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30

《假音人之陳浩峰爵士搖滾K唱會》



看了《假音人之陳浩峰爵士搖滾K唱會》也差不多兩星期,至現在才寫看後感,就是不想掉入傳媒或網友的一片叫好聲之中。雖然看音樂會也不用下下落重力使自己太沉重,但這個非一般的音樂會確實需要對其內容有一點反思吧。


看演唱會第一個感覺,嘩,陳浩峰已經可以用來做生招牌啦?全靠《東宮西宮》中被梁家傑點名說他唱歌似羅文吧,使陳浩峰從進念那個民眾勿近的劇團中突顯出來。當然我不會說他現在很紅,就算你說他紅,我想他也未必會好開心,因為在香港玩獨立音樂,從來都對主流音樂工業的起跌浮沉置諸道外,管他有沒有曝光有沒有宣傳,總之就是唱自己的歌出自己的碟,你聽不聽我也控制不到。哦,乜咁橋多左人識?多謝喎,不過都無乜野丫,又咪咁玩?所以我從來都覺得在香港討論另類主流之分野,是自討苦吃兼無謂的,因為傳統的主流音樂工業已主宰了一切,喜歡的就入建制,不喜歡的也沒所謂,自己玩算了,其實假音人在89269的推廣之下也有不錯的成績,做獨立音樂有此成績算是不賴了。對於假音人能否受更多人受落呀,主流傳媒因既定策略而放棄優質聲音呀等等問題,老實說若果假音人真係去諗這些問題,他們就不是假音人了。


陳浩峰在音樂會中唱了很多中文舊歌,如陳秋霞的「情人樹」、甄妮的「明日話今天」、以至近期上台的林子祥「青春熱潮」,令我想起明哥,亦令我想起周星馳在訪問中說,要攬住香港的「寶」,這是最值錢的。我有多少覺得明歌和陳浩峰都大量推介廣東舊歌是有一點使命感的,就是我們的時代走得太快了,聽歌就好像換衫似的,首歌過了兩星期就過時了,大量的遺珠被忘記,而我們就已經撲向另一個浪潮了。他們喜歡的舊歌都是正統地有齊主歌副歌的,也就是輝黃那一類,旋律一聽就記得,而且題材放在今天也不會過時,反而可能有新的演繹。我想他們就以此來向大眾表達,你們連你的根也不珍惜,怎樣講創意創新呀?


初接觸假音人,陳浩峰把聲真是一大障礙,好聽咁講就話幾特別,難聽咁講就真係鬼食泥咁款,仲要??地添,男人老狗唱成咁真該煨。我是先被他們的音樂吸引的,就是那種典型的Brit Pop編排,支結他都幾行,鼓又打得好架勢,橫睇掂睇都係英倫格,爭就爭在個旋律係廣東歌格局,不過又幾新鮮喎!反而陳浩峰的主唱變成配角,所以我對陳浩峰其實沒特別喜愛。今次他們玩live都去得好盡,尤其「明日話今天」的編曲真係型到無倫,竟然可變左首rock ballad


陳浩峰的一舉一動絕對牽動現場觀眾情緒,朋友後來說他是一名絕佳的entertainer,絕對是可圈可點的評語。陳浩峰的姣和妖,扭身扭勢絕對入型入格,卻因為他的外型絕對不是型男俊男而正正起著挑戰觀眾的傳統觀賞意識。好似講得好深咁,就現場所見,好多女仔都會因為陳浩峰某些女性化的說話或動作而瘋狂大叫,尤其佢同林一峰同場出現,著裙坐地下而要坐到唔走光,真係充滿女性「媚態」!兩條友大唱鄺美雲金曲,陳浩峰仲要獨白那兩句「有人話,醉過方知酒濃,愛過方知情重,呃人既!」大佬,定力少些都唔掂。是不是女士們見到男人camp會特別興奮?因為佢無殺傷力?咁同見到猛男狂騷肌肉尖叫是不是兩碼子的事?諗唔明。


同期又聽過林一峰同楊千嬅的拉闊大碟,林一峰不斷語帶相關地帶出自己的性取向,老實說真有點納悶。假音人一出碟,看了那大大隻的英文名字,請原諒我這種無聊地敏感的人一看就知是賣甚麼藥了。這也是我唯一有點意見的,就是不需老用gay來做賣點吧,簡簡單單唱歌罷了,又不是身負重任上戰場,這樣掩掩揚揚除了想製造gimmick之外,只予我覺得他們有點「同性戀優越感」,就是總覺得gay是與別人不同的,但其實單單這想法已是自劃為牢了。乾脆就承認吧,若不認,不想認,就不要常常處於想come out又怕被人知的困境。不過我也明白,在香港這個拜金社會,除了哥哥因為名成利就而無人話佢死基佬之外,任何三四線藝人若come out都可以預視到石頭會從四方八面而來。


寫了這麼長啦,先發覺原來一個假音人騷可以承載那麼多東西,對比起之前的古巨基演唱會那篇文章,發覺自己經常無聊地硬將很多本應平常的東西複雜化,有時甚至係都要諗衰人地。其實,能夠聽一個晚上出色的演出,已經是很滿足的了。

2005-09-21

《外出》往那里去?


