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29

《藍天的車》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若果不是慕著曾我部惠一配樂的大名,我也不會看這套日本小成本製作,因為往年的《沙羅雙樹》已上了寶貴一課,日本獨立製作多如天上繁星,佳作卻可能萬中無一,《沙羅雙樹》也是慕UA配樂來看,結果是悶出個鳥來,最激氣的是幾乎全套戲只有開場有音樂!
好了,五時來到大會堂,卻只見小貓三四隻,可能未到下班時間,卻見有一群?似日本潮人在大堂等入場,怎知行近看才知是這套戲的主演Arata,真人真的很似陶大宇喔!本來我也覺得他幾型的,尤其是看了《下一站天國》之後,點知去到《乒乓》聽到佢把聲,成個賣魚佬咁,就扣了分;在牛奶這本勁崇洋的雜誌中常看見由他主理的?原宿品牌revolver介紹,編輯吹噓到這牌子怎樣簡約中見細緻,我卻覺得和bossini沒太大分別,根本和fashion佔不上邊,便更覺得這位潮人底子並不厚,其實說他是潮人,其衣著也十年如一日的t恤加件有帽衛衣,闊身功能褲加頂冷帽係咁多,有幾潮大家心照,至少bathing ape都玩多d款呀!
好了,講番套戲,真係…….不知所云。Arata少時全家車禍只有他生還,眼角受傷終日帶墨鏡,和兩姐妹搞上了,後來姐姐死了,和妹妹便名正言順。編導無意將車禍和arata的冷漠拉上關係,總之arata對人冷漠就全賴在童年回憶上,就連他惡夢後用界刀割自己也沒有背景交代,實在不知他的痛苦來自那?。交待他和兩姐妹的戀情亦很片面,在我看來只是一個讓苦戀重見天日的安排,既然arata和妹妹早就相戀了,又不想背上不倫之名,就乾脆讓現任女友的姐姐在交通意外中死去,乾淨利落。
影片介紹中說影片能反映都市人內心的冷漠和孤寂,也不是錯的,至少全片中的人都是裝出一副對一切事物漠不關心的態度,尤其是arata,但這種冷漠便僅止於作騷,完全沒有任何心理刻劃,總之你答我問一句起兩句止就是我空虛我寂寞啦!你話要型要cool幾咁容易呢!「arata的演譯真緻迷人…..」也不是沒錯的,看他那副木口木面的樣子,臉上貼金的便說是本色演技,難聽的便是為冷漠而裝冷漠,完全沒有難度。劇情的不濟,令我反而轉移看arata身上revolver的新衫。
全片最有看頭的便只剩下音樂,竟然曾我部惠一也粉墨登場,在片中和一隊樂隊唱了半首歌,相當令人興奮。曾我部這次也利用了主角是唱片騎師的特點,大量利用了帶點粗糙迷幻的電子節拍,配以其招牌電子結他及木結他,令其音樂可以獨立出來欣賞,懷舊和前衛並置。幾首歌亦走回老搖滾的路線,和他最新的大碟《strawberry》的路線一脈相承。

