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23

聚會

原來聽朋友談起中學同學聚舊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尤其是你根本沒打算出席的時候。不是說過嗎?很久不見,總是會變成答問大會,總要交待轉了甚麼工怎麼結婚單聲買了車沒有怎麼還不生小孩等等,而為了顯示你很懂交際又不失風度,你又會向問你的人查詢一下轉了甚麼工怎麼結婚了還不生仔你平時經常來這裏吃飯嗎下次有野記住搵我。拳來腳往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天真地認為舊同學聚會是這麼一回事的:就放下那風霜十年的工作面具吧,把昔日那個同窗的況味都一一召回,無聊又好廢話又好,原來大家也未曾成長過,年青的歲月真好。大概是這樣子吧!當然必要的交待一下身世是必需的,但正題還是昨日的那個你喔。在朋友的描述之下,聚會都添了幾分荒謬劇元素:就約在那人人都知道的地點進餐,卻偏要一幫人在地鐵站等齊,然後部份人駕車前往,部份人步行前往,然後又竟有一脫人已在那餐廳等待。就是這種味道吧,怎麼就連一下「喂就晌果度等!」的豪爽也掉失了呢?


十多人坐大圓桌總比起坐長桌好,然而這個人數和龐雜的來源已注定這飯局是熟悉而拘謹的。人數是注定變成小圈子各有各談,而有些很久沒見的自然也滲不進那些經常見面的gossip talks,而亦不會有人肯擔起大旗統領話題製造氣氛。看見以前龍精虎猛的見了婚與太太出席,竟然會問人你平時有咩消遣,局中亦會拿出教會自製書簽派發;問起阿A原來今早與同桌的B打機卻沒空來聚會;渴著湯吃著飯當然不應多說話,「是」與「不是」變成頻密的回應,大概不想問的人費心解讀吧;那些不知應否再笑的笑話,除了顯示你不與時並進,不會就是想反映我前面所說的那種「青蔥歲月」吧,真用心良苦(應該說出來嗎?有人說一碟菜好像姨媽巾。笑與不笑也是沒禮貌吧。)


我的朋友呢?他是在街上給人碰到而被邀的,也就是說「見見舊同學,當認識新朋友」的一位,他當晚早走。這班「新朋友」,在他口中,最大的意義就是聚在一起,然後各自修行。「其實我倆和他們根本格格不入。」「也是的。」其實他早知如此。舊同學聚會應該是「過去式」的,大家都是想重拾當年的氣味而走在一起,而不是為了你現在做甚麼。怎麼突然說句笑話你都不懂接下去?怎麼就連談一下以前走堂組莊的勇氣也沒有呢?我想捕捉那種「同文同種同聲同氣」的氣息,以知道我的路走了多遠,而你卻一臉茫然,我卻知道不論我的路走了多遠,我和你之間的距離是最遠,也永不會相交。

1 則留言:

carmen 說...

舊同學、舊朋友聚會,都係吹水,但見番面,昔日感覺又係喺番度。有時候,都幾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