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16

《三字頭》林海峰老了

今天看報,林海峰表示他的楝篤笑係招魂大會,因為一直以來好多人都自軟硬開始追隨他,而軟硬亦一直沒有任何官方組織,所以這次可說是一次粉絲招魂大會。我想,林海峰真的變了。
軟硬的經典程度,不用我再去噴口水。單飛的林海峰每一張唱片都交出漂亮的成績,不論題材及音樂塑材上均是不理普羅市場的口味。而最重要的一點,也就是我在聽完其新碟「三字頭」之後才想到的,就是其客觀冷靜的態度,不會主動對號入座,卻喜歡以局外人的身份去看事物。他不會自命是香港通,不會視自己為任何事物的代言人,就是這種心態造就出一份最自然最純真的情懷。不自我中心,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才能有更廣闊都心胸去裝載事物。
「三字頭」的林海峰真的變了。很多人覺得林海峰這次是一次真情的表白,是一次Kidult的真人示範,說中了很多同年紀的人的心事。無疑這次的題材是極具懷舊情懷的,一班軟硬粉絲亦來到了同樣的年齡,很自然會有所共鳴。然而,看看「三字頭」的歌詞,試問香港有幾多人是kidult?而kidult又是否就一定和玩具、足球、消費主義、身份功能變換(一時是老豆一時是老公一時是貪玩細路)扯上關係?以林海峰現時有錢有地位,搞創作就等於係潮人的環境,其創作的動機以是一種俯視的角度去做,一種頗優越感的心態去談三字頭一些只屬表面的描寫。在我心中,kidult和駛錢唔抹腳無乜分別。去到「男子組」,一大班平時對記者說愛打機、愛踢波、話自己是無賴的一班男歌手大合唱,歌詞又是老馮兼肉麻的主題:做男人好慘架,又要面又要供樓又中年發福,振作啦!林海峰不需要做這些「男兒當自強」式的深情剖白吧!何況,也不需要他去唱,香港有幾多人比他筆下所說的一批「有車有樓」的中產男子組更慘的?
唯一能嗅到以往那種冷眼旁觀味道的就只有「維園阿伯」和「流行曲」,前者的視線與傳媒視維園阿伯為麻煩友的態度大相徑庭,而後者則以類型去反類型,亦顯示林生其實是一位廣東流行曲的熱愛者。「三字頭」其實是一次集體懷舊的療傷之旅,抱著那種如虛如幻的kidult中產美夢,著實教沒能力者能發一次美妙的夢,亦教上岸者覺得吾道不弧:「原來亂駛錢的不只我一個,不願長大的也不只我一個,而且仲要咁型添!」怎不教一眾粉絲乖乖付錢?

5 則留言:

littleoslo 說...

actually i wanna know what does 粉絲 mean ? i see it all the time but i dun get it.. fans ?

dosss 說...

無錯,而且好像是由大陸傳來的中文譯法!

littleoslo 說...

then it looks better than the hk version , fan屎 ... hahaha

peter 說...

林九點計都差唔多40喇卦?所以先可以睇得化冷靜回顧下啦。903最近傾巢而出幫草蜢同林九宣傳,感覺有如在洗腦,有點吃不消。

Jenny 說...

多謝你的comments! 大家討論下, 又怎會介意呢~

其實, 我也覺得kidult不一定跟"玩具、足球、消費主義、身份功能變換" 有關, 因為這些都只是表徵.

某程度上, 我覺得 "kidult" 是一批70年代出生的一群人, 沒有上一代人多機會; 面對經濟泡沫, 結果選了 "不願長大" 的心態去逃避一切.

其實, 明周book b 上年年尾出過一本以 "7字頭" 為題的專訪, 講得好好...不過, 當然冇林生隻碟咁有no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