若果說《八月照相館》有一點生與死的哲思,到《春逝》則諷刺愛情的多變及遐想,來到了《外出》,戲看完了,我只想到裴勇俊的臉,其他一切從缺。


戲軌是抄足荷里活的舊戲《懸情追縱》,我記得是夏里遜福做男主角的,倒是想看看許秦豪能為故事添上怎麼不一樣的東方味道。兩對夫婦各自的另一半因交通意外,而被男女主角發現他們竟然是偷情的一對,於是在偶然的機會下相遇,然後發展出感情。這種連帶的關係本來可以有更深入的探討,就片中所見的題材可說俯拾皆是,諸如生死、回憶、背叛、青春、原諒、重生,無一也不是亞洲電影中最熱衷的元素。導演對戲劇元素似乎毫不關心,亦沒有興趣為這變種的婚外情增添甚麼特殊的解讀。他有興趣的只是怎樣可以販賣一種感覺,就是那種韓式的浪漫,帶一點悲情的感覺,雖則我也說不上有何悲情,總之就是在俊男美女美景靚歌之下的韓式文藝片無敵方程式。


男女主角的另一半有車禍,兩人表現都不太傷心,然後女主角只開玩笑的說了一句:「不如我們也搞婚外情作為報復?」就可以是導火線,倒為「談情不需理由」這句名言下了新的註解。兩人也可解作是同路人吧,就戲軌來看,是相逢,但也未曾真的相識,大多是互相問候一下:「為何他(各自的另一半)要這樣做呢?」喔,不問由自可,一問就發現原來大家都是被「屈」的(偷情不自己呀,處境上已佔了便宜),那我們上上床,拖拖手也不是大罪吧!那就讓我們忘記那對狗男女,導演也沒有興趣講,之前發生的事也只是為我們的愛情舖的路而矣。哎也,老婆甦醒了啦?那我可要照顧她,她偷情的事也就算了吧,那個男的,你的丈夫呀,都死了,怎好意思跟個死人計較呢?你呀也真夠不守婦道的,不過只怪導演啦,丈夫死了有啥好交待的,最重要是你為我回到老婆身邊而傷心呀,不能有好結果的婚外情就最悲天憫人的,眼淚記住要慢慢流喔,不然導演拍不到好角度囉。


你看我為她羅織一大堆藉口,不是我對他的寬容,而是你叫我若不想這些,那捱得過那比想像中長得多的106分鐘?導演只信奉一個道理:市場。所以我們可以見到裴勇俊做甚麼也要有深情的面孔,老婆偷情,可憐兮兮的俊男裴勇俊還不是擄劫女粉絲的最佳武器?孫藝珍也不由情理地要露肉,就是要配合那種空中樓閣的所謂婚外情悲劇意味?一定要有連綿的肉慾和突然的激情才能表達那種不容於天地的氣概嗎?


我們的結論是:裴勇俊還是應該要架眼鏡的。

2005-09-16

《三字頭》林海峰老了

今天看報,林海峰表示他的楝篤笑係招魂大會,因為一直以來好多人都自軟硬開始追隨他,而軟硬亦一直沒有任何官方組織,所以這次可說是一次粉絲招魂大會。我想,林海峰真的變了。
軟硬的經典程度,不用我再去噴口水。單飛的林海峰每一張唱片都交出漂亮的成績,不論題材及音樂塑材上均是不理普羅市場的口味。而最重要的一點,也就是我在聽完其新碟「三字頭」之後才想到的,就是其客觀冷靜的態度,不會主動對號入座,卻喜歡以局外人的身份去看事物。他不會自命是香港通,不會視自己為任何事物的代言人,就是這種心態造就出一份最自然最純真的情懷。不自我中心,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才能有更廣闊都心胸去裝載事物。
「三字頭」的林海峰真的變了。很多人覺得林海峰這次是一次真情的表白,是一次Kidult的真人示範,說中了很多同年紀的人的心事。無疑這次的題材是極具懷舊情懷的,一班軟硬粉絲亦來到了同樣的年齡,很自然會有所共鳴。然而,看看「三字頭」的歌詞,試問香港有幾多人是kidult?而kidult又是否就一定和玩具、足球、消費主義、身份功能變換(一時是老豆一時是老公一時是貪玩細路)扯上關係?以林海峰現時有錢有地位,搞創作就等於係潮人的環境,其創作的動機以是一種俯視的角度去做,一種頗優越感的心態去談三字頭一些只屬表面的描寫。在我心中,kidult和駛錢唔抹腳無乜分別。去到「男子組」,一大班平時對記者說愛打機、愛踢波、話自己是無賴的一班男歌手大合唱,歌詞又是老馮兼肉麻的主題:做男人好慘架,又要面又要供樓又中年發福,振作啦!林海峰不需要做這些「男兒當自強」式的深情剖白吧!何況,也不需要他去唱,香港有幾多人比他筆下所說的一批「有車有樓」的中產男子組更慘的?
唯一能嗅到以往那種冷眼旁觀味道的就只有「維園阿伯」和「流行曲」,前者的視線與傳媒視維園阿伯為麻煩友的態度大相徑庭,而後者則以類型去反類型,亦顯示林生其實是一位廣東流行曲的熱愛者。「三字頭」其實是一次集體懷舊的療傷之旅,抱著那種如虛如幻的kidult中產美夢,著實教沒能力者能發一次美妙的夢,亦教上岸者覺得吾道不弧:「原來亂駛錢的不只我一個,不願長大的也不只我一個,而且仲要咁型添!」怎不教一眾粉絲乖乖付錢?

