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18

陳昇《這些人那些人》

陳昇自己說不了解女人,所以也只好專寫男人。然而在他的筆下男人永遠長不大,又或者是處於童稚與成長的角力之中。陳昇對成長沉迷。若果一個男人永遠處於成長期,必定會招來女性那獨有的母性所包容。在他眼中,女人永遠是那麼溫柔、偉大、是所有男人終極的歸宿。


聽陳昇,恕我未能了解他那些諷刺時弊的歌曲,當然他每張碟都有超過一半的題材是社會性的,這種堅持和視界也是華人圈子內少有的,但是凡牽涉月旦事弊的題材,少不免不小心會成為不倫不類的流水帳,用各種隱喻暗示又怕別人聽不懂,而且很多時為了將就文字而放棄音樂性,這在陳昇以往的唱片中不難找到例子,尤其「六月」專輯中正正顯示hip hop和他根本搭不上調。


脫離了受傷後的復出大碟「魚說」那一抹柔情,來到「這些人那些人」,看唱片名字以為他開始想說大道理了,幸然有「那年在北海道」與情人在旅程中淡淡的對話,甚麼都沒有發生,不注重初相見的興奮、不灌注別離的哀慟,相戀的過程是山水雲雨的周而復始。我們仍然聽見喜歡訴說個人私密感情的陳昇。這張大碟的曲式比不上之前「魚說」的深遠哀愁,甚至沒有與陳綺貞合作的調皮玩樂,唱片後半部份是反映時弊與旅行遊記情的交匯創作,於我來說是不甚討好的東拉西扯式大集匯。大概作為於香港的一位聽眾,都還是希望陳昇多唱情歌,是「關於男人」那種「男人是大一點的孩子,永遠都管不了自己」、是「不再讓你孤單」的滄桑中見溫柔、也是「恨情歌」中的裝傻扮懵。

2 則留言:

zito 說...

最喜欢还是他的那张“贪婪只歌”专辑。文字方面是他的一贯风格,可是音乐方面的调度和方向到现在我都还是很喜欢,虽然它已经是17年前的作品了(还记得李正帆,江建民这些名字吗?)。
“无言的山丘”你又怎么看?

dosss 說...

無言的山丘作為陳昇的一個旁支計劃,一首單曲卻道盡歷史扭曲人性的無奈,卻抺不走對前路抱有希望的堅決,低婉離愁是他的作品中所沒有的。
李正帆、江建民這些名字真的有大江東去的感覺,我不熟悉,只知他們為陳淑樺製作了很多優秀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