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30

金電視

面對著滿街的娛樂雜誌,上面那些愈發令人發笑的標題,令我更加懷念《金電視》。前陣子好像復了刊,但近來在報攤又不見了,真後悔沒買回來。


其實《金》完全是一個笑話。封面百年如一日地似賀年揮春,一定是藝員大頭,加上那些Powerpoint字體,非常易認。幾篇彩頁全是沒有仔細編排的相片,有時甚至看見相和相之間因尺寸不合而出現的空位。內頁雙色草紙印刷,毫無排版美感可言,而且看得出是資源所限,所有的藝員專訪都像是左抄右抄而成,像是在看幾本雜誌的濃縮版本似的。


當然,我要說的是,縱然《金》是如此地簡漏,但它的內容及製作手法卻令我印象深刻。首先是它完全沒有廣告,也難怪製作如此土炮,卻也令內容顯得實在及豐富。取名《金電視》,專訪內容當然不只是電視圈,但不知是否編者覺得電視這個字眼較易入屋?若取名「週刊」又不夠性格,「娛樂」又好像太露骨,「電影」又好像高了一點檔次,最後可能就拿「電視日報」來個移形換影,叫《金電視》帶點街坊式的寒暄問暖,那時候每個人也還會視家里的電視為一大娛樂吧。


《金》內有一個談音樂的專欄,由筆名「阿拔」撰寫,累積地看下來,是我聽音樂甚至看事物的啟蒙,比起現在那些樂評人,阿拔寫的文章更著重音樂的內在質感及感情,而多於其型式及風格。他追捧日本音樂,在一本如此入屋的刊物里,他可以寫:「數日本玩電音至出神入化的地上人物,數板本龍一莫屬。」他界定他欣賞的樂風叫「新音樂」,其實沒有特定的框架,大致上能夠讓人聽得出音樂本身的超凡感情,就是他所謂的新音樂。而且他更不諱言自己很少看歌詞。我跟隨著他的文章,用全新的角度去看香港的流行樂壇:雖然全是改編歌,但張學友的《愛火花》是一張高度完成的好專輯;許志安的《喜歡你是你》專輯是廣東樂壇少見的「新音樂」傑作;鄭嘉穎初出道時均改編了日本最前衛的樂曲;草蜢的敏銳觸覺早在《黃昏都市人》已嶄露頭角,及至《我們都是這樣失戀的》便是集其大成;在阿拔眼中,倫永亮、杜自持、Ted LO、林曠培、Dick Lee都是曠世奇才,因為他們不重視形式的創新,而是將感情創新,著重發掘情感的無限可能性。我記得他甚至用一期的篇幅寫過李克勤那首cult爆的「in the city」和「閃電傳真機」主題曲及remix的評論,也寫過十年難得一見的經典改編歌「真夏之果實」竟然被張學友改編為「每天愛你多一些」,也記得他說黃耀明的「每你你愛多一些」是樂壇照妖鏡,因為你永遠估不到下一句會這麼唱法。你大概可以想像到一般的評論媒體根本不可能盛載如此一位作者。


《金》的專訪又是一大奇談。先前說過,那些專訪都是抄襲而來,不過看下去會發覺他們抄得好有技巧,完全是會考做summary的絕佳示範,起承轉合不著痕跡,有時更懂得欲言又止,用藝員的一句說話來結尾,不帶任何評論,留給讀者自己想像。經過它們的加工,每位藝員縱然講過幾多無聊的公關用語,都會經斧鑿之後變得突然愛恨分明,性格活靈活現。對比起《明週》那種紀實式的報道,《金》的寫作手法無疑是有點遊戲人間的味道,不過這也正是供另類解讀的一大樂趣。


值得一提的是《金》那些相片caption,那些編輯竟然大膽到加入個人評論。今天我們看到的相片caption都是悶到爆那種,以《明週》為佼佼者,帶讀者遊花園卻得不著任何風景。《金》那種caption完全是「騎劫」性的,好像「某某的性格火爆,要在娛樂圈生存切記忍讓。」「某某沉默少言,多年來被人詬病仍不改作風。」當真是短少精悍的演繹,那位藝員迅速被立體化。


隨著《金》的停刊,我也和娛樂雜誌正式告別。現在想看一本認真的娛樂雜誌,大概只有《明週》吧,我卻嫌它太自覺是一本「業界專業」刊物,觀點保守而當中的專訪都是讓藝人說些不痛不癢的所謂心底話。估不到那時因媽媽每週也購買的習慣,而對自己有著如此影響,到現在想起來也仍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不是信報、不是Times,甚至不是MCB,而是金…電…視!

