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30

《假音人之陳浩峰爵士搖滾K唱會》



看了《假音人之陳浩峰爵士搖滾K唱會》也差不多兩星期,至現在才寫看後感,就是不想掉入傳媒或網友的一片叫好聲之中。雖然看音樂會也不用下下落重力使自己太沉重,但這個非一般的音樂會確實需要對其內容有一點反思吧。


看演唱會第一個感覺,嘩,陳浩峰已經可以用來做生招牌啦?全靠《東宮西宮》中被梁家傑點名說他唱歌似羅文吧,使陳浩峰從進念那個民眾勿近的劇團中突顯出來。當然我不會說他現在很紅,就算你說他紅,我想他也未必會好開心,因為在香港玩獨立音樂,從來都對主流音樂工業的起跌浮沉置諸道外,管他有沒有曝光有沒有宣傳,總之就是唱自己的歌出自己的碟,你聽不聽我也控制不到。哦,乜咁橋多左人識?多謝喎,不過都無乜野丫,又咪咁玩?所以我從來都覺得在香港討論另類主流之分野,是自討苦吃兼無謂的,因為傳統的主流音樂工業已主宰了一切,喜歡的就入建制,不喜歡的也沒所謂,自己玩算了,其實假音人在89269的推廣之下也有不錯的成績,做獨立音樂有此成績算是不賴了。對於假音人能否受更多人受落呀,主流傳媒因既定策略而放棄優質聲音呀等等問題,老實說若果假音人真係去諗這些問題,他們就不是假音人了。


陳浩峰在音樂會中唱了很多中文舊歌,如陳秋霞的「情人樹」、甄妮的「明日話今天」、以至近期上台的林子祥「青春熱潮」,令我想起明哥,亦令我想起周星馳在訪問中說,要攬住香港的「寶」,這是最值錢的。我有多少覺得明歌和陳浩峰都大量推介廣東舊歌是有一點使命感的,就是我們的時代走得太快了,聽歌就好像換衫似的,首歌過了兩星期就過時了,大量的遺珠被忘記,而我們就已經撲向另一個浪潮了。他們喜歡的舊歌都是正統地有齊主歌副歌的,也就是輝黃那一類,旋律一聽就記得,而且題材放在今天也不會過時,反而可能有新的演繹。我想他們就以此來向大眾表達,你們連你的根也不珍惜,怎樣講創意創新呀?


初接觸假音人,陳浩峰把聲真是一大障礙,好聽咁講就話幾特別,難聽咁講就真係鬼食泥咁款,仲要??地添,男人老狗唱成咁真該煨。我是先被他們的音樂吸引的,就是那種典型的Brit Pop編排,支結他都幾行,鼓又打得好架勢,橫睇掂睇都係英倫格,爭就爭在個旋律係廣東歌格局,不過又幾新鮮喎!反而陳浩峰的主唱變成配角,所以我對陳浩峰其實沒特別喜愛。今次他們玩live都去得好盡,尤其「明日話今天」的編曲真係型到無倫,竟然可變左首rock ballad


陳浩峰的一舉一動絕對牽動現場觀眾情緒,朋友後來說他是一名絕佳的entertainer,絕對是可圈可點的評語。陳浩峰的姣和妖,扭身扭勢絕對入型入格,卻因為他的外型絕對不是型男俊男而正正起著挑戰觀眾的傳統觀賞意識。好似講得好深咁,就現場所見,好多女仔都會因為陳浩峰某些女性化的說話或動作而瘋狂大叫,尤其佢同林一峰同場出現,著裙坐地下而要坐到唔走光,真係充滿女性「媚態」!兩條友大唱鄺美雲金曲,陳浩峰仲要獨白那兩句「有人話,醉過方知酒濃,愛過方知情重,呃人既!」大佬,定力少些都唔掂。是不是女士們見到男人camp會特別興奮?因為佢無殺傷力?咁同見到猛男狂騷肌肉尖叫是不是兩碼子的事?諗唔明。


同期又聽過林一峰同楊千嬅的拉闊大碟,林一峰不斷語帶相關地帶出自己的性取向,老實說真有點納悶。假音人一出碟,看了那大大隻的英文名字,請原諒我這種無聊地敏感的人一看就知是賣甚麼藥了。這也是我唯一有點意見的,就是不需老用gay來做賣點吧,簡簡單單唱歌罷了,又不是身負重任上戰場,這樣掩掩揚揚除了想製造gimmick之外,只予我覺得他們有點「同性戀優越感」,就是總覺得gay是與別人不同的,但其實單單這想法已是自劃為牢了。乾脆就承認吧,若不認,不想認,就不要常常處於想come out又怕被人知的困境。不過我也明白,在香港這個拜金社會,除了哥哥因為名成利就而無人話佢死基佬之外,任何三四線藝人若come out都可以預視到石頭會從四方八面而來。


寫了這麼長啦,先發覺原來一個假音人騷可以承載那麼多東西,對比起之前的古巨基演唱會那篇文章,發覺自己經常無聊地硬將很多本應平常的東西複雜化,有時甚至係都要諗衰人地。其實,能夠聽一個晚上出色的演出,已經是很滿足的了。

1 則留言:

peter 說...

「要聽演唱會將飛撲」?70's的句法,現象延續至今。不過我倒想看看假音人一類流行的一天,至少證明大眾變得多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