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03

梁漢文

為甚麼現在那些惺惺作態的原創作品,可以令梁漢文被歸納為有實力的創作人呢?打從《十號》開始,梁漢文便落力打造諸如伍樂城、伍仲衡派的作品,當然偶有些窩心小品,但極其量也只是高質素一點的罐頭,在風格及結構上均無寸進,很大程度又是歌詞和概念救了幫了他一把,先是一至十的歌名,再到社會時事串燒,情況和古巨基差不多。曾經我也認為《重新做人》《501》《一小時沖印》重拾了一點廣東歌儒雅的味道,然而和梁漢文初期佳作頻仍的質素相去甚遠。那時沒有原創的自覺,梁也未有成為創作人的包袱,媒體也沒有特別關注他—沒有大紅大紫,唱和製各司其職,倒成就出別樹一幟的新音樂風格。

我還記得《不願一個人》帶來的小驚喜。不避忌改編,找來一首周華健精緻的旋律,梁漢文那稍為內歛害羞的演繹要比起周華健來得貼題,後來的《愛與情》則甜蜜溫馨,在不偏離K歌的框架之下感情流暢自然,平常風物一點一滴,也是甜蜜生活的最佳見證。

時間再往前推,許願監製時期出了兩首《流離夜雨》和《某月某夜》,許願搞了個都市林憶蓮,卻又可搞個歐洲新浪漫梁漢文,就是那種散慢慵懶,在咖啡室透過玻璃外望的若即若離,人影車影和霓虹燈影都交疊在馬路上的積水灘,你努力想記起某些人某些事,卻徒勞無功,因為你已經滿足於現在的一切,回憶就由他感染成斑駁的顏色和味道。那種jazz-pop比起蘇永康的技術派來得靈氣更重,彷彿兩首歌都是用雨水浸出味道來的。

趙增熹後來先後炮製了《呼吸》和《角度》,雖各放在不同的大碟,卻似乎未有人拿來當姐妹作看待。《呼吸》的輕靈跳脫,和結他的淸脆勾勒相輔相承,卻表達出感情私密、不能分享不能言傳的況貎,梁漢文那短促、細語的唱法配合旋律的親密和歌詞的主題。《角度》整個架構就和《呼吸》同出一轍,輪廓則較粗糙,感情的凝聚沒有那麼渾然天成,卻仍有著一種月滿繁星的悠然舒泰。可惜同期的主打《衣櫃裏的男人》太搶人視線,若論質素自然給《角度》比下去。這種派的曲風其實也不是首次,只不過因為是改編而被無情埋沒:怪力亂神的《第一位》和奇峯突出的《一百巴仙愛上你》這兩首改編主打不也是精緻絕倫的小品嗎?

梁漢文的近作不是不好聽,而是太煞有介事去聲張自己是創作人,或多或少令作品添上一層虛浮和討巧。好像《艦隊》便是雷聲大雨點小的劣作,以為找著主題和進行曲便可以有新意,卻無視旋律的乏力。《滾》被捧為男女心力交纒,大膽刻劃之作,我卻只聽到吵鬧和重覆。本來以為《新聞女郎》那緩緩前進的曲式終於有點意思,但歌詞的裝腔作勢又扣去不少分數。其實我也不明白為何《披頭四》這種劣作也會被傳媒捧上,難道林夕點石成金的威力真的如此利害?我希望梁漢文這張精選碟有好成績,拿到資源後好好思考再走不走所謂創作人這條路。

1 則留言:

匿名 說...

你完全說中了我心裡面的梁漢文!十年前還挺欣賞他的!過近期他出了一大堆所謂作品, 別人齊聲讚好, 我郤偏偏沒有甚麼感覺, 還以為是我的耳根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