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31

《酒佬日記》(Sideways)

我不好酒,亦不知道品酒能否和人生扯上關係。挾著美國本土奪得多項大獎的名聲,看了《酒佬日記》(Sideways),始終覺得品酒和人生扯不上關係。

表面證供予世人強烈認同感:兩個中年男人樣衰兼一無事成,一個婚前想去滾,一個滿腹經論離過婚又不敢接受新戀情,兩人借一倘品酒之旅各有取所需,最終就算有幾大鑊亦大團圓結局,咁就係評論人口中的「道盡中年男人苦況」。照我睇,若果兩位大男人最後一個因為滾而無左老婆,另一個因為不能出書不能獲得所愛而自殺,這套戲的成績未必如現在般輝煌。現時的處理,正好讓一眾中年男士方便地代入角色,讓他們「想滾」及「想第二春」的慾望得到應有發泄。得以收成正果,正因為最終都安全著陸,安全先可以回顧說一聲:「呀,中年男士的苦樂真是悲喜交集喔!」。

美國人是否天真我就不得而知,但從這套戲的成績與其潛台詞來看,著實天真得可以。一個滾完爆大鑊但最終都順利結婚,一個雖出不成書但有第二春,都正好符合了美國人只願看到「好」而不願看到「壞」的性格。導演將品酒硬上到體味人生的道德高台,未免一廂情願,比起本地的劉鎮偉用遊龍戲鳳與黃梅調來說愛情的真締,差的何只千倍功力。不過這種借力打力的功夫,亦甚容易受世人所對號人座,覺得找得著一種可以倚靠的實體(酒)去投射自己對人生的種種不快,總好過要用腦細味平常背後所隱藏的大道理。
我不好酒,近乎滴酒不沾,對片中的品酒情節沒資格評論,但總覺得有點硬銷,好肯意咁話你聽,「我地識架!」。

1 則留言:

匿名 說...

It just reflects the natures of differnt people. Some want to see the bright side, and some want to expect for the worse... Nevertheless, life should be unexpected in gene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