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31

《酒佬日記》(Sideways)

我不好酒,亦不知道品酒能否和人生扯上關係。挾著美國本土奪得多項大獎的名聲,看了《酒佬日記》(Sideways),始終覺得品酒和人生扯不上關係。

表面證供予世人強烈認同感:兩個中年男人樣衰兼一無事成,一個婚前想去滾,一個滿腹經論離過婚又不敢接受新戀情,兩人借一倘品酒之旅各有取所需,最終就算有幾大鑊亦大團圓結局,咁就係評論人口中的「道盡中年男人苦況」。照我睇,若果兩位大男人最後一個因為滾而無左老婆,另一個因為不能出書不能獲得所愛而自殺,這套戲的成績未必如現在般輝煌。現時的處理,正好讓一眾中年男士方便地代入角色,讓他們「想滾」及「想第二春」的慾望得到應有發泄。得以收成正果,正因為最終都安全著陸,安全先可以回顧說一聲:「呀,中年男士的苦樂真是悲喜交集喔!」。

美國人是否天真我就不得而知,但從這套戲的成績與其潛台詞來看,著實天真得可以。一個滾完爆大鑊但最終都順利結婚,一個雖出不成書但有第二春,都正好符合了美國人只願看到「好」而不願看到「壞」的性格。導演將品酒硬上到體味人生的道德高台,未免一廂情願,比起本地的劉鎮偉用遊龍戲鳳與黃梅調來說愛情的真締,差的何只千倍功力。不過這種借力打力的功夫,亦甚容易受世人所對號人座,覺得找得著一種可以倚靠的實體(酒)去投射自己對人生的種種不快,總好過要用腦細味平常背後所隱藏的大道理。
我不好酒,近乎滴酒不沾,對片中的品酒情節沒資格評論,但總覺得有點硬銷,好肯意咁話你聽,「我地識架!」。

2005-08-29

我們的憶蓮時代

「我們的憶蓮時代」,多麼奪目的一個標題,出現在Jet的雜誌之上,令到行注目禮的我確實猶豫了好一陣子:索價25元加上封面清麗如昔的林憶蓮倒不是考慮重點,而是不只一次被Jet騙了入老千局,上次達明一派的回歸專題一樣是封面係威係勢,怎知內容乾涸得一塌糊塗,這次我應不應該汲取教訓?終於也還是敵不過「有殺錯,無放過」的心態,乖乖就範付錢,原因在於大標題的下一段細標題:「Dick Lee、倫永亮、許願」。

答案?當然是又一次的──失望。

可能對於時下不是聽林憶蓮長大的人來說,現在Jet的編排無疑是一次上佳的入門課。但你已經留意到了,是「入門」喔!我要的可不是一個認識林憶蓮的入門指南!林憶蓮的專訪,倒也真是淡出個鳥來,派個粉絲記者去做,出來的始終是歌功頌德的流水帳。《灰色》之後要轉型,便很勤力的學呀學,最終成大器,就算有挫折,也可以用理智去克服;新碟跟雷頌德合作,例牌要說說用平常心去製作,不會有很大壓力。我的天,難道林憶蓮會跟你說跟黃柏高和雷頌德不好合作嗎?問和答的都是標準答案,就連那條「有那首冷門歌妳自己最喜歡」都出場了,連隨由她先多謝fans支持多年,然後當然要說那些「微涼」「早晨」等等。不是說我們不想知,但私房歌不需放在專訪吧,放在後面那個大碟回顧不成嗎?為何不問她對合作過的人的感受?林憶蓮你自己覺得在香港有何成就,就算幾微不足道?你是一直掌握自己的事業取向嗎?你怎樣看由你自己一手帶動的都市觸覺,正式宣布香港城市中產音樂品味的誕生的這場革命?

那個大碟回顧又是捉到鹿不脫角,雖然每張碟都有文字簡介,但好像和林憶蓮完全沒關係似的,通常這類回顧最好看的就是由歌手自己說對大碟的感受,Jet這回輸得異常漂亮。然後就來到不同人士談對林憶蓮的看法,這個可是Jet的「強項」,他們真的有功力把很難約到,很有趣味性的人物訪問造成一潭死水。其實可能不是他們的錯,因為找來的人莫不會不說主人翁的好話:Wyman話聽憶蓮好像買中股票,楊千嬅話有佢把聲就發達(奇怪楊千嬅和林憶蓮有何關係),郭啟華話憶蓮好有heart乜乜物物,總之都是讚到天上有地下無,問題是,不用你們再吹水,我也知林憶蓮三字已是信心保證,一大堆名人專訪(其實很短,只可算是語錄),你們怎樣說也只不過錦上添花罷了,難道真的一點新意也沒有?若果由我來做,我可能找個填詞人說說與林憶蓮合作的感受,或者找找人說林憶蓮的形象與社會形態的息息相關如何?鄧達智是否適合人選?當年林憶蓮戴上鵝蛋眼鏡然後造成風潮難道不應被列入史冊?