2006-05-26

比較


看本地演唱會的DVD,鏡頭角度來來去去那幾個,不是由上而下的廣角鏡就是埋身近鏡,有時影伴奏就已經叫做有花臣,影前影後加埋矇鏡就叫做幾有feel,兼且要顧及唱k而配上佔三分一的字幕。這樣一比較,看mr children最新的2005 tokyo dome live DVD,人家剪接有節奏,慢歌可以一鏡大頭直落無移位,快歌可以加插不同觀眾反應,有時又映樂隊成員彈結他的會口郁郁跟住唱,這樣一比較之下,高下立見了吧。


看見那可坐幾萬人的場館,我明白他們根本不會想來香港做live。我們的思維被紅館綁得太緊,每個歌手都以進軍紅館為終極理想,卻未想過這是否一個理想的演唱會場地。地方的限制令舞台和攝影都難以發揮創造力。是不是紅館的特殊構造令到藝人對那些浮跨的舞台設計愈趨迷信?其實我們是不是想看一個可以讓鐵甲萬能俠出動又或可以變身的舞台?所以說商台的拉闊雖然已是明日黃花,但他們的形式也可以引起一陣的話題,你不能否認有很多人是想看那種一個景一套衫直落的演唱會的。所以最近才知道陶?、鄭中基和Soler原來同用一個台,真的覺得有點希望了,大家都是想去聽歌吧。

2006-05-22

無料

「公民黨那關信基,說的東西也沒甚麼料到,我覺得我講政治仲好過佢。」
「唔係喎,關信基好有料架。」
「我覺得佢無料到喎。佢咩咁有料呀。」
「我以前訪問過佢,佢講政治講得好好。」
「你訪問過佢呀?咁你都無乜料到喎。」
「我工作需要呀,同我有無料到有乜關係?你主觀地認為佢無料到,我也可以主觀地認為佢有料到……哎,是但啦,無料就無料到啦……」

………………

「可能佢晌西方政治方面好勁都未定,我就唔識啦。不過睇佢講香港情況就無料到啦,呢班友仔都係唔熟悉中國國情。家陣香港d議員政客全部都去得太盡,其實大陸已經好俾面佢地啦,佢地係都要去到咁盡……」


我決定,以後不會再和父親討論任何意識形態的問題。

2006-05-21

Another Job Done



謹祝阿麒和美倫(雖然我不認識)新婚快樂!
和阿麒不是太熟絡,但其實我一直都當你是好友。

2006-05-19

無理

光顧唱片小店和光顧大型連鎖店有很大的分別。小店你可以直接問售貨員那張唱片出版了沒有,可以不用繞過那些毫不相關的映碟雜誌甚至電視螢光幕,最重要是可以用較低價錢買到你想要的唱片,不論他們有沒有貨又或需要訂購。相反呢,你進去大型連鎖店,可以逛過夠而不用迫店員門因為要午飯又或想抽支煙而對你發出「無幫襯就唔該借歪」的白眼,可以找到一張合意的唱片而順便以縱向或橫向去發掘更多其他選擇(反正這也是他們的賺錢技倆!),可以百無了賴的不是在找唱片而只是讓人知道你是樂迷的姿態。


說了這麼多廢話,其實我只是想說我昨天在銅鑼灣廣場唱片小店的經歷。也不怕指名道姓,經歷了這種狀況我也想叫大家不要幫襯,就是銅鑼灣廣場的打口唱片店。當我找mosome tonebender的最新專輯及number girl的rare tracks合輯時,發現又是這間店的技倆:沒有標明銀碼。拿著去問看店的肥仔,他眼也沒有望我,一手搶去我手上的唱片,說「已留了給別人」。我即時只能報以「哦」一聲然後離店。為甚麼他不因此而向我說至少是一句「對不起」?那你留了給別人就不要放在架上讓我碰這個釘子!而他說的時候好像是我拿了不對的碟而向他留難似的,怎麼責任反而落在我身上了?做生意的正確態度至少講一句「唔好意思,睇下其他有無適合的?」不要以為你在播Fishmans就以為自己好另類,你桌上那張Fishmans的雙專輯精選,我在旺角只用28元買到,而你夠膽死標128元!