2005-09-09

草蜢仔

今天下午到票房想買草蜢的演唱會票,嘩,全線沽清,多謝那些內部認購啦,我又不會去排隊。同場見林憶蓮又開始賣飛,那條人龍都是衝著林憶蓮而來的,但不知怎的,卻沒有興趣湊熱鬧,總覺得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回事了。然後轉個角又見到林海峰那張楝篤笑的海報,又不知怎的,完全沒有興趣去看,總覺得他現在有點造作,黃子華上了岸之後,再做楝篤笑亦不是那回事。想起林海峰的新碟擺名車馬講kidult講三字頭,這樣出面地對號入座,以代言人自居,亦覺有點肉麻。論kidult的內心境界,陳奕迅一直身體力行在其作品中發揚光大,但我們不會見到陳奕迅大大聲聲話自己係kidult的代言人。

其實我想說的是草蜢。他給我最大的意義就是弄清「組合」跟「樂隊」的分別,估不到前晚在「東張西望」中蔡一傑被問到,同期的太極又開演唱會有沒有怕給人家搶去生意,他就說我們是「組合」,他們是「樂隊」,不能比較。我對於草蜢被梅艷芳從身邊的舞蹈員提拔出來當歌手的歷史不太清楚,對他們的最早認識都是從中學時期一位女同學狂迷蘇智威而來的,那時應該時他們「Grasshopper 3」出版的時候,那首「abc」和「歲月留聲」唱到街知巷聞。那時只覺得三條友永遠花花碌碌,跳舞無疑很了得,但總帶點娘娘腔,誓估不到他們後來在音樂上交出了漂亮的成績單。

「Grasshopper 3」無礙是草蜢一張很有代表性的專輯。封面由張叔平設計,音樂上有倫永亮及區新明,交出一張雅俗共賞的唱片,幾首改編歌都選得有品味,「abc」是日式新派輕快小品,「歲月燃燒」則是高級華麗情歌。最重要的有兩首作品均在此出現:區新明的「愛情來了」混合日本和風和廣東歌情懷,意境輕靈飄逸,意境無限,是香港甚罕有的新音樂傑作。蔡一智操刀的「黃昏都市人」預視了其創作天份,中庸不逼的旋律意境,直搗城市人心中感情的陰暗角落,整首歌的架構和所帶出來的韻味並不似是新人之作。我想這張唱片的時代意義就是偶像派的唱片,就算是改編原創參半,也可以做出品味,後期張學友的「愛火花」也是一個有力例證。

然後就到「心中的歌」了,草蜢在音樂上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不知是不是因為他們發生了車禍,康復後對生命有了改觀,「心中的歌」在情懷上是突然成熟了很多。「流淚的背影」延續「歲月燃燒」卻更具有中文流行曲的風韻,周治平的曲是在中文樂壇中少見的工整和華麗,和後期同是他手筆張國榮的「寂寞夜晚」同一路數。「不應不懂」一早走在Fugees改編成hip hop版本之前,反而以一個較高難度的版本示人,將原曲的騷靈融入港式情歌的系統中去。然後,然後,就是「深淵」這首經典。蔡一智的曲,後來亦被他反覆重用在其唱片,可見他視此曲為其代表作。失落、無奈、痛苦、縱是自怨自艾,卻不失真情。它不是點條正路你行,卻教你欣賞在迷路的當中找尋值得欣賞的東西。杜自持的編曲發揮極大效用,色士風一響起,整個人便被抽入深深的哀慟之中。