2005-03-24

《孔雀》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看完《孔雀》,即時想到賈樟柯的《故鄉三部曲》,大家也是訴說內地年輕人成長的苦惱,環境對他們的感染,人和地方的互動。我不知是否這類談成長傷痕的作品是否放諸四海而皆準,不過我很少在西方的作品中看到這種對成長苦澀的描繪,或者中國近代史那些傷痕纍纍的事件,實在對一代的青年有太深刻的影響,對夢想的追尋,對舊有世界的厭棄,卻因想要突破而反遭受社會無情的嘲諷。
顧長衛其實是有一點野心的,就單看他以三個段落述說三兄姐弟的故事,卻又各自交織著各自的前因後果,頗有一點為那個年代「造史」的況味。當然顧長衛不會如此遵從傳統去拍一個史詩(聞說他不滿張藝謀那種誇張媚外的風格而決定自行執導),何況每一個人也有自己的史詩,硬要替人家立傳可能好心做壞事。所以他以三主人公瑣碎的生活雜事來作切入點,看他們如何成長,如何和週遭環境及身邊的人不斷的互動。他和賈樟柯有點不同,賈梓柯一直都是強調現代化如何改變年青人,是環境帶動人去轉變;顧長衛則全盤只審視個人自主的決擇,如何本著個人意願去突破環境的局限。結局卻是類近的,賈樟柯的主人公往往在十字口上迷路,不知進退。《孔雀》的三位主角卻在結局均回到了平凡,雖然曾經有夢,但畢竟付出過之後發覺往往不能自己控制的,乾脆就回到現實,做個平凡人,我想這也正是這部片子最引人共鳴的地方,因為社會上真有幾多人可以完全實現自己的夢想?社會往往只歌頌那些成功的傳奇,怎樣為理想去拼搏,怎樣標準的「香港精神」,但顧長衛卻更關顧默默無言的一群,他們也有過夢,也因此而付出過,不過到最後就如片中的姐姐一樣,在外頭繞了一圈,才發覺命運不得我挑選,往日鍾情的隊長原來也變成一個樣子潦倒的住家男人,所能做的便是在挑蕃茄時狂哭發泄,又或者自己編一個謊話對著以往曾暗戀的男子說:「你會永遠愛我的。」來令自己不致那麼落寞。這群人最終可能會平凡終老,但他們卻一樣對生活充滿期盼,這就是作為人對生活的尊重,只要我們認真對待生活,一樣能散發人性的光輝。
其實我覺得顧長衛的手法有點荷里活味道,有些地方真的是拍到了「怕觀眾不知道呢」的地步,就好像最後讓三人在動物園?各自觀看孔雀,讓他們借孔雀來總結自己的人生,這個安排我卻嫌刻意了一點,倒不及後來一個安陽遠景,旁白說離立春也不遠了(導演第二部作名字正好也叫《立春》)來得含蓄,餘味無窮。
看電影時,旁邊位子的女士感情比較豐富,遇到任何轉折她的反應都很大,連女主角把本想送給初戀情人的啤酒扔下河?的一段,她也會「唉……」。其實也沒有甚麼,很多人看戲也是這般,不過她可能對電影的理解就止於這些「位」了。導演對劇情的安排其實很用心,很多段落看以有衝突卻其實發生得非常理所當然,當中包括國內的風俗,國人的性格,國家的環境氣氛(我就不明白女主角叫弟弟去買性教育圖書有何好笑)。究竟香港有幾多人真正不以香港人的高度去了解國內的情況呢?從這位女士的舉止來說,看來她仍是處於大香港的心態,對片中年青人的行動以一位「文明人」看「野蠻人」的心態對待之。且看賈樟柯的《世界》在深圳的世界之窗拍攝以求那種不規則的衝突,會否吸引這批純粹「看戲」的觀眾捧場了。

2005-03-21

香港樂評推介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我一直都想寫一些評論香港樂評的文章,不過礙於識見所限,加上根本針對本地樂壇的樂評從來都是打游擊,左一篇右一篇,化名亦多,阿豬阿狗都寫得,亦沒有一本以評論為主的音樂雜誌出現(指針對本地樂壇)。香港的樂壇是由商品堆砌出來的,從少至又少的樂評現象來看,實在說對了題。

我本人極力「推介」於新浪網寫樂評的李重言,他的樂評令我這個已不用50mb電郵已久的人也不時回去看他的作品。「怎樣的人寫的評論,就有怎樣的樂迷」就是對李先生的最佳詮釋。看看他最近的作品......

陳慧琳的新大碟

「主題曲《希望》旋律悠揚,香港版的編曲也有「戲味」,是首一聽就會記起該劇的主題曲。」
甚麼是有「戲味」?一聽就會記得的主題曲是好還是不好?

陳綺貞的sentimental kills
「這歌的旋律與歌詞、那帶點憂鬱的編曲和動聽的結他聲,還有那淡淡的傷感與漫不經心似的唱法,都令整首歌聽起來更吸引。誠然,綺貞那呢喃似的唱法,彷如徘徊於睡與醒之間,慵懶的,與歌中人的感情亦配合。」
編曲是「憂鬱」,結他是「動聽」,我想形容一個女人就是「漂亮」,一頓飯就是「好吃」,那怎樣「動聽」法?