走出店時,我立即明白為何會這樣。我一向討厭不標價錢的做生意手法,尤其是時裝,為甚麼要我問你價錢,知道後不買又給你覺得沒品味,但若果我一定要買卻為何要多此一問?你不會是以這樣的曲線來增加和顧客的互動吧!上次我在此店選了幾張沒標價的碟,肥仔哥哥說:「我依家講你聽幾多就幾多!」終於全部放棄,因為我喜歡這種毫無根據兼即興的訂價方法,不單顯示你不專業,也是當我也不專業,其實就是互不尊重。可能他因此記恨在心,也認得我的樣子,於是可以報仇咁報地拒絕這個做生意的機會。事實上,那兩張唱片我是本著你出幾多價我都會買的決心,亦因為他一時的快感,平白錯過一次做生意的機會。他在yahoo也有放碟上拍賣站,我決定連這一個機會也不會給他,以後到銅鑼灣廣場也只會上二樓看二手碟。


可能這陣子正在看《High Fidelity》,所以寫這一篇東西時也特別嚕蘇!

2006-05-18

魯振順

說真的,談起魯振順,自己也不能否認對他的看法是先由負面開始的:嬌聲嗲氣、講對白造作、總之就是負面的camp。不過我又發覺,他可是無線劇集的中流砥柱,而且他的形象百變,每次分派的角色他也都能夠勝任,你就不可能不相信他自有其獨特之處(我不敢說過人之處,可能因為其他人是below average而矣)

我想大概近期能令人想起魯振順的,就是往年歡樂滿東華的午夜表演環節,我很遺憾至今還未看,現「跪求」有心人賜予。聽聞他扮羅文唱「全是愛」,上身就一定的了,聽網民說還通場跑,又與前排的總理擁抱,當正是紅館開演唱會一樣,曾志偉在旁也笑至流眼淚。他憑此「一炮而紅」之後,週刊和他做訪問,他說在午夜時人人都眼訓,你不做些搶眼的表演,誰會看你?他這樣說無疑就是一記當頭棒喝,做娛樂就是這樣,那由得你扮清高選job做?而且他可是充足電上陣,並不欺場(至少從網民的反應,你可以想像他有幾上身有幾投入),但這種認真卻遭到傳媒的負面批評,又說他賴搶鏡,發晒姣,「以為自己真係天皇巨星」。沒辦法,只因他是不紅的魯振順,我們不會為他的努力而鼓掌,只會覺得他配不起一段表演時間。又或者大家的價值觀就是:在午夜時段根本不值得用十足功力去娛樂大眾?其他藝人都只是唱唱歌就籌夠錢,看他這樣沒事找事做,平白宣告自己的低微地位?大家對於這些用百分之十二力量去發光發熱的藝人投以這樣的目光,是否只是置自己於不痛不癢的框框內指指點點來掩飾自己的不濟事?

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7941010.jpg


幾年前在電視台工作時,與魯振順做過一次詳細的訪問,那時他還以「娛樂插班生」中一身的洪朝豐造型現身。魯振順其實一點都不姣,一點都不女性化,而且十分有禮貌,非常用心去思考你的問題,縱然有網友會打些無聊問題,他也只是一笑置之。我一直十分欣賞他扮皇帝,對白說得抑揚頓錯,他刻意帶點跨張的舞台劇效果令人感受到皇帝的威嚴以及那種歷史的距離感
(另外羅樂林做皇帝也不錯)。其實他明知有很多人都在笑他的時不予我,笑他的講對白方法,笑他整體給人一種錯置於此時代的無奈,但他仍然默默堅持自己的原則,亦沒有如其他藝人般說會嘗試改變自己變得開放點般沒有性格。

在網上找到魯振順當年出過的唯一一張唱片封套,叫「天皇巨星」,有點終於得見廬山真面目的興奮,因為多年以前已經知道有如此命名的一張唱片,亦肯定知道多年後會有人以此作為撩事鬥非的藉口:嘩,佢唔係咁自大叫自己做天皇巨星呀?事實上這是當年他參演的一套電影,電影名稱就是「天皇巨星」,所以順利成章用回在和電影一同推出的唱片身上。不過,我更想聽見魯振順好得戚地說:咩呀?唔得咩?做呢行個個都想做天皇巨星啦,我係有料呀,你吹咩!若果真的這樣,他的camp才真正功德圓滿。


