破了有錢才有 fashion 的硬道理。但香港人所欠缺的卻不是錢,而是欠缺對衣著的「獨立思考」。

一日見到有「位」衣著入時的露宿者穿上 BATHING APE 的衛衣在中環游盪,我真是覺得他很「潮」。

註: Zara 的母公司 Inditex Group, 上年度的 profit 增長了 30%

五師兄 說...

同樣的感覺也見於室內設計(或曰:「裝修」)的界別。大家見到自從大陸廉價組件裝修法於十年前大行其道後,所有的餐廳和時裝店都雞犬升天,齊齊升格變得高級了!設計過的燈光加上設計過的制服,所有東西都變得 pro 起來。但大家忘記 Service Marketing 內的 7P,裝修與制服只是當中一個 P= Physical Evidence。如都是那產品,都是那品質,都是那個伙計,這些美麗的裝修和制服並不能幫到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