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03

World's End Girlfriend《世界末日之樂園音樂會》

雖然我絕對不是飽聽眾多音樂的專業樂評人,但我肯斷言,World's End Girlfriend是目前為唯一利用laptop electronica為工具,引入avant-garde,jazz,古典等元素,將後搖滾的本質發揚光大的音樂人,單就這一點,足以令他跟一眾有名的後搖藝人分庭抗禮。
難得WEG再臨香港,小小的藝術中心劇場坐無虛席。害羞的WEG今次攜同日本組合P-shirts的鼓手近田和久聯袂演出,令本來只有一台電腦的台上加添了人氣。料不到就是這兩部裝置,在後來超過一小時的表演中,將聽眾帶入不能回頭的瘋狂後樂園。鼓手狂亂的敲打與弦樂及鋼琴片段反覆互切,申引出一幅集天真與狂亂的圖畫。感覺到有機的樂器聲響所帶來的純感動,亦被那強大的鼓擊配合零碎的電子節拍所衝擊,而且不斷突變,然後在歇斯底里中一切又歸於可怕的寂靜,然後等待另一波的爆發,就像輪迴般一直上演。最要命的,是整個的氛圍就像是末日的圖騰,愈可愛的小童叫聲與愈煽情的旋律,只映襯出歸於寂靜後可怕的終結。我們不能掌握人生,甚至不能好好地思考,就只有無奈地做觀眾,看著大千世界不斷演變,直覺告知我們直到終結也不能知道任何東西,亦不能掌握任何線索。
WEG仍舊是低頭撥弄那支結他,鼓手的演出卻完全搶了他的風頭,除了用手撥動水流營造聲效,其一手徐疾有致的後搖鼓擊是那麼的牽動人心,顯現的已不屬於技藝上的純熟,而是隨心而發的迎著weg的音樂建構那個迴旋木馬失重墮入的幽閉空間。一個小時的完美示範當然是不夠,但看著他們兩人在台上那種心理及生理上的全情投入,再表演多一個小時恐怕會精神失常。
我最不明白為何竟有男生會中途去洗手間。可能他是第一次來聽吧,但開始後總不會不發現是後搖長篇表演吧,而且爆炸位何其頻密,整個旅程是一個整體全面的體驗,怎麼可能令自己有喘息的機會?原來真的有人不是衝著藝術感動而來,見其在進場前與三五「潮人」「達人」在大堂來回走動,就知道WEG可以不是目標,但給人知道自己「懂得聽」WEG才是最重要喔,WEG玩甚麼於我何干?

1 則留言:

amanda 說...

『我們不能掌握人生,甚至不能好好地思考,就只有無奈地做觀眾,看著大千世界不斷演變,直覺告知我們直到終結也不能知道任何東西,亦不能掌握任何線索。...』
這句話寫的真棒!我一直無法很確切的形容WEG所帶給我的感覺,這句話真的寫出了我的心聲!或許WEG的音樂對我們來說已經超越單純的音樂感受而成了一種對人生的詮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