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7941025.jpg

2006-05-11

《終成眷屬》

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7335392.jpg

早在籌備婚禮時已想過,怎麼沒有人出那些婚禮音樂雜錦碟?怎知婚禮過後就來一客華納出版的3CD單碟價《終成眷屬》,心想終於有人看中這市場了,不過怎麼在四才出版?今年是結婚好年,一月旺到年尾,適逢四月清明時節出版實在有點奇怪。看看陣容,當真體貼入微,大部份當紅婚禮用主打歌一應俱全,還竟然有蔡齡齡的《細水長流》,我在結婚易的網站上就未見過有人提議用這首歌。選擇的歌曲相當穩當,而且也沒有趕時髦的加一兩首《男兒當自強》或麥兜的上乳豬拼盤音樂,對於沒有太高要求的人來說是很方便。之不過上市之後反應卻不如我想像中的熱烈,大概是有所準備的新人老早已經自動輯錄好私製唱片,都是拜mp3的興盛所致,這些「硬件」還是留給那些「低科技」的新人吧。

其實以類型分別來出唱片並不是新鮮事,從傳統的新年聖誕合輯,以至最近以「女人心事」和「好人歌集」做招牌只是另類變奏而矣。我在此建議唱片公司推出「告別校園時」合輯,讓一眾學生於中五中七大學畢業慶典盡情點播,不過我只懂得李克勤的《告別校園時》和之後梁詠琪的一首熱播歌,好像還有古巨基的《友共情》,都是我經歷過的一時之選,大概twins也應有一兩首吧……各路英雄如有任何建議歡迎告知,話唔定以後可以有不同的概念合輯,如出世滿月出初戀失戀第一次轉工失業回歸十週年等等等等,當真有排玩。

2006-05-04

超勁

就算現實世界多麼的不公平,這陣子不論在公仔箱或大銀幕都出現難得一見的平反:市場不再只顧全面取悅年青人,消費得起的中年甚至老年人也終於獲得正視。先不論其是否比上集遜色,《黑社會二之以和為貴》肯定是要觀眾用腦多於面部肌內的香港史詩,而星期日讓一眾婦女中生拍手大合唱的也只有《超級靚聲演鬥廳》。

看到草蜢上《勁哥金曲》大唱舊作串燒,赫然把這節目和《超》聯想在一起,又是一個台一班歌星一班粉絲一堆主持,只差在未有一個《勁超金曲榜》與及對象的不同層面。挾著《名曲滿天星》的餘威,找來伍衛國和關菊英做主持也頗為新鮮,但看下去便立時發覺不妥:伍衛國唱歌不行,做主持也沒有應有的觸覺,經常只顧自說自話。關菊英被人捧上唱家班行列,卻頻頻做踩鋼線走音表演,難為每集為了不同的主題而選的歌也要她來打頭陣,號稱周身刀卻也不是張張利,而且她也未有如汪阿姐般的壓台感,阿姐正所謂「唔唱得都擺得」,次次整件潮爆飲衫都跑贏你幾條街。

單看牌面及節目形式,觀眾其實都可以收貨的了,而且無線也罕有地肯廣納賢士,有料如倫永亮、敵台的張氏兄弟、松松姐姐甚至Soler都粉墨登場作交叉表演,在推動音樂的層面上比起《勁歌金曲》更有積極意義,至少讓我這輩能一窺當年流行曲的不同面貌,好讓我們明白今天的中文歌曲著實有其源遠流長的歷史。我其實更怕《勁歌金曲》會陸續演化成《超》般,對著達明草蜢憶蓮淑怡在電視機內肆意狂歌,懷緬美好成長年代,卻不知不覺成為異種的「懷舊」老餅。還好從我下載的規律來看,也還是選二千年打後的,而且我也未至於真金白銀去買再版的唱片及精選輯,可能我仍期待著有人會製作以「一張唱片」為基本的唱片,而不是黃柏高所說的「唱片未來成為收藏品,聽眾只會下載單曲」。