許志安live
「安仔在現場的演繹尚仍保持水準,沒有如何「走樣」。」
許志安係好係醜都叫做撈左咁多年,評論寫佢唱現場仍然是以有沒有走樣為準則,究竟是評論的要求低,還是許志安本身屬於和稀泥質素?呢舖李生都算叫老實。

睇得多李生的稿,我情願睇壹週刊那些純料吹水發泄和音樂沾不上邊的所謂樂評,因為畢竟不用太認真看待,反而看得過癮。

2005-03-17

傍友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傍友」這個名詞原來甚有歷史淵源,可追溯至戰國食客的歷史。今天香港也很少人用這個詞,多用「擦鞋仔」取代之,但依照陳雲今天的這篇文章,實在未及「傍友」全神。我不敢說是否這類傍友才能升官發財,不過口水佬我卻見到不少,而且是沒真材實學的,有料到的通常是山林隱士。終日誇誇其談,猛講自己威水史的,好極有限。中國人千百年來講求中庸,我不明白為何今天竟然是最多中國人高談闊論,口水橫飛。我想以為只要靠張嘴或耍手段才能討飯吃的人,有必要讀讀這篇文章,好教自己能「知恥近乎勇」,早登極樂。

《傍友》 文:陳雲 信報
少時鄰居的東莞老娘有一句口頭禪,曰「魚傍水,水傍魚」,說的是遠親近鄰不論貧富,都要互相照應。此語的比喻也真費解,魚傍水可解,水傍魚不可解。水為何要傍魚?諺語都是高深莫測,不明白也就照說可也。
撈世界要醒目  
上學之後,看書看電視多了,便知道有一門謀生之術叫依傍。戰國時代的君子都收留門下客,又稱食客,出了名就是謀士、軍師、宰相之類,不出名的就暫寄籬下,謀一時衣食。粵語長片的清裝片,有貪財好色、魚肉小民的師爺(常由高魯泉、周吉飾演),也有扭計師爺如陳夢吉、方唐鏡、劉華東、何淡如之類,依附知縣或財主為生,偶然也為鄉親抱打不平。民初是中國難得的亂世,文人可以依附官僚為清客、幕僚、幕客、幕賓、幕友之類,亦可依附軍閥為副官、參謀、隨員(常由朱由高、矮冬瓜飾演),或依附財主為司理、跟班、拍檔,甚至依附佔領租界的外來政權做洋奴漢奸。然而,種種名詞,都不如香港舊日時裝片或電視劇中傍友一詞傳神。傍友依傍的是商場大老闆,都是神氣活現之徒,旁邊地位略遜而甘心追隨的生意夥伴,可叫傍友,受聘的貼身助理或私人秘書也可叫傍友。此等人打扮講究,為了討人歡心,有時不惜曲意逢迎。梁醒波在《光棍姻緣》(一九五三)唱道:「擔番口大雪茄,充生晒認經理,撈世界要醒目,一味當玩把戲!」就是某些傍友的寫照。七十年代的劉一帆等演員擅長飾演傍友,他們雖是貪圖小利,卻不敢謀奪大利,急時總不忘與主顧患難與共,鮮有賣友求榮之事,可見當年市井江湖的道德規範。直至上世紀八十年代,仍有樓南光、陳百祥、曹查理等擅長飾演傍友,惟在歡暢與主顧廝混,借機漁色,胡鬧一番,不見有多少依傍之功力。  
傍友的所作所為,由雅到俗,由古至今,有奉承、逢迎、阿諛、諂媚、鑽營、攀附、巴結、吹捧、托靠、托大腳、拍馬屁、幫襯、擦鞋等,洋洋大觀。擦鞋一詞在回歸前後流行,大概從英文的bootlicking轉譯而來。幫襯則是宋代舊詞,舊時店員掌櫃問候主顧,禮貌周周,除了「有何貴幹」、「可否效勞」之外,還可問「有何幫襯」,斷不如今日問「有乜?可以幫到你」如此混帳。幫襯是比喻主客雙方如幫如襯,互相依存之意。《醒世恆言》「賣油郎獨占花魁」巧言幫襯甚至是情場妙?:「幫者,如鞋之有幫;襯者,如衣之有襯。但凡有做小娘(妓女)的,有一分所長,得人襯貼,就當十分;若有短處,曲意替他遮護,更兼低聲下氣,送暖偷寒,逢其所喜,避其所諱,以情度情,豈有不愛之理?這叫做幫襯。」功夫雖是下流,然而兩朝元老,累世三公,黃袍加身,副官真除,都是靠此等功夫,斯大林傍列寧,林彪傍毛澤東,李登輝傍蔣經國,陳水扁傍李登輝,就是一個傍一個,一蟹跟一蟹。