Dick Lee和倫永亮的訪問算是較為有看頭,因為兩人均有與林憶蓮合作的實戰經驗,還不怕說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但就是這些小事最有heart,最能反映林憶蓮不為人知的另一面,尤其是Dick Lee,他說台灣近年的R & B是狠勁的,林憶蓮的是東方式的,是陰柔的,現在沒人做到,這個觀點何其精闢!不要以為陶吉吉的那些便一定是精品!許願的說法像一個生意人多於一個文化人,老是說他怎樣看準市場,怎樣奇招突出。林奕華的一篇文章又是以其戀愛經驗,串連起對林憶蓮的種種聯想,老實說並不是太過實在,還是要靠梁詠琪與藍奕邦之口在排演「大娛樂家」的對白中間接道出對林憶蓮的讚許,是如何影響著一代表演藝人。不過由於前戲實在太爛透,林的這篇文章倒也有可觀性,至少不是歌功頌德一類。

專題看完了,學到的有幾樣:自己以為做專題要「醒定d」;對林憶蓮的新唱片不要有太大期望,因為她自己說不想做概念性東西,只想輕輕鬆鬆唱歌(我想像不到沒有火氣的《野花》是啥模樣);還有就是以後不會再買Jet!

2005-08-26

愛上回舊公司的人

今早看到有公司的舊職員,準時九時正回到公司,與其他同事聚舊。其實他已離職了超過一年,但仍心繫此地,所以每星期也總可見到他回來。出來工作以後,我也認識很多人,會經常回舊公司與舊同事吹水。我認為這些人與那些只看張偉文方伊琪甚或徐小鳳許冠傑的「樂迷」一樣,把自己設限於固有的框框之內,雖然他們也可能在新工作中另有天地,但為何要隔個星期甚或定時定候在舊公司出現?現代科技那麼方便,為何不可撥個電話,打個電郵也可以保持聯絡,為何一定要親身示範熱情如火重拾舊歡?
我從來不會特別走到舊公司跟舊同事聚舊,印象中只有試過一次回舊公司,但那次是交稿,不是聚舊。可能是我的性格關係,以往的舊同事已很少聯絡,真正交上朋友的僅一兩位,因為大家興趣相近。經常回舊公司,可能是因為個人性格的缺陷,始終不敢面對新的環境,需要一點實在的,已習慣的氣氛來讓自己稍事休息(逃避?),這樣於己實在無益。我也不能否定那些人是真心想保持關係,但正如我早前已說過了,電話電郵一樣可以,不用親身回公司這麼高姿態的。
對於這類喜歡泡舊公司的人,我想我對他們的偏見是出於讀中學時期的一位師兄。那時自己正讀中六,那位師兄已在大學讀書,但他仍基常回校與老師見面。我和他基本上互不認識,但那時的我已對他留下極壞印象。我直覺上認為他回來是想向一眾學弟晒命,「拿,我家陣係大學生黎架啦,俾你睇下咩叫大學生風範啦」又或者是做給我們看,只要你成為大學生如我者,即係同學校脫勾,就可以同老師校長們平起平坐,「我返黎探佢地架咋,你地就係有事先要見佢地」。所以我甚少回母校,除了那些乜鬼六十五週年校慶要陪朋友回校參觀開放日諸如此類,就是因為我不想重蹈此人的覆轍。回母校又如何?還不是對著個禮堂,咀上說著那時那時我們怎樣怎樣的話?要那麼快就回憶過去嗎?那些令人懷緬的學習生活,要是真的刻骨銘心的話,不是已經毫無徵兆地儲存在記憶的最深處了嗎?那已是我的一部份,不需要用一些形式來把它召喚出來。

2005-08-25

advantage lucy/ spangle called lilli line


從網上認識的一位在日本定居的外籍人士Ken M寄來的一張advantage lucy的全新ep【Hello Again EP】,收到後隨意播放過一次,沒錯仍舊是那爽朗的清新結他與女聲,然而到今天在advantage lucy的網頁上看到,才知道這ep只在日本表演現場或其網頁上訂購,所以不會有流出日本國外的可能,真的令我感動不矣,原來這張ep是何等的寶貴!而我只是像例行公事般放了一遍便束之高閣,真的有愧Ken M。
同時Ken M亦在其網頁寫了點對Spangle Called Lilli Line新EP的感想。兩隊同樣是日本另類樂隊中最受矚目的中堅,雖然scll玩的是後搖滾,與al好像不同類,但其實兩者也有一把無敵女聲,輸出的同樣是充滿韻味的和陰柔色調。SCLL新近出版的trace大碟在同好圈中泛起不少負面批評,主要是欠缺了以往樂隊那種低調傷感的氣息,換上卻是稍為陽光與積極的取向,但這當然不能抹殺掉trace是一張傑出作品的事實。trace的轉變多少讓人覺得scll的多元性,其實所謂陽光氣息也不是中門大開那種義無反顧的大搖大擺,就好像若sigur ros寫了一堆中板歌曲便是這個模樣,可以想像幾多忠心粉絲一定低頭掉眼淚。

2005-08-12

譚詠麟黎啦!