BebechioJapanese Spoon2005

Bebechio是來自關西的二人組,據來自其他網友的介紹是深受happy end等七十年代folk-rock的軟搖滾影響的產物。兩把男聲的合唱配著略帶硬朗的結他勾線,來到第三張迷你大碟就多了點變化,歌曲的節奏輕快了不少,圈中好友亦友情客串不少樂器彈奏,不過外型雖變,但情懷依舊。

Mofile: 5225218021710241

2006-05-03

都市惡行 (三)

自從搬了家之後,由坐地鐵上班改為坐巴士,終於給我遇到怪事。今天有一位衣著趨時的少年坐在我旁,先很混亂地收拾他的縮骨遮,然後在袋里拿出一個膠袋,花了一段時間將袋內的罐裝汽水打開,然後把袋橫放腿間當桌子,先將汽水放在近前面坐位的位置,汽水和自己之間的一大片領域就放著他的早餐。吸引我注意的就是這一份早餐,預備功夫做了近十分鐘,答案終於揭盅:在巴士正駛入荔境幹線時,他把餐盒打開,然後一陣肉味飄散開來,白色膠刀叉與那塊豬扒四目交投進入博鬥。

我想大概在交通工具上吃早餐也不是甚麼稀奇事,不過像這位仁兄在車內鋸扒倒也是第一回碰見。先說好處:在車內進食早餐,節省時間,這人一定很有時間觀念,下車後上班一定全神貫注;吃的不是一般急就章的麵飽和維他奶,而是經烹煮的豬扒和罐裝咖啡,其對早餐的質素要求反映其出眾的個人品味,食都要食得精奇。壞處呢,全部是我自己的幻想:那陣肉味和體味相同,對其他人帶有侵略性;在如此狹窄的空間進食飛機餐而其他人原則上是不准飲食的,其自以為是及目空一切已達化境;他一系列準備早餐的動作擾亂了我晨早渴望平靜的願望,比路訊通的聲浪更令人煩擾;最重要的是,他外表完全是一位潮人,而這位潮人做的正是比無讀過書的阿毛更令人不解和不安的舉動。

當然,我不動聲色繼續扮聽歌訓覺,沒必要給予奇怪眼光以示他的獨特品味已經受人注意。其實香港的年青人已經愈來愈多怪行:落雨有遮都要在行人路有瓦遮頭的地方游戈;坐小巴死都坐開面個位等遲上車的人好辛苦咁攝入去入面個位;行行下街無啦啦停低成幅牆咁企晌度。另外補充,我試過見到有人在戲院內吃叉燒飯,還有在巴士上用手機的擴音機播容祖兒的歌。

2006-05-02

創造力

記得黃耀明在一訪問中說過,若果人山人海到頭來做不到任何成績,大不了做回歌手,但只希望自己能維持一把有創造力的聲線。這一句特別深刻,他給予我另一個角度去看何謂一個好的歌手。

事緣前幾天聽到容祖兒新專輯中的幾首主打歌《金銀島》《跟珍芳達做健身操》及《流淚眼望流淚眼》,雖然仍難拭去她在我心中一位毫無性格的歌手形象,但也不得不佩服她的聲音操控能力,在《金銀島》中上下遊索游刃有餘,在《跟珍芳達做健身操》中佻皮鬼馬,到了《流淚眼望流淚眼》中又回復盪氣迴腸的慘情技倆,完全是專業示範。突然對容小姐的觀感大改,試問現在樂壇中能有如此掌控能力的有幾人(先不論其衍生的效果及情感)?難怪她在頒獎禮中如此有自信,「我做左咁多,你地唔係咁噓我呀嘩?」沒錯,你要我數,我只數得出一個關淑怡。

何謂有創造力?我想這大概和技巧無關。姑勿論你有幾巨肺,錄音有幾高科技,若然唱不出情感也是枉然。唱得出情感也大概是指那首歌能令你不但聽得有感覺,還可以想像到畫面出來吧,又或者再勁一點,整首歌就是一個完整的情感體系和小宇宙,遨遊當中你也不知不覺像受用無窮的小學生,被某某大師的一句說話,某某古建築所折射的一線斜陽,又或妙手偶得之的一道佳餚,一旦門打開了,里面盡是等你來採的花花世界。

其實創造力絕對是一個不公平的指標,因為這是天生的,沒有後天栽培,聲線決定一切。像劉華李克勤般生著一把乾爭爭的聲音,大概只能以高清攝錄和天碟錄音來作招徠吧。不過話說回頭,誰保證這個世界是公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