擦鞋仔  
近代官場商場,事務繁雜,從商或從政都需要班底,專業幕僚或傍友便應運而生。許多傍友並非泛泛之輩,只曉得「端坐陪笑,點頭稱是」,尤其紹興師爺,不乏詩書權謀之士。清人梁章鉅《歸田瑣記》作「十字令」,戲談清客的十種才能:「一筆好字,二等才情,三斤酒量,四季衣服,五子圍棋,六齣昆曲,七字歪詩,八張馬吊,九品頭銜,十分和氣。」可見受聘的幕僚不易為。《金瓶梅》第一回就講「西門慶熱結十兄弟」,各式傍友齊全。 商場上的好傍友,更要稍有資財,與被傍一方無直接利害衝突,多是佩服對方高才,願意追隨左右,彼此以朋友賓客之禮相見,互相提?,長久共事。政客或老闆也看雙方班底是誰,衡量實力。出色的傍友無事時身段謙恭優雅,暗藏幾分殺機,讓人對主顧望而生畏;有事時則身先士卒,為主顧排難解紛,斷不會坐待主顧陰溝翻船,取而代之,漁人得利也。  
香港發?於國共內戰,浮財南下之際,許多本地豪傑都曾屈就外客,當過洋奴買辦、傍友清客。粵諺謂「大樹好遮蔭」,傍友充斥,本來是人世清靜、社會安穩之象。依傍人者有才能、講忠誠,被依傍者有氣派、講信義。一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傍友都是口頭語;到了九十年代,回歸在即,港英準備撤出,中共部署接管,社會少提傍友,「擦鞋仔」一詞忽地流行。傍友始終是「友」,擦鞋仔則是趨炎附勢之小子。輿論用擦鞋仔來形容趨附北京、「忽然愛國」之人,實在傳神。  
商場則因為九七臨近,地產價格暴漲,掀起巧取豪奪之風,往日之生意夥伴與近身跟班都可能出賣自己或者被自己出賣,人心不古,信義無存,惟有依靠財勢:要生意夥伴則收購股份或兼併對方,要推銷形象則只好光顧公共關係公司。公關公司正是傍友的企業化,花主顧的金錢廣結善緣,卻失去往日傍友的人情私交了。
水亦傍魚  
香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暴發之時,英國正陷入經濟衰退,大陸則仰仗香港投資開發,許多香港豪傑便不可一世,對英國文化不屑一顧,對中國國情也不加理解,以為回歸之後,香港憑藉賣土地、派浮財便可大展鴻圖,經濟轉型,成為超英趕美之超級曼哈頓。豈料七年下來,一事無成,民怨不止。  
兒時讀史,親賢士之君王故有,親小人之君王亦比比皆是。如蔡京、嚴嵩、魏忠賢、和珅之輩,都是大奸臣。奸臣不難明辨,君王何以重用奸臣?後來讀錢穆先生講史,才知奸臣弄權,可分解士權,鞏固王權也。開國之際,君王求賢若渴;中葉之後,賢士結黨要挾君王,私心凝重之君王便起用奸臣或庸官了。  
魚傍水,水傍魚。入世深了,才知傍友亦大有用途。有看家本領而又甘於安居其下的傍友,如水中之嘉魚,可以增添生氣,又可食去雜草惡蟲,改善水質,令江湖有清明之貌。無自知之名之笨魚,則賣弄小聰明,翻江倒海,攪皺一池春水,令雜草惡蟲浮出水面,盡丟主顧顏面矣。想不到東莞老娘一句諺語,竟解了四十年。

2005-03-15

卍字是什麼意思?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卍字是什麼意思?音(萬),同事找來釋義,看看......