看見譚詠麟的演唱會棋額不大不少地放在海底隊道的入口,總覺得時代變了,容祖兒陳慧琳的演唱會宣傳就比校長的更張揚。我一直都不想懷緬過去,但試問現時歌手製作大碟的兒嬉程度,就算用校長任何一張唱片拿來比較,也是叫校長不是味兒的,正所謂夏蟲不可語冰喔。

又有誰不是聽譚詠麟的歌長大的?誰不記得《迷惑》可以賣到八白金?那些小風波、無邊的思憶的高潮我沒有領略到,我是從《迷惑》開始的,因為譚校長自《迷惑》開始才算真正具有點音樂性,以前的音樂是純市場消費的(當然!),但《迷惑》之後,《擁抱》與《愛念》都是完成度非常高的專輯,而且在那些以市場做包裝的歌曲中間,你會發現很多元素非常另類,這點可能連校長自己也不知道的。改編的《八十歲後》,放來現在一樣前衛,無副歌無主歌,根本不會大人改編這種日本歌的。《魔鬼之女》在現時道德標準愈來愈高的當下亦根本不會有人肯唱,旋律亦屬刁鑽一類,完全估不去其去勢。好了,若你嫌校長自己作的《愛的逃兵》太老馮,就聽《再續無盡愛》好了,其意境迷朦程度令人以為是小蟲上身,但那是八十年代呀!還有《偏愛》,其曲可能不甚了了,但就是其旋律反而令編曲可以自由發揮,創造出另一個世界觀,完全是新派音樂的編曲教材示範。

譚校長曾說過,他是依市場要求去唱歌,市場要甚麼他便提供甚麼。我十分欣賞他這種態度,就是明碼實價,童臾無欺,擺到明是商業掛帥。現在太多二打六自己無料到,就學人話要獨立,要不一樣,要indie,不愛受市場擺佈,但其實骨子里市場到不得了。就是這種娛樂大家的態度,令譚校長能成為長青樹,而且只要你稍有一點新的改變,市場都會覺得你是與時並進的了,多便宜的做法!

不過我卻沒有買票去看演唱會,因為都知道會是怎麼一回事了,何況校長唱現場一向水準不好。還好不是另一次的「左麟右李」,看見李克勤這種港式Smart Ass,真難想像他以前可以有《此情此景》和《命運符號》那種火氣。

譚詠麟不只是只有「愛在深秋」的,《迷惑》《擁抱》和《愛念》可算是他最巔峰的三部曲,再往後數可能便要去到《世外桃源》。

2005-08-05

50張經典廣東唱片

除了小時曾對商台的流行曲榜稍加留意外,對任何流行曲或電影排名榜均沒有感覺,因為每個榜背後總也有著千絲萬縷的利害關係,結果不需認真深究。

不過,蘋果做的這個五十張經典廣東唱片,則有一點特別。雖然也是找來老馮的馮禮慈和袁智聰,外加一個不知背景的仰止和不知可不可以稱之為樂評人的何韻芝來當評審,但在一份主流報章中以跨版去做,也可看見編輯的一點心思和野心。

在音樂殖民地的留言板中看到這五十張唱片,照例很多人說有很多未能選入呀,為何這張會入選呀,所以我說根本不需認真對待,幾位人兄都以較為主觀感性的角度切入,何韻芝可以一句:「個人情意結」去選關淑怡的《夜迷宮》,這做法實在對其他兩位較客觀的評審不公。

對自己的意義呢?則純粹出於懷緬,亦高興替幾張遺珠平反。好像草蜢的《Grasshopper 3》可算是其代表作,改編日本的快歌不落俗套,而有區新明製作的「愛情來了」便直是廣東歌壇的奇歌一首,也很令我想知道究竟區新明現在去了那里?當然還有蔡一智首次作曲的「黃昏都市人」,意境中庸不逼,餘韻不絕,頗得倫永亮一輩的真髓。

這個排行榜最大的意義,就是其廣泛性,而不是單單就唱片的藝術成份去評選。所以我們可以見到有Twins,譚詠麟,甚至夏金城的名字,譚校長甚至有兩張大碟入選,可見其影響力的深遠,就連達明重組也要玩一玩「愛情陷阱」,就知這個榜多麼著重一代人的集體情結。


50張經典唱片

2005-08-03

家計會落選標語

  • 老豆養仔仔養仔 生番一pair咪蝕底
  • 依家生夠三個仔 晚年唔怕無錢洗
  • 你有型 我有型 生仔唔好俾佢停
  • 兩個根本唔夠腳 生夠四個打麻雀

話時話,真係好似「蝦仔爹地」feel,看電視長大的香港人果然盡得真傳。

2005-08-01

把悲傷和Mogwai留給十分

近期才知道,原來上次遊台灣時到過的十分車站,早於陳昇的把悲傷留給自己的音樂錄影帶中已出現過。看錄影帶時覺得鄉土味特重,總有一重未去過,屬於想像中的期盼,總覺得陳昇選這地方蠻有意思的。到此一遊後,可能是平日及最後一天行程的關係,這車站就是人煙稀少,總是有點落寞的感覺,令我想起明天便要結束旅程的現實。
當然,Mogwai在烏來的隆隆後搖滾結他,和那晚蝕骨的寒風,仍是這旅程的獨有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