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09

草蜢仔

今天下午到票房想買草蜢的演唱會票,嘩,全線沽清,多謝那些內部認購啦,我又不會去排隊。同場見林憶蓮又開始賣飛,那條人龍都是衝著林憶蓮而來的,但不知怎的,卻沒有興趣湊熱鬧,總覺得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回事了。然後轉個角又見到林海峰那張楝篤笑的海報,又不知怎的,完全沒有興趣去看,總覺得他現在有點造作,黃子華上了岸之後,再做楝篤笑亦不是那回事。想起林海峰的新碟擺名車馬講kidult講三字頭,這樣出面地對號入座,以代言人自居,亦覺有點肉麻。論kidult的內心境界,陳奕迅一直身體力行在其作品中發揚光大,但我們不會見到陳奕迅大大聲聲話自己係kidult的代言人。

其實我想說的是草蜢。他給我最大的意義就是弄清「組合」跟「樂隊」的分別,估不到前晚在「東張西望」中蔡一傑被問到,同期的太極又開演唱會有沒有怕給人家搶去生意,他就說我們是「組合」,他們是「樂隊」,不能比較。我對於草蜢被梅艷芳從身邊的舞蹈員提拔出來當歌手的歷史不太清楚,對他們的最早認識都是從中學時期一位女同學狂迷蘇智威而來的,那時應該時他們「Grasshopper 3」出版的時候,那首「abc」和「歲月留聲」唱到街知巷聞。那時只覺得三條友永遠花花碌碌,跳舞無疑很了得,但總帶點娘娘腔,誓估不到他們後來在音樂上交出了漂亮的成績單。

「Grasshopper 3」無礙是草蜢一張很有代表性的專輯。封面由張叔平設計,音樂上有倫永亮及區新明,交出一張雅俗共賞的唱片,幾首改編歌都選得有品味,「abc」是日式新派輕快小品,「歲月燃燒」則是高級華麗情歌。最重要的有兩首作品均在此出現:區新明的「愛情來了」混合日本和風和廣東歌情懷,意境輕靈飄逸,意境無限,是香港甚罕有的新音樂傑作。蔡一智操刀的「黃昏都市人」預視了其創作天份,中庸不逼的旋律意境,直搗城市人心中感情的陰暗角落,整首歌的架構和所帶出來的韻味並不似是新人之作。我想這張唱片的時代意義就是偶像派的唱片,就算是改編原創參半,也可以做出品味,後期張學友的「愛火花」也是一個有力例證。

然後就到「心中的歌」了,草蜢在音樂上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不知是不是因為他們發生了車禍,康復後對生命有了改觀,「心中的歌」在情懷上是突然成熟了很多。「流淚的背影」延續「歲月燃燒」卻更具有中文流行曲的風韻,周治平的曲是在中文樂壇中少見的工整和華麗,和後期同是他手筆張國榮的「寂寞夜晚」同一路數。「不應不懂」一早走在Fugees改編成hip hop版本之前,反而以一個較高難度的版本示人,將原曲的騷靈融入港式情歌的系統中去。然後,然後,就是「深淵」這首經典。蔡一智的曲,後來亦被他反覆重用在其唱片,可見他視此曲為其代表作。失落、無奈、痛苦、縱是自怨自艾,卻不失真情。它不是點條正路你行,卻教你欣賞在迷路的當中找尋值得欣賞的東西。杜自持的編曲發揮極大效用,色士風一響起,整個人便被抽入深深的哀慟之中。

草蜢一直嘗試在傳統的廣東歌樂壇注入新鮮感,到了後期做概念唱片,一隻碟有十幾首歌,無礙之前有很多人做過,但亦可見他們大膽地想在偶象與實力之間作出平衡。蔡一智的創作一直以發掘純真為己任,當中以「我們都是這樣失戀的」為代表,旋律本身的架構並不複雜,只是將同一段反覆幾遍而成歌,但感情真摯,對感情的追求是出於一種近乎單純的信仰,對人的關係亦是百分百的投信任票。反而不是他作的「失樂園」雖仍不失動聽,但就有點「畫公仔畫出場」的狗血淋頭感覺。雖然蘇志威和蔡一傑亦不絀創作,但成績仍是以蔡一智最好,甚至後他幫其他歌手亦同樣製作出精良的作品。

我想草蜢的另一重意義便是將混音這種在香港被視為可有可無的副產品,正式引入殿堂。草蜢既視自己為跳舞組合,卻也學英倫的寵物男孩一樣,隔一陣子便出一張混音專輯,甚至視為官方唱片般出版。他們的混音質素甚高,並非坊間的口水DJ般亂入beat,而是能真實反映出當時的世界跳舞潮流,現在回想也配服當年的老闆有如斯的膽色。混音的正統化,令人對「再造」不再戴有色眼鏡,現時不斷有歌手重唱舊歌而不會被人說無新意,我想草蜢也起著間接的潛移默化作用。

3 則留言:

P3TER 說...

可能對跳舞音樂無特別喜好,所以對譚國政監製的remix有點退避三舍…

「欣賞在迷路的當中找尋值得欣賞的東西」就是「深淵感覺」要點起(扭曲了的)香煙不再想,讓呼出的煙圈在擴張…無奈編曲真的有點像「無奈那天」…

littleoslo 說...

我始終弄不清誰是一智和一傑。罪過。

只是我們一曲實在大合唱,日日都有成百人在搜尋。

阿瀨 說...

我自己就最鍾意《三人主義》,草蜢碟度鍾意用短音樂過場,果陣香港樂壇算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