卍字是佛的三十二種大人相之一。據《長阿含經》說,它是第十六種大人相,位在佛的胸前。又在《大薩遮尼乾子所說經》卷六,說是釋迦世尊的第八十種好相,位於胸前。在《十地經論》第十二卷說,釋迦菩薩在未成佛時,胸臆間即有功德莊嚴金剛卍字相。這就是一般所說的胸臆功德相。但是在《方廣大莊嚴經》卷三,說佛的頭髮也有五個卍字相。在《有部毗奈耶雜事》第二十九卷,說佛的腰間也有卍字相。「卍」僅是符號,而不是文字。它是表示吉祥無比,稱為吉祥海雲,又稱吉祥喜旋。因此,在《大般若經》第三百八十一卷說︰佛的手足及胸臆之前都有吉祥喜旋,以表佛的功德。

你明不明白?阿彌陀佛......

2005-03-09

古巨基「勁歌金曲演唱會」2005.3.8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從「勁歌金曲」這張趕風潮的但製作爛的專輯可見,古巨基已成為最炙手可熱的熱賣天王,但亦預視了以往的清新獨特風格一去不復返,雖然回歸後還有「必殺技」等高檔K歌壓場,但和國語的「分手我們抱著哭」那種低調傷感是不能比較的。
從首張專輯中翻唱桑田佳祐的歌曲可見古巨基(或他的監製)的音樂品味,至「笑說想」予人東洋改編歌那種精緻的錯覺,至九七年的「歡樂今宵」廣為人認識,再進一步發揮其新派民歌格調,在他離港回內地拍劇前的一張集大成的專輯,在在顯示古巨基擁有得天獨厚的感情嗓音,以及一班品味獨到的監製助陣,卻注定在香港這種反智社會得不到群眾的熱烈愛戴。好了,今天吐氣揚眉了,我這輩樂迷難得付錢支持,古巨基卻交出失望的成績,說真的,我情願就像他在演唱會中說,把原來的演唱會名字叫做「我真係好鍾意唱歌演唱會」算了,如今的成果和「勁歌金曲」演唱會實在相差太遠。
整個編排,就像八十年代的綜藝節目般抄雜燴,又像鄭少秋演唱會般來些兒嬉的伴舞(我相當尊敬鄭少秋的)。本來唱「任天堂流淚」時殺出個高達馬莎阿寶,總還算貼題,卻跟著唱張國榮的「側面」,完全無厘頭,還是不好聽那種。幾位和音伴唱「大雄」,最後一粒音竟然轉入王菲「夢中人」,完全不理音樂上的不合理性及觀眾的感受,最慘我想信是很多人必定認為古巨基唱王菲的歌是「show唱功」多於一切,而不是切實地想他是否能唱出另一重味道來。
令人最難堪的是作為一位歌手,我想「唱好歌」是本分,不用經常強調。細訴過去失意經歷,除了予人看成敗太重的失敗外,他自己也看得自己太重要了。唱歌就唱歌吧,沒有甚麼值得說的,不過香港演唱會的慣例就是如此,非要來一段「心路歷程」來博取歌迷同情不可,這種惺惺作態不知害苦了多少年少無知的青少年:「原來不用真的做到最好,只需把努力向前掛在口邊就能讓別人以為我付出了很多。」早前許志安於演唱會的限制級表演亦乏人問津,便是一個例證。
還有作為歌手,最重要是確保表演質素,像古巨基這種大喊十,常常到了壓軸唱重點歌時就放聲大喊,美其名曰「感性多謝大家支持」,實際上就連最基本的職業操守也破了產。又是教壞細路的一大案例:哦,原來在台上哭而唱不到歌是可以被原諒的,甚至可以更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因為我「感性」嘛。連楊千嬅都說自己三十有一不會再哭了,古巨基這位被人稱為kidult的代言人,我想只有kid沒有adult罷了。

2005-03-08

表演欲不可過強

今日看張立的專欄,唔,和我的做人宗旨吻合:「不要成為別人的焦點。」上班看到都市報介紹「吹水」的洋文為Speechifying,帶貶意,例句:I speechifying in my degree and master courses for graduation,「我靠吹水完成學位及碩士課程。」再來一句:He speechifying at the dinner on everything, and died next morning,「他在晚餐時係咁吹水,第二天他死了。」不想早死,可要留心喔!