草蜢一直嘗試在傳統的廣東歌樂壇注入新鮮感,到了後期做概念唱片,一隻碟有十幾首歌,無礙之前有很多人做過,但亦可見他們大膽地想在偶象與實力之間作出平衡。蔡一智的創作一直以發掘純真為己任,當中以「我們都是這樣失戀的」為代表,旋律本身的架構並不複雜,只是將同一段反覆幾遍而成歌,但感情真摯,對感情的追求是出於一種近乎單純的信仰,對人的關係亦是百分百的投信任票。反而不是他作的「失樂園」雖仍不失動聽,但就有點「畫公仔畫出場」的狗血淋頭感覺。雖然蘇志威和蔡一傑亦不絀創作,但成績仍是以蔡一智最好,甚至後他幫其他歌手亦同樣製作出精良的作品。

我想草蜢的另一重意義便是將混音這種在香港被視為可有可無的副產品,正式引入殿堂。草蜢既視自己為跳舞組合,卻也學英倫的寵物男孩一樣,隔一陣子便出一張混音專輯,甚至視為官方唱片般出版。他們的混音質素甚高,並非坊間的口水DJ般亂入beat,而是能真實反映出當時的世界跳舞潮流,現在回想也配服當年的老闆有如斯的膽色。混音的正統化,令人對「再造」不再戴有色眼鏡,現時不斷有歌手重唱舊歌而不會被人說無新意,我想草蜢也起著間接的潛移默化作用。

2005-09-03

World's End Girlfriend《世界末日之樂園音樂會》

雖然我絕對不是飽聽眾多音樂的專業樂評人,但我肯斷言,World's End Girlfriend是目前為唯一利用laptop electronica為工具,引入avant-garde,jazz,古典等元素,將後搖滾的本質發揚光大的音樂人,單就這一點,足以令他跟一眾有名的後搖藝人分庭抗禮。
難得WEG再臨香港,小小的藝術中心劇場坐無虛席。害羞的WEG今次攜同日本組合P-shirts的鼓手近田和久聯袂演出,令本來只有一台電腦的台上加添了人氣。料不到就是這兩部裝置,在後來超過一小時的表演中,將聽眾帶入不能回頭的瘋狂後樂園。鼓手狂亂的敲打與弦樂及鋼琴片段反覆互切,申引出一幅集天真與狂亂的圖畫。感覺到有機的樂器聲響所帶來的純感動,亦被那強大的鼓擊配合零碎的電子節拍所衝擊,而且不斷突變,然後在歇斯底里中一切又歸於可怕的寂靜,然後等待另一波的爆發,就像輪迴般一直上演。最要命的,是整個的氛圍就像是末日的圖騰,愈可愛的小童叫聲與愈煽情的旋律,只映襯出歸於寂靜後可怕的終結。我們不能掌握人生,甚至不能好好地思考,就只有無奈地做觀眾,看著大千世界不斷演變,直覺告知我們直到終結也不能知道任何東西,亦不能掌握任何線索。
WEG仍舊是低頭撥弄那支結他,鼓手的演出卻完全搶了他的風頭,除了用手撥動水流營造聲效,其一手徐疾有致的後搖鼓擊是那麼的牽動人心,顯現的已不屬於技藝上的純熟,而是隨心而發的迎著weg的音樂建構那個迴旋木馬失重墮入的幽閉空間。一個小時的完美示範當然是不夠,但看著他們兩人在台上那種心理及生理上的全情投入,再表演多一個小時恐怕會精神失常。
我最不明白為何竟有男生會中途去洗手間。可能他是第一次來聽吧,但開始後總不會不發現是後搖長篇表演吧,而且爆炸位何其頻密,整個旅程是一個整體全面的體驗,怎麼可能令自己有喘息的機會?原來真的有人不是衝著藝術感動而來,見其在進場前與三五「潮人」「達人」在大堂來回走動,就知道WEG可以不是目標,但給人知道自己「懂得聽」WEG才是最重要喔,WEG玩甚麼於我何干?

2005-09-01

Remix Version:我的怪癖

log Tag ─ 我的怪廦
迫我玩者︰
peter

遊戲玩法︰
在一些英文網站看到這種有趣的 Blog Tag 遊戲,規則很簡單,開始遊戲的人出一個題目,在自己的 Blog 上寫下答案,
然後把題目丟給另外五個人,在文末附上這五個人的連結,並且到這些人的留言版留言,這五個被 Tag 到的人,在自己的 Blog 註明(並附上連結)是從哪一個 Blogger 那裡傳來的題目(可用「引用」功能),然後寫下自己的答案,再去貼另外五個人,如此繼續下去。

我的五個怪癖︰
一,我無怪癖;
二,我無怪癖;
三,我無怪癖;
四,我無怪癖;
五,我真係真係真係無怪癖。

下五位被挑人士

我最憎玩chain letter,緣盡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