張立《表演欲不可過強》from信報
人有表現欲,正常;但表現欲太強,適得其反(演藝事業的也要分清在台上,還是台下)。特別是從事政治經濟軍事,並擔重任的人更要注意,曾文正公所說「處世禁忌四條」中,第一條就是事事告誡自己不要夸夸其談,到處表現自己。筆者也有這方面的毛病。近來改好。

  《周易,系辭下》。說:「吉人之辭寡,躁人之辭多」,意思是說,思想修養高的人,語言簡潔,不亂發議論;而性情浮躁的人,滔滔不絕,卻言之無物。曾國藩對他的九弟曾國荃說:「大家在一起,如果一個人老是自以為是,以自我為中心,爭強逞能,不給別人以表現和施展的機會,那?別人很快就會對他產生反感,將來合作共事的結果就可想而知。」人稱九帥的曾國荃能力強,魄力大,勇敢善戰,但自我表現欲太強,把別人壓得透不過氣,結果在多次征戰時被其他人所杯葛,吃了大虧,幾乎喪命。「牙擦擦」的人,是很多人想他「仆街」的,這是我們所見的現實。廣東話的「牙擦」,不一定衰人,只是表現欲強,自以為是而已,但僅此一點足以造成個人前進的障礙,何況對於有抱負,圖謀大的朋友呢?

  人的表演欲,或表現財富,或表現出身高貴,或表現才情,或表現品味,或表現身份……總之要表現其優越感。而想表現自己某一方面長處的人,一定有某一方面的短處。

  殊不知,一百五十年前,曾文正公用人標準中,就有「表現欲過強的人,不可用」的一條。撞正大板!

自己話自己生日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買了一堆唱片,兩件衣服,生日快樂!

2005-03-04

SUPERCAR LAST LIVE 26 Feb 2005 @ Studiocoast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Thank you Supercar】,這是一個多麼有意思的完結畫面,有多少位樂迷心?會有這麼想?我想數不在少吧。一個團要散了,就乾脆些,在官方網上互相道謝團友,大家一起在這段日子?創造過一些音樂,走過一段並肩的路,開心的是大家也有點得著,在這?分開也不是悲傷的闕別吧,各自上路難保不會有更燦爛的明天,作為樂迷又何用太傷感,沒有甚麼東西不會散席。告別樂壇,不用封咪,不用封自己是神,不用開告別演唱會大賺一筆,因為你不知道會不會有一天,你會再開咪,再跌落凡間,再開演唱會賺一筆。Supercar是那一碼子的樂隊?那些恐龍級的會放在眼內嗎?當然,他們也不理會了,繼續低調地演唱,然後一個轉身,沒有封咪,沒有高叫多謝樂迷支持,螢幕上打出謝幕字句,讓情緒就凝結在這一刻吧,一刻就是永?了,不用多言。

告別演唱是一定不能親身去看的了,但多謝台灣的risette,他飛往日本看到了這場最後的演唱,然後應該是唯一的中文媒體去寫這個感想吧。
來看看risette的報道吧

2005-03-02

World's end Girlfriend 和 林森池


終於都出了新碟,香港買平過日本買好多,阿麥書房真係做到野。今次依然係電子後搖,但係有更多真樂器出現,學mcb講句,「有機性」大大加強。氣氛和上幾張大碟有點不同,今次單純在童真和邪惡兩極之間游走,暴烈時比起一眾傳統後搖有過之無不及。封面的小女孩在荒寂的遊樂場行走,絕對點題。

看完林行止在信報的序言,就走去天地圖書俾錢,不過有無心機睇完就另一回事啦......。